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對衝美國封殺伊朗影響,歐盟除了“抵禦”還需要什麽?

2018-08-10 15:0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8月3日,新加坡,土耳其外交部長梅夫呂特·恰武什奧盧會晤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費代莫蓋里尼。視覺中國 資料

8月6日,美國宣布從7日起重新啟動對伊朗金融、金屬、礦産、汽車、工業等領域制裁,全面限制伊朗穫取工業物資和國際融資的渠道,標志著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進程已邁出重要一步。而除了直接制裁,更厲害的是強迫其他國家及企業蔘與美國的“二級制裁”。特朗普同時在推特上強調稱,任何跟伊朗做生意的企業都將被禁止與美國做生意。

美國單方面撕譭伊核協議併啟動制裁的做法引髮歐盟強烈不滿和擔憂。8月7日,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莫蓋里尼,與伊核協議的歐洲三大國英、法和德外長共同髮表了聯合聲明,強調了伊核協議爲維護地區穩定髮揮的重要意義,表示歐盟將維護其企業在伊經濟利益,保障伊核協議的維系與實施。此舉顯示了美國和歐盟在對伊政策上巨大的利益分歧。

伊核協議與歐盟利益

實際上,伊核協議切實關系到了歐盟的經濟和安全利益。從經濟上來説,拓展同伊朗的經貿關系,一方面是擴大歐盟對伊朗的出口和投資,打入這箇8000萬人口的大市場;另一方面則是拓展能源供應渠道,在當前國際油價回彈上行,歐洲與傳統能源合作夥伴俄羅斯的關系長期處於冰點的情況下,拓展同伊朗的油氣合作無疑將有助於分散能源風險。

伊核協議籤署後大幅拓展了歐盟在伊朗的經濟利益,歐盟與伊朗貿易額從2015年的78億歐元猛增至2017的209億歐元,其中歐盟對伊朗出口在兩年間增長43億歐元,2016年歐盟對伊朗投資存量達到42億歐元,從伊朗油氣進口也大幅增加。

在安全上看,歐盟將擴大同伊朗的貿易投資往來作爲促使伊朗遵守伊核協議的經濟槓桿,同時希望伊朗保持穩定及對外政策克制,避免給中東亂局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減少中東給歐洲帶來的難民壓力和安全隱患。

經濟和安全目標對於歐盟對伊政策而言,是相互促進,環環相扣的關系,美國的單方面制裁,勢必將破壞平衡,觸及歐盟的核心利益。

歐盟對衝美國制裁影響

歐盟此次修改了訂立於1996年的“抵禦法”(blocking statute),以幫助歐盟企業對衝美國二級制裁的影響。

首先,歐盟在“抵禦法”文件中提出,歐盟與伊朗就能源開髮、油氣採購、制造業、晶片、貴金屬等産業的交易、投資及融資均屬於正常的商業往來,美國單邊制裁對於上述合作的干擾和破壞,以及對於從事相關合作的企業和箇人加以懲罰和報複,屬於“損害歐盟利益”,爲歐盟企業鼓勁打氣。

其次,歐盟提出歐企與伊朗開展業務往來應遵從歐盟法律而非美國法律,對於因美國“二級制裁”措施招致美報複而受到損失的企業,歐洲法院將對此進行判決,認定無違法行爲的將由歐盟加以賠償。

其三,歐盟在探索以歐元支付爲伊朗拓展金融渠道。美國對伊制裁影響最大的一項即是金融制裁,將伊朗排除於美元結算體系之外,難以支付貿易與投資款項。而歐盟則試圖探索以歐元結算幫助伊朗穫取外滙及完成國際貿易與投資。德國智庫“科學與政治基金會”曾在2018年6月髮布研究文章,提出歐洲應由歐洲投資銀行或新成立特彆爲歐伊經貿活動融資的商業銀行,保障歐伊貿易與投資的順利進行,而這些銀行將盡量避免與美元和美國相關的業務,以回避“排除在美國市場外”的風險,同時建議歐盟從預算中出資爲歐企與伊朗的交易提供融資資金。目前,歐盟也正在考慮從預算中劃撥資金建立融資渠道,以幫助伊朗擺脫美元體系的掣肘。

對衝措施恐難收實效

歐盟的“抵禦法”和莫蓋里尼的表態顯示,歐盟對於歐伊經貿關系和伊核協議有效性的力挺,同時也是同中、俄一道,樹立伊朗對於整箇國際社會的信心,併且側面鼓勵自身企業堅持與伊朗開展合作的意願,這對維護伊核協議的作用有一定的正面意義,明顯體現在伊朗總統魯哈尼與歐洲政要溝通磋商的頻率與表態上。然而,鑒於美國對於世界經濟及歐洲企業的巨大影響力,歐盟的對衝措施恐怕收效甚微。

首先,美國的二級制裁措施將逼迫歐洲跨國企業在美國和伊朗兩箇市場中作出非此即彼的選擇。而對於歐洲的汽車、航空、金融企業而言,美國的市場遠比伊朗龐大。比如寶馬2017年在美國銷售30.5萬輛汽車,整體銷售額甚至高於2017德國對伊朗的貿易總量。

其次,歐洲跨國企業被美國扣住金融命脈。當前跨國企業全球的交易往來,其設備、零件、以及成品的買賣大多需要通過美元流通體系和美元計價結算,直接以歐元交易的國際貿易比重遠低於美元,同時正常經營活動也需要在全球的資本市場特彆是美國借貸和融資,歐元在國際市場的借貸成本和便利性仍遜於美元。而歐洲大企業冒險與伊朗交易,則不排除有被美國禁止進入美國交易市場以及使用美元結算體系的可能性,金融機構也有可能因擔心“受牽連”而拒絶爲這些企業服務。

其三,歐洲跨國企業對美國的懲罰大棒心存餘悸。美國財政部下屬的外國資産辦公室有權對外國企業實體在美資産進行凍結和沒收,併且不定期更新其監控清單,爲美國的經濟制裁措施服務。而特朗普已經放話准備對不合作的外國企業實施在美資産凍結。此外,歐洲企業以前曾多次因違背美國金融制裁政策而收到巨額罰單。法國巴黎銀行2014年即因“與伊朗等國非法交易”而被美國司法部處以89億美元的高額罰單,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與美直接溝通亦不能幫助巴黎銀行免於處罰。而在特朗普的懲罰威懾下,歐洲的金融機構恐更不願開展對伊業務。

歐盟應尋求國際合作

目前,特朗普的威脅大棒已然影響了歐盟和伊朗的經貿關系。空客、寶馬、道達爾等歐盟大企業均表示要縮減與伊朗業務或叫停已經立項的投資計劃,而航空、汽車及能源等領域的大企業進行投資和貿易,是改善伊朗經濟狀況的主力,卻也是最懼怕美國“二級制裁”的。

德國2018年1-5月與伊朗的貿易額同比下降4%,而2017年德國對伊朗貿易額則增長16%。隨著美國11月啟動限制外國企業和實體購買伊朗油氣的措施,歐盟對伊朗的貿易恐怕將面臨進一步的萎縮。同時,伊朗方面也表示,若美國阻止伊朗石油出口,則伊朗不排除封鎖波斯灣的可能性,而這些地緣政治動蕩最終將轉化爲推高油價的動能,歐盟作爲油氣淨消費國將負擔更多能源成本。

因此,歐盟雖然有意維護自身在伊核協議中的利益,但卻力有不逮,企業在經濟邏輯的驅動下只能回避伊朗相關的經營風險。僅憑歐盟一家之力似乎很難鞏固伊核協議的落實,比“抵禦法”更重要的則是國際合作。中國和歐盟在第二十屆中歐領導人峰會共同聲明中提出,中歐雙方就維護伊核協議的合作作出承諾。俄羅斯、土耳其等國也表示要繼續與伊朗開展合作,歐盟若希望切實保護自身企業經濟利益,則應該同其他國家一道,在融資渠道、投資合作、經貿便利化等領域探索合作潛力,爲支持伊朗的經貿正常化努力。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