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烏克蘭大選與力量平衡轉移

2019-03-14 14:53:03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烏克蘭已近乎從頭條新聞消失。五年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吞併已在國際上被接受爲一箇無情的現實。俄羅斯武裝分子掌控着烏克蘭東部兩大城市,但正如伊恩•邦德(Ian Bond)在爲“歐洲改革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Reform)撰寫的論文中所指出的,烏克蘭併未分裂。該國經濟已從2014年的危機谷底回升,而且在減少普遍腐敗方面作出了一些努力。

但局勢還遠不穩定,西方沒有無動於衷的餘地。3月底烏克蘭總統大選的結果可能會逆轉上述許多進展,進而導致歐洲天然氣市場意外生變。

根據最新的民意調查,現任總統彼得羅•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和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均落後於喜劇演員弗拉基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但選台上共有44名候選人,一切將取決於誰能進入第二輪對決。

澤倫斯基的人氣似乎基於他是一張全新的面孔,而非任何實質性的構想或政策。波羅申科在經濟方面成績不錯,但未能兌現結束與俄羅斯衝突的承諾。選民渴望改變。

季莫申科盡管曾因貪污入獄和濫用職權,但仍可能贏得大選,去年她在民意調查中領先,不過現在與波羅申科併列第二。她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歐盟提出的許多關鍵改革,這些改革旨在提高透明度和減少腐敗,尤其是對國有的烏克蘭天然氣公司(Naftogaz)。

盡管過去四年波羅申科在頂住俄羅斯的進逼、維護烏克蘭獨立上取得了成就,但西方世界併未給予他積極支持,這似乎表明美國和歐洲都能容忍季莫申科穫勝。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此次選舉前都未曾會晤波羅申科,烏克蘭似乎也不是華盛頓關注的問題。美國和歐盟都通過了多項對俄制裁,但沒有多少制裁被落實到位。過去五年數十萬烏克蘭人的外流可能表明他們已收到消息:沒人關心他們的國家。

面對西方的缺乏關切,烏克蘭有較大可能重回俄羅斯勢力范圍。這就引髮了一箇可能性:關於歐洲天然氣市場的一箇基本假設將被證明是錯誤的。

到今年底,俄羅斯通向歐洲北部的新管道“北溪2號”(Nord Stream 2)將完工,屆時俄羅斯天然氣將穿越波羅的海輸送至德國北方海岸,每年輸氣能力達550億立方米。預計該管道竣工後,現有的俄羅斯經烏克蘭通向歐洲的天然氣管道將被基本放棄,烏克蘭將因此損失每年約30億美元的過境費。

但現在可能會出現非常不同的結果。隨著新總統在基輔上台,莫斯科可以選擇繼續通過這條“兄弟”管道向中歐輸送天然氣,同時逐漸增加北溪2號的輸氣量。這將有助於季莫申科兌現一箇競選承諾:爲烏克蘭消費者降低天然氣價格。

在此過程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將始終能夠以低價競爭,俄羅斯將讓歐洲不需要從美國等地進口液化天然氣(LNG)。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是少數明白能源市場經濟規律的世界領導人之一,他將爲俄羅斯天然氣在未來歐洲市場攫取越來越大的份額。

當然,烏克蘭與莫斯科重新走近的潛在影響不僅限於天然氣市場。對莫斯科來説,這將使烏克蘭回歸其作爲一箇衛星國的“正確”地位。從波羅的海到巴爾干半島,其他夾在東、西方之間的國家將不寒而慄地意識到:歐洲和美國都不願堅決對抗俄羅斯的侵略行徑。

但隨著能源市場從稀缺轉向充分供應,力量平衡也將出現轉移。在買方市場,俄羅斯對油氣出口及其帶來的收入的需要將變得至關重要。普京上台20年以來,俄羅斯越來越依賴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帶來的資金,它們佔到俄羅斯政府總財政收入的44%。

作爲主要買家,歐洲可以要求俄羅斯接受法治,併准許其所有鄰國獨立,不予干涉。歐洲和國際社會——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其他提供資金的機構——不能退守被動政策,對烏克蘭選舉結果漠不關心,而應該利用此次總統大選推動更多改革和更大透明度。

本文作者爲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國王政策研究所(King’s Policy Institute)主席

(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