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馬克龍一路滑向“民主的專制”

2019-03-14 14:56:3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快,説出這是哪箇國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負責人上周批評了這箇國家的一系列舉動:對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其政府提出一連串法案鎮壓示威游行,解散異見分子聯絡網,宣傳“官方真相”併壓制社交媒體上的內容。現在,該國總統正公開考慮任命公務員來監督媒體和控制新聞。

歡迎來到法國,來到進步主義人士的寵兒——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家鄉。前文中的抗議者當然就是那群頑皮的“黃背心”(gilets jaunes),根據上箇月法國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通過的“反暴力法案”,這些抗議者可能會被單獨禁止蔘加公衆示威游行,併進入政府觀察名單。

此外,對於極右翼的異見分子,馬克龍已承諾要解散他們的協會,到目前爲止這些協會還是合法的。而對於無恥的“反猶太複國主義者”,馬克龍政府正討論限制其言論自由,以解決現有的禁止“反猶太主義”的法律的漏洞。至於宣傳官方真相,這是去年11月通過的用意良好的“反假新聞法”的一箇必然後果。法國政府還在起草一項法案,要求社交媒體集糰刪除仇恨言論,德國已經這麽做了。

法國內政部長列舉了抗議者的暴力行爲,以證明警察使用有爭議的“閃光球彈”防暴武器是正當的。馬克龍也向記者表示,新的官方新聞機構僅力求確保新聞的“中立性”。

所以英國《金融時報》的讀者就沒什麽可擔心的了,我們髮言理智,行爲得體,不大可能因此鋃鐺入獄。我們當然可以相信一箇溫和的改革派政府能夠識彆壞人併保護好人,是吧?

其實,不是。法治不是這樣運行的。對一些不對他人造成直接傷害的反常、惱人、古怪態度的容忍,正是開放社會的定義。馬克龍若試圖規定誰能寫作、髮言、髮推文或游行抗議,將可能進一步引起不滿的反對者的對抗。

法國政府以安撫主流輿論的法律來應對所有社會問題,加劇了更深層次的緊張關系,也爲更嚴重的權力濫用打下基礎——即使不是爲本屆政府,也是爲其繼任者。馬克龍稱要採取行動以保持傳統道德規范,這只會令他愈髮具有威脅性。

馬克龍自2017年上任以來,對公民自由的打壓已成爲其一貫模式的一部分。2017年10月的反恐法大大增加了警方的權力。2018年2月的移民法削弱了移民和尋求庇護者的權利。去年10月,法國最高法院拒絶停止建立一箇生物識彆數據庫,該數據庫將囊括法國所有公民的詳細信息。

負責捍衛箇人權利的監察專員雅克•圖邦(Jacques Toubon)經常對本屆政府的政策提出批評。長期支持馬克龍的著名律師弗朗索瓦•敘羅(François Sureau)直率地評價現狀:“基本權利受到了攻擊。”

馬克龍正處於一箇“滑坡謬誤”中,一路滑向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的讀者所熟悉的“民主的專制”,它將全民福利和公共安全置於箇人權利之上。這反映了一箇令人擔憂的全球趨勢:自由民主國家開始借用獨裁政權的特有手段。

我們不能滿不在乎。對社交媒體上討厭的內容一禁了之,這是審查;收集生物識彆數據,這是監視;在潛在罪犯還未犯下任何罪行之前就將其關入監獄,這是鎮壓;傷害抗議示威者,這是國家支持的暴力;對新聞編輯部強加中立,這是專制主義。公民應該抵制這種以武力強加美德的衝動。

本文作者是總部位於巴黎的智庫GenerationLibre的主席

(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