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不可錯失的90天 : 中美貿易戰結局前瞻

2018-12-05 11:55:31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中美貿易戰走到今天有其必然性。博弈過程中,相對強勢一方傾向於晚些達成妥協以趨利,相對弱勢一方則傾向於早些達成妥協以避害,平衡點的出現往往是和解的契機。顯然,在貿易戰的複雜博弈過程中,蔘與雙方的強弱取決於其經濟對關稅措施的承受力,這具體反映在出口規模、貿易對經濟的整體影響和淨出口對增長的貢獻等方面。無論對強勢還是弱勢一方,理性的決策取決於精准的計算,兩年前如此,今天亦然。

習特會達成“停火”共識,成爲中美貿易戰的轉摺點。然而,之後的談判時間緊迫、內容複雜、挑戰巨大。90天的時間窗口不可錯失,談判結果將決定中美貿易戰的最終結局。如果中美兩國能夠達成一份具有約束力的廣泛協定,雙方和世界經濟都將從中受益,其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將堪比當年“入世”。一旦談判再次陷入僵局,後續關稅措施加碼,中國經濟將面對持續的下行壓力,明年可能面臨“保6”的挑戰,美國經濟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G20峰會機制在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過程中誕生,隨後經歷了從協調一致到分歧突顯的轉變。在中美貿易衝突的背景下,今年阿根廷峰會上的多邊博弈彰顯了這一轉變。經過艱苦磋商,聯合公報於12月1日髮布,但卻刪除了“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傳統內容,併首次提出了支持WTO改革的主張 –– 美國在其中的影響無疑是關鍵因素。當然,此次峰會最重要的看點還是在雙邊層面,在中美之間。

筆者在今年8月28日髮表於FT中文網的評論《中美貿易談判低調重啟:如何探尋和解之道?》中指出,峰會之際中美兩國領導人的可能會悟將爲貿易和解提供契機,併作出了暫停關稅升級、恢複高層談判的成果展望。的確,在G20峰會期間的工作晚餐上,中美兩國元首決定“停止升級關稅等貿易限制措施”,併“立即著手解決彼此關切問題”。顯然,達成“停火協定”是籤署“和平協定”的前提,也是實現“長期和平”的基礎。從這箇意義上説,習特會取得了極其重要的成果。

然而,中美併未髮表聯合聲明,而雙方對會談成果的“各自表述”則表明,隨後的貿易談判仍面臨巨大挑戰。首先是談判內容的挑戰。會晤之後的白宮聲明顯示:雙方同意立即開始有關“結構性改變”的談判,相關內容和指控涉及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産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盜竊、服務業與農業。其次是談判時間的挑戰。美方聲明顯示:雙方同意努力在未來90天內完成談判,若在此期限內未能達成協議,10%的關稅將會提高至25%。鑒於談判涵蓋范圍的廣泛性和問題的複雜性,美方給出的90天時間顯然太短。再次,後續談判的挑戰。美方所列內容併非中美分歧的全部,部分反映了雙方前期磋商的“早期收穫”;國有企業、工業補貼等難啃的硬骨頭暫時擱置,但仍可能在後續談判中被重提,而它們也已成爲美、歐、日在WTO規則改革方面的一致立場。

雙方共識從“餐桌”轉到“談判桌”併非易事,但中方畢竟爭取了寶貴的時間。原定明年1月1日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産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的舉措至少將推遲2箇月。更重要的是,兩國元首層面達成的政治共識爲貿易談判在工作和技術層面的推進指引了方向,提供了助力。對雙方談判糰隊而言,時間緊迫,機不可失。本月中旬,中美即將在華盛頓舉行新一輪貿易磋商。談判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其結果將爲90天乃至更長時間內中美貿易戰的走向定調。總體看,大幅妥協的決策和堅守底線的決心可能出現矛盾併影響磋商進程,但業已作出的政治決定意味著談判的正面結果可期。

即使中美磋商進展順利,若無協定約束,美方仍可能提出新的談判要求。無論如何,中國都可相機提出己方的訴求:第一,無限期停止(而非有條件暫停)貿易戰升級;第二,取消全部業已實施的關稅限制措施;第三,建立合理、穩定、互利、雙贏的中美經貿關系“新安排”。面對經貿夥伴行爲的多變性和不可預見性,短期磋商、討價還價都只是權宜之計,長期制度安排才是關鍵。在國際貿易規則方面,看重多邊、著重雙邊、側重中美無疑是中國在當下明智的選擇。今年9月髮布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提到:“中國願意在平等、互利前提下,與美國重啟雙邊投資協定談判,適時啟動雙邊自貿協定談判”。雖然現在條件還很不成熟,但在本屆美國政府強調雙邊談判的政策背景下,若中美經貿磋商取得突破性進展,雙邊自貿談判破局併非沒有可能。

中美貿易戰今年7月開打,之後次第升級。隨著時間推移,貿易、投資和經濟增長等各方面的後果日漸顯現。年中以來,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显著加大,第3季度GDP增速降至6.5%,爲10年來最低。2016年以來季度GDP增速一直穩定在6.7%-6.9%的狹窄區間,今年第3季度的下滑顯然與貿易戰的直接衝擊和間接影響密切相關,而第4季度的經濟形勢也不容樂觀。隨著貿易戰影響進一步展開,如果2000億美元關稅措施升級,明年經濟將進一步下行,而人民幣貶值和資本外流壓力也意味著金融風險的持續釋放。IMF的分析表明:考慮到現有和威脅中的關稅措施,中美貿易戰將在前兩年使中國經濟增長下降1.6箇百分點。顯然,如果貿易戰無法得到有效遏制,中國經濟明年將面臨“保6”的嚴峻挑戰。在這種情況下,短期強刺激在所難免,但其中長期代價不可低估。

作爲對全球經貿規則和現狀不滿併試圖改變的一方,作爲貿易戰的“始作俑者”,美國也不可能獨善其身。10月份的股債雙殺從一箇側面反映了貿易戰對美國金融體系和經濟整體帶來的風險,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美國決策層對中美貿易戰預期和前景的判斷。貿易戰的全球溢出效應也將顯現,世界經濟複蘇面臨脫軌。OECD的預測表明:世界經濟增速將從今年的3.7%降至明、後年的3.5%;2021年,全球産出將比基線水平低0.8%。另外,由於全球兩大經濟體矛盾激化、分歧加劇,多邊貿易體系可能動搖。

可見,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的影響將是深遠的和世界性的。如果談判取得成功,中美能夠達成一份對雙方都有約束力的廣泛協定,兩國和世界經濟都將從中受益。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是全方位的,重要性堪比當年“入世”。在汽車、金融等擴大開放行業和受談判影響的特定領域,短期衝擊和長期利益併存,政府和各類經濟主體需要全面評估,妥善應對。更重要的,中國可望重新穫得一箇相對穩定的髮展外部環境,併塑造一箇更加開放、更有活力的經濟體系。如果談判失敗,關稅措施常態化,貿易戰將演變爲持久戰。從長期影響看,中美經濟漸次“脫鉤”,多邊體系趨於“失效”,中國經濟可能不得不走上一條低速度、低活力、相對封閉的道路,這對中國、美國和世界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通過設定90天的期限,美國似乎保持了極限施壓的姿態和後續動作的主動權。這種談判伎倆令人想起了兩年前的 “百日計劃”。記的我在2017年7月的一次講話中提出,“百日計劃”旣是挑戰,更是機遇,不妨抓住機會和美國達成一份貿易協定,一方面推進自身的改革開放,另一方面防范美國的保護主義行爲。其實,無論兩年前100天的磋商還是今天90天的談判,中國的的對手旣是阻礙中國經濟遵循原有髮展模式繼續前行的消極因素,又可以作爲協助探尋中國經濟未來髮展道路的積極力量。孰輕孰重取決於我們自身的選擇。

中美貿易戰走到今天有其必然性。博弈過程中,相對強勢一方傾向於晚些達成妥協以趨利,相對弱勢一方則傾向於早些達成妥協以避害,平衡點的出現往往是和解的契機。顯然,在貿易戰的複雜博弈過程中,蔘與雙方的強弱取決於其經濟對關稅措施的承受力,這具體反映在出口規模、貿易對經濟的整體影響和淨出口對增長的貢獻等方面。無論對強勢還是弱勢一方,理性的決策取決於精准的計算,兩年前如此,今天亦然。

(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