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2018年中國時政大事盤點

2019-01-01 15:41:03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一、間隔僅38天:中共召開兩次中央全會

非常罕見,讓人深思。

1月18日至19日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通過的修憲建議,實質就是定調,全國人大批准只是履行法定程序。這箇建議已永遠在中國歷史和人類歷史中記載,併接受時間和人心的檢驗。

2月26日至28日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比慣例提前了八九箇月,通過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以此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成色或略顯不足。12月18日的四十周年大會,主要是政治紀念,而非政策宣示,與外界期盼干貨和鼓足信心存有落差。

五年前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振奮人心,耳目一新。全文共計16部分60條,“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僅爲其中第4部分,“優化政府組織機構”、“深化機構改革”僅爲其中第16條。

二、孟晚舟被捕:中美貿易戰斗智斗勇且打且休

7月6日,美國對約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打響。中美關系波譎雲詭,貿易關系更是跌宕起伏,險象環生。

中興、華爲成爲美方的眼中釘,前者4月16日被美國商務部禁止在未來7年內向美國企業購買敏感産品,後者CFO孟晚舟(華爲創始人之女)12月1日被加拿大應美國司法部申請而拘捕。兩事都有政治因素,特朗普已中止商務部對中興的“休克令”,公開暗示孟晚舟可成爲中美貿易談判大單的籌碼,必要時干預。

所幸中美雙方都是理性佔上風,軍事取代經貿成爲目前兩國關系的穩定器和壓艙石。12月1日,雙方元首會談同意休戰90天,爲談判全面互惠協定贏得時機。

對孟晚舟而言,陷入國家利益和命運之爭,可能被迫提前結束職業生涯,更彆説接任華爲CEO,的確是不幸;對華爲而言,一箇企業如此生猛,竟然讓頭號強國嫉妒和持續承受壓力,的確是榮幸。

對中國而言,外來的壓力可以轉化爲內生的動力。回顧改革開放40年歷程,2001年加入WTO無疑是里程碑之一,當時的巨大壓力倒逼出改革開放新動力,中國外滙儲備由2000年的1656億美元,躍升爲2017年的31399億美元。

對美國而言,如開啟冷戰2.0,等同於制造一箇新強敵。盡管矛盾重重,雙方在知識産權、朝核問題、打擊恐怖主義、氣候變化仍有大量共同利益。美國關注的結構化改革,也是中國繞不過的改革議程。

對第三國而言,選邊站更危險,保持中立反而實現國家利益最大化。加拿大粗暴扣留孟晚舟,中方給予最後通牒式的警告,隨即拘捕兩名“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加拿大公民,一般認爲是報複。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是一箇范例。這位極具智慧、遠見、箇性的實用主義者,在中美之間實現巧妙平衡,功力深厚,收放自如。1993年“汪辜會”、2015年“習馬會”、2018年“特金會”都選在新加坡,不是巧合。中美都感謝和信任新加坡。12月18日,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中國政府向這位已去世三年的老朋友,頒授“中國改革友誼獎章”。

三、補罰和減免:箇人所得稅牽動貧富差距敏感線

2018年,中國箇人所得稅徵收放出兩箇“震撼彈”,一罰一減、一負一正。

5月29日,因爲《手機2》拍攝爭執,自認爲受傷害的崔永元手撕娛樂圈,捅破明星們用“陰陽合同”長期故意偷稅漏稅的“窗戶紙”,觸動“稅務大地震”,意外客串國家稅務總局首席監管員。10月3日,在低調“失聯”近四箇月後,一線女星范冰冰首先祭旗,補繳稅款和罰金8.83億元,公開書面致歉,因初次漏稅免受牢獄之災。

明星們如驚弓之鳥,紛紛注銷在新疆霍爾果斯、浙江橫店的數百家工作室、經紀公司,紛紛自查自糾補稅款,紛紛打摺腰斬娛樂節目的天價報酬。娛樂還能強國?只有教育強國、科技強國、苦干強國。

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關於修改箇人所得稅法的決定》,有三大亮點:提高起徵線,現行3500元/月的箇稅起徵點調整到5000元/月;擴大中低檔稅率覆蓋面,優化部分稅率的級距;增加專項附加扣除,國務院12月13日頒布《箇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

提高起徵線是普惠減稅紅利,專項附加扣除是定向精准紅包,兩者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有助於增強消費意願、提振市場信心、提高中低收入階層穫得感。伴隨此次調整,箇人所得稅由分類徵收,轉變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徵收,這是中國稅制現代化的重大變革。

四、疫苗之殤:“長春長生”不長生

7月21日,一篇自媒體文章《疫苗之王》,朋友圈刷屏,全國關注。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通過資本運作,將國有疫苗公司順利私有化改制,上市圈錢,非法經營。故意生産無效劣質的百白破疫苗、狂犬病疫苗,故意僞造篡改生産數據躲避政府監管,嚴重危害公衆健康尤其是嬰兒健康。

中國人還是能容忍、好説話的,只要活得下去,少有激烈反抗。但你不能譭掉孩子,這是中國家長的最大希望和最後寄托,無論誰做就要和你拚命,老百姓很容易共鳴站台。長春長生逾越了這條心理底線,所以引起全民公憤。

7月24日,長春長生董事長高俊芳等15名高管被長春警方刑事拘留。10月16日,國家、吉林省藥監部門對長春長生行政罰款共計91億元,高俊芳等14名直接負責人終身不得從事藥品生産經營活動;同日,中國證券會公告,高俊芳等4名當事人終身市場禁入。11月16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長春長生股票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

如此驚天大案,必然存在政府監管嚴重失責,必然存在官員失職瀆職甚至腐敗醜聞。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同意對7名省部級干部和35名非中管干部問責。

活該。人在做,天在看;出來混,總要還。

五、滴滴命案:商業與安全的衝突 

5月6日,一位21𡻕空姐在鄭州市航空港區被滴滴順風車司機謀殺;8月24日,一位20𡻕女孩在浙江樂清市又被滴滴順風車司機謀殺。

三箇半月,兩起慘劇,滴滴一再滴血。滴滴曾經是媒體和資本的寵兒,卻對安全和生命缺乏起碼的敬畏之心,辜負用戶和公衆的信任,竟然一廂情願地將順風車內的封閉空間,視爲潛在的交友空間、曖昧空間。這樣的順風車,單身女乘客還敢坐?壞人能不干壞事?滴滴估值已大爲縮水,上市遙遙無期,再也承受不起第三次命案。

近幾年,共享經濟在中國風起雲湧,如今經營理念和盈利模式備受質疑。被奉爲“中國新四大髮明”之一的共享單車,留下一地鷄毛,多數淘汰出局。兩大巨頭ofo在破産邊緣苦苦掙扎,摩拜被收購後創始糰隊全部退出。緑色共享卻依然有旺盛需求,商機無限,未來無限。

六、中國“Me Too”:權利覺醒和社會進步

2017年風行美國的“Me Too”反性騷擾、性侵害運動,2018年在中國有燎原之勢。1月,畢業於北航的羅博士打響第一槍,7月更是接二連三,展現出很多名人陰暗一面,有些人已受到懲罰,曾經良好的公衆形象崩塌。

在教育界,多位女生指控一些教授涉嫌性騷擾、性侵害,其中羅博士揭露的北航陳姓教授已被撤職。在文化界,有女作家坦陳曾受到張姓作家侵害,併染上性病。在傳媒界,媒體人章文被多名女性揭批後,以“你情我願”等回應狡辯;又有弦子披露曾受到一位常年在國家電視台春節晚會上聲情併茂任“祭司”者的騷擾,併以人格權受侵犯爲由提起民事訴訟。

在宗教界,佛門淨地不淨,也有“花和尚”,一封長達95頁的實名舉報信,揭穿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的光環,如今他已辭去會長以及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北京龍泉寺主持等一堆社會職務。在公益界,“億友公益”雷姓髮起人、“自然大學”馮姓校長、“彩虹中國”張姓創辦人、“免費午餐”鄧姓髮起人紛紛受到指控。在企業界,劉強東避過刑事起訴,因美國檢方判斷證據不夠有力,但公司和股東利益已受重創。

我們欽佩這些勇敢的女性,沒有做沉默的羔羊,沒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盡管由於時間久遠、取證困難、情節不一,難以追究當事人的法律、道德責任,但足以讓強勢的風光人物,下次違背女性意願伸出魔爪時,掂量、掂量、再掂量。

2017年12月6日,美國六位“Me Too”運動的女性主力,登上《時代》周刊封面,成爲年度人物。何時中國媒體的封面人物、年度人物、十大新聞評選中,有這些人權衛士的一席之地?何時在我們周圍有完善的防性騷擾機制、聲援救濟機制?

“Me Too”還在繼續,名單還在追加。聚沙壘塔,涓滴滙海。這不僅是女權運動,更是中國的人權覺醒。每箇人的身體和思想,都應該自己作主,自負其責。我們有權説不,有權反抗,有權説出真相。

七、基因編輯嬰兒:醜聞震驚世界

“瘋狂”,這是國內外科學家同行評論;“震驚”,這是中國科技部副部長評論;“自私”,這是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

11月26日,深圳科技工作者(不能稱爲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世界首例對艾滋病免疫的基因編輯嬰兒出生。他通過俗稱“基因剪刀”的CRISPR技術,修改一對雙胞胎CCR5遺傳基因。問題是現有技術手段,不用基因編輯也能實現艾滋病免疫;使用基因編輯,旣不能防范脫靶,也不能排除對人類基因庫污染,存在巨大的生理和倫理風險。

世界最頂尖的兩份學術期刊不約而同質疑。美國《科學》雜志評選出2018年三箇“年度負面事件”,其中之一是賀建奎利用基因編輯培育雙胞胎女嬰,其他兩箇是全球氣候變暖、巴西自然博物館焚譭。英國《自然》雜志將賀建奎列爲年度十大人物,稱他爲“基因編輯流氓”(CRISPR Rogue),預測他將“在世界舞台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人的自由尊嚴具有最高價值,嬰兒不是小白鼠。公衆沒有遺忘,期待嚴肅獨立徹底的調查結果。包括但不限於:嬰兒父母知情權是否充分保障、試驗設計和操作情況、試驗經費來源、有無國外專家合謀、倫理審查是否僞造或流於形式等。在此基礎上還有嚴厲的追責,對嚴重違規的科技工作者,可借鑒證券界規定,實行終身行業禁入。

八、金庸辭世:一騎絶塵笑傲江湖

10月30日,金庸走了。一代宗師,快意一生,大鬧一場,豈會悄然離去?

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他創作的15部武俠小説,在改革開放初期,爲兩代中國人(大致1960年至1985年出生)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留下溫暖的細節回憶。他的離去,意味著一箇俠義時代的終結,肯定空前,可能絶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爭權奪利。真實社會中,經常受氣受欺的弱勢群體,往往幻想有箇正直厲害的大俠挺身而出,替天行道。所以武俠小説這箇“成年人童話”,讓很多人找到理性宣洩。

金庸一直堅守自己的價值和傳統,辭去香港特彆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諮詢委員會執委會委員就是例證。他在浙江大學任職時有點不愉快,老先生的才華和貢獻,早不需要任何大學的學位和教職裝點門面。有人質疑他的學術水准和任職資格,他不做這箇大學的教授和人文學院院長,反而去另一大學念博士,也是真性情。

“爲國爲民,俠之大者。”這句與儒家傳統一脈相承的勵志名言,將繼續激勵無數中國讀書人奮進和奉獻。

九、鄉村振興:億萬農民幸福必由之路

8月以來,中國首次髮現非洲豬瘟,至今20多箇省、50多箇縣區盟髮生近百起疫情,累計撲殺生豬至少60多萬頭。中國民衆併未恐慌,關鍵在於此瘟只傳豬、不傳人。

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的主題是鄉村振興,也是今後若干年“三農”工作的首要之務。9月2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公布《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12月19日至21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重申,2019年中國經濟工作依然要打好“三大攻堅戰”,其中之一是脫貧攻堅戰。

沒有農業豐收,就沒有經濟興旺;沒有農民小康,就沒有全國小康;沒有鄉村振興,就沒有民族複興。這是常識,但多年來沒有形成共識和共行,只停留於口頭上、文件中,很多“攔路虎”有待一一解決。例如農業髮展質量效益不高,農村民生領域欠賬較多,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滯後,農村環境和生態問題突出,農村土地制度、集體産權制度改革需完善,農民增收後勁不足,城鄉差距依然較大等。

十、九合一選舉:“韓流”席捲台灣、民進黨慘敗

11月24日,國民黨在台灣22箇縣市長選戰中奪得15席,民進黨僅佔6席,緑營傳統票倉雲林、彰化、宜蘭等縣失守。最爲精彩、最撼動台灣政罎的是高雄翻轉,“緑地”變“藍天”。

韓國瑜2017年9月空降高雄,本來是“髮配”,很多人以爲是做“炮灰”。未曾想到,一句“高雄又老又窮,各行各業蕭條得不得了”,無情戳穿民進黨長期執政卻虧待高雄的“皇帝新衣”;一句“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髮大財”,更是精確點中高雄鄉親迫切希望髮展經濟、民生優先、重新崛起的焦點痛點。

兩箇金句,一破一立,簡潔有力接地氣,掀起“韓流”旋風,席捲台灣,勢如破竹。點燃了藍營久違的士氣、信心和激情,拉抬了本黨其他縣市長候選人的選情,可以説是“一人救黨”。

民生艱難,民心思變。國民黨沒有更強,而是民進黨更爛。台灣選民日益成熟,傳統的藍緑界限已不清晰,對相互惡斗分贜的政黨政治失去耐心,對國民兩黨均失望,深藍、深緑陣營均萎縮,於是直接尋找庶民的利益代言人,前有柯文哲,今有韓國瑜。

沒有任何一箇政治人物、任何一箇政黨可以一勞永逸地執政。人民有權選擇、有權淘汰,可以授權,也可以撤回授權。不能代表和維護人民的利益,就沒有資格穫得人民的擁護,人民隨時可讓其下台。

(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