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面對這兩張罰單,你對酒店亂象治理有信心嗎?

2019-01-10 16:14:5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繼“盃子的秘密”中涉事的7家五星級酒店受到警告、罰款2000元,被網友稱爲“自罰三盃”式處罰後,今天,曝光者花總箇人信息洩露事件也有了新進展。

據深圳龍華公安髮布情況通報稱,經吳某(花總)報警後,警方迅速開展調查。嫌疑人某酒店經理彭某對其在微信群髮布涉及吳某箇人信息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警方依法給予彭某行政拘留七日、罰款500元的處罰。

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明確規定,“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併處五百元以下罰款”。對照這一規定,花總信息洩露案被定性在“情節較重”范圍,略高於“起罰線”。或許,在執法部門看來,這算是“拿捏妥當”。再説,花總也轉髮了警方通報,併表示“真誠感謝!”,這似乎也説明處理到位。

問題是,對於侵犯公民信息的行爲,併非只有行政處罰這箇尺度。《刑法》規定了“侵犯公民信息罪”,明確“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箇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併處或者單處罰金”。

盡管信息洩露後,花總沒有遭遇“死亡、重傷、精神失常或者被綁架等嚴重後果”,或者是蒙受“重大經濟損失”,但人身安全、出行住宿等受到嚴重影響,不法商家打壓舉報人所造成的社會影響更是堪稱惡劣,按照兩高《關於辦理侵犯公民箇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情節特彆嚴重”論併不爲過,如按此,應“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處罰金”。

目前,外界還不知悉花總信息的洩露之源究竟在什麽地方。如果警方能夠鎖定,屬於彭某利用酒店工作職權穫取,他所面臨的處罰還得再升級。因爲,《刑法》對侵犯公民信息的“上游罪行”予以嚴厲打擊,明確“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將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穫得的公民箇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給他人的,從重處罰”。

令人遺憾的是,在此案中,對涉嫌侵犯公民信息犯罪本應追究刑責,執法部門先是推動“和解”,後又以侵犯隱私爲由,給予數日拘留、幾百罰款的治安處罰了事。聯系“拿使用過的毛巾擦馬桶,茶盃;浴巾擦拭地板,玻璃,甚至還有使用洗髮液清洗盃具”等的7家涉事五星級酒店受到的“警告、罰款2000元”處罰,人們的吐槽不難理解。

法律之所以規定處罰措施,是爲了打擊違法犯罪行爲,讓不法分子付出財産、人身自由代價,從而産生震懾和教育作用,避免犯罪分子鋌而走險,維護公民和社會權益。可現實中,從洩露花總信息者,到涉案的五星級酒店,處以區區行拘和罰款,這樣的處罰力度,如何與違法者造成的社會危害相一致,又如何讓潛在的不法分子“畏而卻步”?

社會的進步,靠的不僅是花總這樣的曝光者,也需要立法、司法、執法的撐腰打氣。把該落的板子落下去,才是對公衆利益的真正負責,才能把酒店亂象治理好。

(來源:澎湃評論)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