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彆把媒體報道埃航遇難女生,輕易歸結爲“消費熱點”

2019-03-12 15:39:4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埃塞俄比亞空難,機上包括8名中國乘客在內的157人無人生還。世人爲之震動。尤其是8名中國同胞的罹難,更是在中國輿論場引起一片哀悼之聲。

不過,在這片哀悼聲中,圍繞這場空難中罹難的一箇浙江女大學生之死,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兩種極端而刺耳的聲音——

一種是,女大學生社交賬號被曝光後,有些網友跑到其微博底下留言,但這些留言非但沒有絲毫憐憫,反倒散髮出一股仇富、仇美的味道。最具代表性的言論是,“當我看你住著幾千塊錢一晚的酒店、每天錦衣玉食、看箇長頸鹿要去,而且馬上可以去非洲肯尼亞的時候,雖然我不會幸災樂禍,但也絶對同情不起來。”

網友評論截圖。圖片來源:微博

另外一種論調——一些人疑惑,媒體爲什麽要追蹤、報道這箇逝去的女大學生:逝者已矣,生者悲痛,追蹤逝者的生前身後事,是一種不仁慈、不厚道;而且,遇難的中國人不只她一箇,爲什麽偏偏“揪著她不放”?

有錢有顔還能出國旅游,所以遇難就不值得同情,這是以泛道德化評判的方式反道德,不值一駁。

而女孩遇難後,媒體要不要對她進行跟蹤報道,甚至對其生前的生活軌跡進行一定的還原?

這又涉及災難報道與逝者報道的倫理問題,恐怕絶非一句“你侵犯了逝者隱私,請住手”就可以講通的。

媒體對逝者的報道力道與分寸,值得被探討。但動輒將媒體涉及逝者的報道輕易歸結爲“消費死者”,還近乎粗暴地謾駡,也只能是僞人道主義——這誤判了媒體職責,也誤讀了“消費”二字的意涵。

一箇女生在人生最美好的階段突遭厄運,無論如何都是一出莫大的悲劇。但凡是一箇正常人,都會爲之惋惜。作爲媒體的職業使命要求他們去介入、記録事件,以呈現人文關懷。

遇難女生的就讀院校、情感狀況、箇人生活照這些箇人隱私最初是誰曝光的,現在已不可考。如果是涉及箇人隱私信息的曝光,或許有越界之嫌,如果是媒體所爲,就屬操作手法不當,值得反思。

而對於網友的擔心,當然要相信他們這也是好意,無非是擔心過度的報道是對逝者人格尊嚴的不尊重,會給逝者親朋帶來二次傷害。有時候,對逝者而言,靜靜地哀悼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負責任的媒體與記者,始終是懷有真誠與悲憫的,他們報道災難,描摹逝者,絶非是爲了獵奇與獵豔,或者去消費什麽,而是爲了一箇更完整的真相。

部分自媒體或網友的爆料,可能會有越界之嫌,但這不能成爲對媒體合理報道介入“喊停”的理由——多數時候,恰恰是嚴肅、負責任媒體的報道,剝離了那些龐雜的細枝末節,廓清迷霧與謬説,滿足公衆的信息饑渴,帶領公衆抵達真相。

對媒體而言,報道真相就是最大的倫理。這里的“真相”,必鬚應與事件本體關聯,它可能指向對災難肇因的廓清,也可能旨在呈現關懷、警示世人。在涉災難的報道里,難免會牽涉到死者或傷者,只要“行之有制”,就無可厚非。

對公衆來説,也不必把“消費逝者”的外延擴大化。併不是什麽呈現都是消費,消費的本質目的不在於呈現逝者背後的真相,而在於以此爲手段換取私利——包括注意力經濟。那種爲了流量而對逝者失去起碼的尊重、對生命沒了應有的敬畏,多半是連著消費的意圖。但認爲那種嚴肅求真的報道也是消費,那只會是僞人道主義。

不要把逝者報道想象成洪水猛獸。負責任、有同情心的媒體在災難面前,不會看熱鬧,不會去消費熱點,而是會始終懷著一份人道主義精神,爲公衆提供真相,呈現關懷。

(來源:新京報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