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G20、中美“休戰”與緊縮的國際體系

2018-12-03 15:00:2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今年的G20阿根廷峰會可能是最不具有多邊性的一次聚會了;幾乎沒有人再關注G20峰會之後達成的聯合公報,因爲焦點都集中在了中美元首一次長長的晚餐會上。而中美兩國領導人達成的貿易戰“休戰”也讓這次G20峰會不會顯得沒有什麽成果。

多邊搭台,雙邊唱戲,是這次峰會最大的看點,見或不見,都是新聞。G20峰會的本來功能是全球經濟政策協調,然而,沒有一箇相對穩定的地緣政治格局,經濟合作是非常困難的,WTO的改革甚至生存,在這箇日漸緊縮的國際體系之下,都成了一箇問題。

G20阿根廷峰會的地緣政治色彩應該是最濃烈的一次了。卡舒吉被殺的餘波猶存,沙特王儲薩勒曼還是以極大的勇氣出席了峰會,從畵面上能夠看到薩勒曼的形單影只。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首相特蕾莎•梅都向薩勒曼表達了強烈的關切,尤其是馬克龍的表態,可以説是一次完美的表演,至少表達了歐洲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

卡舒吉之死不僅讓沙特這樣一箇全球最重要的産油國在國際舞台上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而且對美國-沙特的雙邊同盟關系造成了極大衝擊。特朗普已經選邊站在薩勒曼一邊,但是中情局等美國情報部門以及國會還是認爲薩勒曼王儲與卡舒吉之死有著直接關系。卡舒吉之死已經成爲沙特短期面臨的最大外交挑戰,加上也門連綿不止的戰爭和饑荒,沙特尤其是薩勒曼王儲的國際形象已經非常負面。

除此之外,在G20之前,俄烏在刻赤海峽的激烈對抗,讓普京總統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特朗普在最後時刻取消了原計劃與普京的會晤,在晚餐間隙,兩位領導人還是聊了幾句,當然主要是關於俄烏問題。讓特朗普比較糟心的是,關於2016年大選的調查可能會有新的變化,對特朗普不利。對流産的美俄首腦會晤,普京似乎併不很在意,他説,特朗普是箇成年人了,而且他很有經驗。默克爾在早餐時與普京有接觸,希望俄烏對峙不要升級。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呼籲各國領導人能夠藉此機會討論敘利亞、也門等地緣政治的問題。

普京和薩勒曼見面的鏡頭基本摺射出了當下世界政治的“戲碼”:二人見面時略帶誇張的笑容和擊掌握手,也許是爲了髮洩不滿,也許是一種政治表演,顯示兩國的糰結,當然也是同病相憐。當然,面對這樣的形勢,無論歐洲還是美國都沒有採取什麽行動,有人也認爲西方已經是沒有牙齒的老虎了。

可以説,地緣政治壓倒了地緣經濟;在G20成員國之間髮生的地緣政治齟齬,根本不可能在多邊場合得到討論,更不要説是解決了。在G20走過了十年之際,一箇日漸尖鋭的問題出現了:沒有地緣政治合作,多邊經濟合作是可能的嗎?當G20成員國之間因爲卡舒吉之死、俄烏衝突而採取越來越嚴厲的經濟制裁的時候,G20還能奢望就全球宏觀經濟達成集體行動的共識嗎?

在G20峰會上,全球政治經濟體系的邏輯凸顯出來。脫鉤,已經成爲不爭的事實,不僅國家之間的關系脫鉤,地緣政治與全球經濟也在脫鉤,世界朝著“零國集糰”的方向滑落。

第一,大國協調與合作的意願在下降,摩擦甚至衝突變得越來越平常。當代世界秩序在某種程度上是歐洲秩序的全球化和世界化,大國治理是秩序的基石,大國之間需要協調,大國對世界和平與髮展負有責任,同時大國也對小國有義務。G20無疑就是大國政治的産物,全球主要經濟體組成的一箇超級俱樂部。在經濟危機期間,G20爲各國之間的溝通理解提供了渠道,也爲世界經濟走出困局提供了助力。現在所謂的“後危機時代”,大蕭條的水晶球不在了,大國合作遇到了越來越多的障礙。

第二,不平衡髮展改變了治理格局,隨之而來的是責任與權力的重新分配。新興經濟體的崛起還沒有得到確證,但是中國實力的抬升是不爭的事實。特朗普“退出主義”的核心原因就是不願意再承擔全球治理的成本,關注的是美國的相對收益;在G20之前,特朗普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的時候認定,世界很多國家都在佔美國的便宜,他對“髮展中國家”也失去了耐心,要的是對等貿易。不是美國遇到了挑戰,而是美國已經厭倦了現有的體系;可以説,美國才是真正的“修正主義國家”。

第三,源於1970年代,併在冷戰後不斷強化的全球化浪潮出現了分岔,甚至是逆轉。過去40年,全球化如同潮水一樣湧動,全球商品、資金、技術和人員的交流掩蓋了諸多的矛盾。40年後,全球化的負面效應開始釋放,對本土利益的強調壓倒了全球化話語,僅僅兩年時間,全球政治話語已經出現了180度的轉摺。

第四,支撐全球化的地緣政治結構正在裂解,多元權力中心時代來臨。“冷戰”後美國一枝獨秀,也可以説是單極世界。2001年後,全球反恐戰爭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全球安全話語和安全態勢。美國從2009年開始進行戰略調整,結束了伊拉克戰爭,2014年從阿富汗進行撤退,即便在敘利亞危機、ISIS興盛的時候,美國都保持了高度的克制。特朗普上台之後,試圖塑造一箇“有性價比”的安全結構,無論雙邊軍事同盟,還是北約,都需要盟友承擔更多費用。大國回歸傳統、強勢領袖頻出,外交與安全已無定法,因時因勢而變,規則讓步於策略。

中美關系是當下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系,沒有之一。在G20峰會上,中美關系的重要性得以凸顯。兩國元首抓住今年最後一次重要機會實現了會晤,就貿易問題進行了坦率的磋商,爲中美貿易戰按下了暫停鍵。

中美雙方達成的基本共識包括:芬太尼被列入受控制的物質,向美國輸出這種物質,會受到法律制裁;高通-恩智浦的交易若再次遞交,中國會允許。可以説,這兩項都是具體的成果,也是在短期內可以執行的。

另外,美國不提高關稅水平,而中國將購買美國的農産品、能源等,以此減少貿易順差,努力實現中美貿易平衡。今年5月中美高級彆磋商時,基本達成了類似的共識。關鍵的一點在於,在未來90天內,中美將就支持産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服務業等多項議題進行談判。

可以説,中美元首會晤爲兩國提供了90天的談判和磋商的時間,至於未來前景如何,還要看雙方經濟官員能否在這一攬子議題達成共識或者妥協。

在G20峰會之前,美方透露出的信息是比較強硬的。但最後的結果表明,特朗普是最終的拍板者,白宮的“鴿派”(庫德洛、姆努欽)和“鷹派”(萊特希澤、納瓦羅)都蔘與了午餐會,應該説最後的結果也是兩派之間妥協的結果。但對於擁有“水銀”一般好動心靈的特朗普來説,共識是暫時的,他要的結果卻一直沒有變化。給“鴿派”的是一箇談判的機會,給“鷹派”的是談判有時限。

美國對華戰略是不是因爲這次休戰而有了根本轉變,現在來看似乎併沒有,比如彭斯的一系列講話,尤其是10月的對華政策演講,代表了白宮的基本態度。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的影響力越來越突出,中美之間的“馬拉松”不會停歇。G20峰會前夕,美國艦隊在今年內第三次穿越台灣海峽;白宮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認爲,半年內中國的改變微乎其微。而納瓦羅、萊特希澤的“在場”也説明貿易戰的糰隊依然如故。

中美是不是要陷入“冷戰”的泥潭之中呢?首先要清楚:“冷戰”的要素有哪些?核武器加陣營化的對壘。現在來看,中美關系中有一些構成“冷戰”的要素,比如兩國都是核國家,在意識形態、地緣政治上存在著分歧。但中美併不是兩箇平行市場,而是嵌套在一起;在經濟上,中美關系就是孫悟空與鐵扇公主的關系,真正的危險時刻是孫悟空從鐵扇公主的肚子里跳出來時。另外,中美之間還沒有形成陣營的對壘,而是靈活的外交。當然,美日印三方領導人會晤也越來越呈現出印太戰略具有的“陣營屬性”。

在G20峰會上,我們看到了一箇日漸消失的昨日世界,但明日世界如何,還不得而知。

(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