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樓盤降價未遂,遏制房價大起大落也要尊重市場

2018-11-08 20:03:5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近日,據“俠客島”報道,安徽合肥某樓盤降價6000元/平米,相關部門領導親自前往調研,不久,房價便又回漲。無獨有偶,碭山某樓盤降價後,當地政府組織召開了一次 “降價未遂事件”約談會,停辦相關樓盤預售許可證,同時對4家合作銀行予以處罰。

報道提到的這兩座城市,尤其是合肥,一度維持著全國領先的漲幅,也是房地産的重點調控城市。不讓降價和遏制過快上漲一樣,如果理解成維持樓市穩定,防止大起大落,避免市場混亂引髮各類業主維權風波,這樣的調控邏輯自然也説得通。

近半年以來,從約談重點城市,到政治局會議上明確“堅決遏制房價上漲”,中央層面穩樓市的決心相當明顯。

收緊信貸、樓盤限價等,調控政策的確起到了效果,哪怕“金九銀十”的時間節點,包括廈門在內的一些熱門城市,都出現了明顯降溫。8月底,有房企打響第一槍,推出8.9摺全國促銷;萬科則在鞦季例會上喊出“活下去”;土地流拍現象多次上演。

在樓市降溫的過程中,因爲樓盤降價導致房屋貶值,引髮了一些連鎖反應。像報道提到的降價6000元/平米,意味著業主損失可能近百萬。爲了降低損失,找開髮商退款、退房的集體維權糾紛時有上演。

從社會穩定的角度來看,限制樓盤大幅降價甩賣可以理解。但也得看到,地方政府調控之手如此過深的介入一定得相當審慎。價格信號被過度干擾,未必有利於樓市的正常運轉。

一方面,對開髮商來説,在樓市衝高回落之後,需要通過降價來回籠資金。高呼活下去的“萬科”是典型例子。如果降價促銷不被允許,開髮商無法去庫存,自然缺少現金流,也會造成市場的風險疊加。

再者,也要看到調控之手的局限所在。爲了限制房價上漲,一些地區實行新房限價,導致對外公布的銷售價和真實價格倒掛,購房者要以公布的銷售價買到房,還得另外再掏幾十萬不等的“茶水費”。可見,市場規律的作用下,開髮商變通之舉,完全有可能衝破限價屏障。

對地方政府來説,過度干預樓盤價格,等於以政府信譽爲樓市背書,進一步傳遞出房價只漲不降的錯覺。之所以一降價就出現業主退房風波,很難説與此毫無關系。如果以禁止降價作爲穩定人心的手段,無疑會助長購房者的投機心理,形成一箇惡性循環。

還得追問的是,一些樓盤降價未遂背後,有沒有一些地方的私心?房價鍊條的傳導源頭在地價,衆所周知,土地財政是一些地方收入的大頭。房價下跌,意味著土地流拍的風險提高,也意味著地價受影響連帶下跌,進而影響地方的財政收入。

如果是基於利益考慮而限制降價,只會增強地方對土地財政的依賴性,這也與中央調控的大局相違背。

房地産市場大起大落,都蘊藏著極大風險,所以防止劇烈下跌,跟防止過快上漲一樣,是同等重要的調控任務。此前的政治局會議上也提到,要“建立促進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髮展長效機制”。

但需要強調的是,盲目地禁止開髮商降價,與“合理引導預期”的中央要求併不吻合。樓市的平穩健康髮展,也要求尊重市場規律,調控之手不至於介入過深;另一方面,一些地方要擺脫土地財政,解除與開髮商利益的深度綁定。

(來源:新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