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跨越10年兩場演講,看美國中東政策的變與不變

2019-01-12 16:0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2009年初夏,就職美國總統不久的奧巴馬來到埃及最高學府開羅大學,做一場名爲“新開端”的演講。

奧巴馬説:“我來到這里,是要在美國和穆斯林世界之間尋求一種以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爲基點的新開端。”

10年後的新年伊始,正在中東訪問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埃及最知名的私立大學——開羅美國大學髮表演講。他直指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稱“現在是迎來真正‘新開端’的時候了”。

一位是總統,一位是國務卿。按官階看,兩場演講併不對等,但兩場演講都恰逢美國宣布從伊拉克和敘利亞撤軍後不久,引髮地區各國高度關注,被視爲地區局勢的風向標。

2009年和2019年的中東,被“阿拉伯之春”、伊朗核協定、“伊斯蘭國”、難民危機等分隔爲兩箇世界。奧巴馬和蓬佩奧各自在開羅進行的兩次演講,展現了美國中東政策的哪些變化與不變?

1中東政策兩大調整

奧巴馬演講前幾箇月,剛剛宣布從伊拉克撤軍;而特朗普也在上箇月宣布從敘利亞撤軍。雖間隔十年,演講主題卻是殊途同歸:都是爲了向中東各國乃至全世界闡述,美國如何一方面減少在地區的軍事存在,一方面應對中東諸多危機。

奧巴馬的演講,側重於打擊極端主義、巴以問題、伊朗核問題等7箇方面。蓬佩奧則沒有區分主題,其演講始終緊緊圍繞兩箇方面:指責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和伊朗。

盡管沒有點名,蓬佩奧在演講中用“那箇也曾站在你們面前的美國人”指代奧巴馬。

蓬佩奧説:“他告訴你們,極端恐怖主義併非來自意識形態,美國在9·11之後拋棄了理想,美國和穆斯林世界需要一箇‘新開始’……他的這些誤判,帶來悲慘後果。”

蓬佩奧在演講中批評了奧巴馬的中東政策,稱奧巴馬政府嚴重低估了極端主義的韌性和邪惡,美國當年在中東地區的缺席直接導致了該地區恐怖主義盛行。

具體而言,這兩場演講顯示美國中東政策在十年間至少髮生兩箇轉變:

第一,巴以問題上日趨偏袒以色列。

奧巴馬支持實現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平共處的“兩國方案”,稱該方案符合各方的利益。

他在演講中提到,猶太人應有自己的國家,然而“許多巴勒斯坦人每天都在遭受侮辱,這是不可接受的”。他敦促以色列停止在約旦河西岸擴建猶太人定居點,同時敦促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等派彆結束暴力行動,承認和平協議和以色列的生存權。他還呼籲阿拉伯國家積極促進巴以和平進程。

奧巴馬當時的表態,試圖在巴以雙方立場間摺中,穫得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和以色列雙方的歡迎。只是,由於美國方面缺乏可行方案等種種複雜原因,巴以問題延宕至今。

在特朗普就任總統後,對以色列可謂“關懷備至”,在是否支持“兩國方案”上多次反覆,試圖提出一份“世紀協議”,推動巴以實現最終和平。

此外,特朗普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引髮巴勒斯坦方面強烈不滿。

蓬佩奧的演講延續了特朗普在巴以問題上的基本精神:他只字未提“兩國方案”,而是呼籲地區各國“拋棄舊有的敵對關系,共同應對伊朗的威脅”,併列舉了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近期在外交上的突破。

他還説,美國將繼續確保以色列擁有保衛自己和打擊伊朗政權冒險主義侵略行爲的軍事能力。

蓬佩奧的演講再次明確了美國在巴以問題上偏袒以色列的基調,併稱前任政府是“膽怯,懦弱的”。

第二,將伊朗定義爲最大敵人。

奧巴馬在2009年的演講中説,美國願與伊朗在相互尊重基礎上解決雙方之間的問題,這一意願沒有先決條件。美國致力於促成一箇沒有核武器的世界,同時也認爲世界各國,包括伊朗在內,在遵守核不擴散條約的基礎上擁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權利。

最終,在奧巴馬第二箇任期內,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於2015年達成伊核協議。

特朗普自競選時就極力反對伊核協議,稱這是奧巴馬犯下的大錯。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核協議,併重啟因協議而豁免的對伊制裁。

更爲重要的是,美國政府將伊朗視爲中東地區不穩定的源泉,這在蓬佩奧的演講中展現得淋灕盡致:他將伊朗與敘利亞、黎巴嫩、也門當前的不穩定局勢聯系起來,併斷言只要伊朗不改變其做法,中東將永遠實現不了安全和穩定。

他説,目前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是歷史上最嚴厲的制裁措施,如果伊朗政權不改變其威脅美國和國際社會的政策,這些制裁措施還會更加嚴厲。

2撤軍重蹈覆轍?

撤軍是這兩次演講的共同背景和重要內容。奧巴馬在演講前幾箇月宣布從伊拉克撤軍的計劃。在開羅演講中,他提到,與阿富汗戰爭不同,伊拉克是美國選擇的戰爭,有許多爭議。奧巴馬重申了他的撤軍計劃,也就是在09年7月前從伊拉克城市撤軍,12年前完全撤軍。

只是,奧巴馬從伊拉克撤軍的計劃雖然艱難地在2011年年底實現,然而在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於敘利亞、伊拉克崛起後,美軍又回到了這里。目前,仍有大約5000名美國軍事人員駐扎在伊拉克境內,2000人駐扎在敘利亞。

接近10年後,特朗普也表示將從敘利亞撤軍,然而這一決定卻遭到其幕僚和中東地區盟友的反對。爲此,他改口稱要在徹底消滅“伊斯蘭國”後再行撤軍,併不設立具體的撤軍時間表。

蓬佩奧此次出訪中東,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向美國盟友解釋,撤軍不會影響當前反恐局勢。

在他的演講中,蓬佩奧提到,美國政府此前反覆改口“併不矛盾”,同時美國不會在反恐戰爭結束前撤退。

只是,美軍從伊拉克撤而又回的教訓還在眼前。在蓬佩奧的演講中,他説“美國一撤退,混亂局面就接踵而至”。這一明顯針對奧巴馬從伊拉克撤軍決定的判斷,又怎能令美國的盟友放心,敘利亞不會成爲第二箇伊拉克?

310年時間,很短也很長

2009年的奧巴馬鮮衣怒馬、意氣風髮,頭髮依舊烏黑。

奧巴馬當時精力很好。他前一天剛結束在沙特的訪問,演講當天早上才抵達開羅。演講結束後,他當晚離開開羅,在埃及停留的時間不到24小時。

白宮此前以各種途徑向外界吹風,“新開端”演講足夠“事先張揚”,全球各家媒體雲集開羅大學,都不想失去見證歷史的機會。

這些媒體中,更是只有少數幾人穫得了在演講後蔘加奧巴馬圓桌記者會的機會。

從白宮髮布的照片看,一刻不停演講接近一小時的奧巴馬看不出疲態,興致不減的他與各國記者侃侃而談。

一名身著海灣傳統服飾的記者坐在奧巴馬左邊,低頭思索着什麽。他的名字叫卡舒吉。

10年之前,10年之後……

10年,對於開羅這座城市而言只是白駒過隙。但對於國家和箇人命運,10年卻又很長,很多事情髮生,一些人來來往往。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