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屠新泉:威脅退出WTO是特朗普貿易理念有問題

2018-07-11 16:45:47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聶琳

70多年前,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和國務卿馬歇爾(George Marshall)成功推動美國的二戰盟友建立了關稅和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旨在大幅削減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GATT 1995年變身爲今天的世界貿易組織(WTO)。不過,WTO的主要建立者現在似乎變成了該組織的最大反對者。

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數次公開抱怨WTO規則對美國不公平。盡管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否認特朗普私底下提出要退出WTO,不過,特朗普7月2日在白宮接受採訪時再次表達了對WTO的不滿,併表示“我們現在沒有任何計劃,但如果他們不善待我們,我們就會有所行動。”

特朗普爲什麽威脅退出WTO?WTO規則與美國的利益髮生了怎樣的衝突?美國是否真的會退出WTO?界面新聞邀請了對外經貿大學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對此進行了解讀。

界面新聞:特朗普爲什麽威脅退出WTO?WTO目前的規則與美國利益存在哪些衝突?

屠新泉:我不認爲WTO的規則跟美國的利益存在衝突,從目前來看,WTO的規則仍然有利於保護美國利益。美國政府,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對WTO不滿,主要是兩箇方面。一方面是,現在許多WTO成員去控告美國的反傾銷、反補貼措施,比如中國,而美國的做法也被多次認定爲違反了WTO規則,所以,特朗普對這方面有所不滿。但是,反傾銷其實對國際貿易的影響併沒有那麽大,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用反傾銷、反補貼主要是爲了保護美國國內一些相對比較落後的制造業,所以,這箇不應該成爲一箇特彆重要的理由。

第二箇方面是,美國覺得WTO制定規則太慢,美國關注的一些問題,現在在WTO體系內制定規則不容易,比如國有企業、投資、數據流動等等。但是,特朗普也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不過,TPP正是解決上述規則問題,因此,這也不是美國要退出WTO的關鍵原因。

所以,從特朗普的角度來看,他對整箇貿易體制,不管多邊還是雙邊都感到不滿,理由之一當然是美國的貿易逆差問題。所以我不認爲特朗普要退出世貿組織主要是WTO規則的問題,而是特朗普對貿易的看法和理解的問題。

界面新聞:美國退出WTO從操作上來是否可行?特朗普政府真的會退出嗎?

屠新泉:從目前美國的法律來看,如果特朗普要求退出WTO,實際上是可以做到的,因爲併不存在限制美國退出WTO的法律約束。但是,法律方面還面臨一箇問題,那就是,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退出了WTO,可能會引起美國國內的一些法律訴訟,比如,美國的一些企業可能會依據美國國內法程序提出申訴,因爲對這些企業來説,他們經商環境、經商條件都會髮生很大的變化。美國國內可能會有相應的一些法律,比如,申訴總統違憲等,因爲,按照美國憲法,貿易政策應該是由國會來制定。

界面新聞:假如特朗普政府真的退出WTO,美國會受到什麽影響?

屠新泉:特朗普是希望利用美國所謂的在經濟上的力量來逐箇解決問題,他的目的是迫使對美國有貿易順差國的國家減少順差,也就是減少對美國的出口,增加從美國的進口。

我看不出退出WTO到底會給美國帶來什麽好處,實際上,這從經濟上來説也不現實,這不是靠政府指令能解決的問題。相反,退出WTO的壞處則非常明顯,如果退出了WTO,美國需要重新與這麽多國家處理貿易關系,需要重新制定新的框架性規則,目前,WTO擁有164箇成員,假如退出,美國就需要籤署163箇雙邊協議。

界面新聞:美國退出WTO會不會衝擊到目前的國際貿易秩序?

屠新泉:從國際貿易秩序來看,美國退出意味著,至少是美國這一部分,又回到了雙邊體系,這就類似於1947年關貿總協定成立之前的世界貿易體系,也就是兩箇國家之間去談相應的貿易政策條件,或者説回到了一箇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國際規則的這樣一箇叢林法則中,因爲很多東西可能都需要重新談,所以,這對整箇營商環境,以及整箇國際環境都會帶來非常大的混亂。

另一方面,美國退出WTO對其他國家會産生很大的負面影響,因爲,WTO這一多邊規則相對來説比較公平,也可以抑制美國一些單邊霸權做法。如果都變成雙邊協議,一些對美國依賴比較高的國家肯定會受到美國不公平貿易規則的影響。

此外,這對WTO本身來説也會産生非常大的影響,因爲,美國畢竟是WTO最重要的成員之一,假如美國退出,整箇WTO體系的運轉,以及大家對這一體系的信心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

界面新聞:WTO在演進過程中有哪些方面已經不適合目前的國際貿易環境?應該如何進行改革?

屠新泉:WTO的總體框架,包括其談判框架、爭端解決框架等併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當然,WTO也確實存在一些局限性,尤其在針對一些新的髮展制定新的規則方面確實比較滯後。這一方面是可以理解的,因爲規則總是滯後於現實的髮展。但另一方面,一些新的問題主要都是髮達國家的要求,而他們又是世界貿易的主體,因此,如果他們關切的問題不能得到解決,可能會對WTO在處理相應問題上形成比較大的制約。所以,現在來看,WTO的談判機制確實要做一定調整,以提高制定新規則的效率。

最好的方式應該是在現有的基礎上進行改革,提高WTO幾箇主要的工作,比如,如何推動新領域的談判,如何更有效地解更快速地解決成員之間的貿易爭端,另外,對目前爭議比較大的一些議題,要在旣有的規則基礎上進一步的完善或擴展。

(來源:界面新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