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都挺好》,好就好在揭開了“原生家庭”的複雜面相

2019-03-12 16:05:1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姚晨等主演的電視劇《都挺好》,開播當天只有180萬點擊,但是幾天下來,每天的點擊已經過億,收視率和口碑雙豐收。甚至有不少朋友在感歎,我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現實主義力作”了。

他們正在品嚐重男輕女的苦澀果實

劇名是《都挺好》,但是這部劇講述的卻是中國家庭中不那麽好、讓人感歎甚至反思的一面。

電視劇一開始,就以一家之主蘇母的去世,直接把矛盾衝突帶向一箇高潮。大兒子蘇明哲在美國打拚(清華畢業後到斯坦福留學),已經離家10年,但是仍然第一箇接到母親去世的電話。他回家奔喪,才髮現已經“換了人間”。

姚晨扮演的妹妹蘇明玉,開頭是一箇很讓人厭惡的角色。她到機場接大哥,連箇擁抱都還沒有完成,就開始打電話處理公司事務,要開除一箇公司老員工。

在車上,她談論起母親的死亡,就像談論一箇陌生人一樣冷漠,甚至面帶嘲諷和笑容。這不但讓她的大哥極爲不適,觀衆也反彈很大,彈幕上吐槽一片。

但是接下來你會髮現,她這一切無比合理,如果是你,可能也會這樣選擇——

這箇兩子一女的蘇州中産之家(母親是醫院的護士長),大哥去斯坦福留學讀碩士,只拿了“半獎”,每年自己還要花十幾萬,已經讓這箇家庭難以招架。

老二成績不佳,二本畢業後找工作走後門花了家里一大筆錢,這時候姚晨扮演的三妹要蔘加高考,盡管她成績不錯,卻被家里放棄了。

這箇家庭重男輕女已經到了誇張的地步,母親寵愛的是老二,而小女兒成了犧牲品,每一天都受到打壓。

最終事情的髮展也很符合邏輯,小女兒成了某公司高管,賺了大錢,而老二則幾乎是“啃老族”,一直靠父母的暗中補貼。

當留洋的老大回國奔喪的時候,他就像無比單純的孩子一樣,呆氣十足,因爲他已經完全不在這箇家庭的節奏之中。

“都挺好”的家庭也有真實而殘酷的一面

電視劇的情節,當然是某種“誇張的綜合”,但卻也有相當的現實性。不管是重男輕女,還是爲房産而爭奪、親友之間的暗中斗爭,對觀衆來説都是“熟悉的畵面”。

劇中倒錯的人物關系。制圖/新京報 倪萍

在中國文化中,葬禮是一箇典型場景,也是一箇人性的大舞台。人們嚎啕大哭,但哭聲中也各有緣由。

對一箇家庭內部來説,葬禮往往又是一箇糾結着各種矛盾的場所。長輩去世,原有的平衡被打破,混亂也就在所難免。

這就是“都挺好”這句口頭禪背後不那麽好的一面,也是家庭生活真實而殘酷的面向。

家庭過去的 “自然秩序”已不再適用於下一代

蘇母是一箇典型的傳統母親形象。她以老大爲榮,兒子出國留學是她在親鏚面前誇耀的資本。當老大的學費成爲問題的時候,她最先想到的是如果放棄留學親鏚會怎麽看她。

她最親的人,是她的哥哥,當初就是爲了把哥哥的戶口轉到城市,她才嫁給了一箇不愛的人。但是,她最大的敵人其實也是她的哥哥,受哥哥控制和剝削,又想在哥哥面前出人頭地。

這就是相愛相殺。這樣的基因自然地注入到下一代中,她的女兒再次爲一箇哥哥做出犧牲,被父母視爲理所當然。

但是在新的時代,過去的“自然秩序”已經不複存在,這也是戲劇內部衝突得以成立的原因。

姚晨成功地演出了一箇“新時代女性”的形象,她在成長中遭遇不幸,對父母都難説“無條件的愛”,對二哥更是充滿恨意(那是競爭造成的惡果)。

所以她會在日常生活中展開報複——即便二哥的婚禮她拒絶蔘加,也不放棄嘲諷二哥的機會。不過她也能洞悉自己苦難的根源,她的表情中經常有一種清醒而悲憫的成分。

一箇時代的“典型家庭”

在《都挺好》這部劇中,編劇、導演成功塑造出一箇“典型家庭”的大舞台,每箇觀衆都可以從中髮現自己“原生家庭”的影子。

網絡時代,控訴“原生家庭”似乎成爲一種流行,這種控訴本身,其實反映出時代的切面:每箇家庭普遍存在的秩序被解構、權威需重塑的局面,在這箇過程中,代際之間與子女內部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地産生了。

每箇觀衆都會有一定的代入感,他們總是把自己想象成某箇傷害場景中的受害人——誰沒有從家庭中受過傷呢?

但是,就像電視劇的名字所昭示的,“都挺好”,人們在家庭生活中感受到再多的壓力、困惑、和不幸,最後都不會放棄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這就是現實的複雜,而這部劇展示了這種複雜。它告訴我們,現實家庭中,併非盡是美好的一面,有競爭、有欺騙、有逃避,甚至也有打壓。

原生家庭中,每箇人都可能遭遇太多不容易,每箇人在處理家庭關系時,都會有掙扎、有妥協,這不是刻意呈現中國家庭壞的一面,而恰恰是對家庭複雜“面相”的真實呈現。而身處矛盾中的人們,不論面對怎樣的局面,都得積極地生活。

(來源:新京報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