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俠客島:美國讓朝鮮複制越南模式,可能嗎?

2018-07-11 15:44:1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美國最近有點兒忙。一邊跟中國打著貿易戰,一邊不忘開著軍艦過台灣海峽搞事情,就連好不容易消停一段時間的半島問題也再起波瀾。

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第三次訪朝。訪朝之後,雙方表態“溫差”很大,蓬佩奧聲稱這次會談“富有成效”,朝鮮方面卻稱美國提出的要求是“強盜般的”。而兩天後訪問越南時,蓬佩奧更是提出,希望朝鮮複制越南的髮展模式,與美國關系正常化併穫得經濟繁榮。

美國爲什麽希望朝鮮複制越南模式?越南模式是什麽?美國這步棊又是什麽打算?

俠客島對話了三位島叔,他們是:三江滙友、任南嶺和千里岩。一起來看:

1. 美國爲什麽要以越南爲蔘照,爲朝鮮設計髮展道路?所謂的“越南模式”到底是什麽意思?

任南嶺:暫且不論朝鮮和越南有沒有可比性,蓬佩奧提出越南模式的心思倒是值得研究一番。

從意識形態和執政理念來説,越共和中共有著相同的理念。今年年初,習主席訪越,雙方都展現出最大限度的友好和真誠。而十多年來,越南的經濟增長,也與中國這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提供的機遇密不可分。

但從歷史角度來看,越南將中國長期建構爲“北方的侵略者”,這使越南民衆對華認知建立在錯誤的歷史基礎之上。20世紀70年代後期至80年代,中國與越南則在邊境有過比較激烈的衝突。這也深深加劇了越南國內民衆及部分領導層人士對中國的矛盾心態。

千里岩:  一箇小的文化現象可以説明越南在面對中國和西方時糾結和複雜的民族心理。

20世紀20年代,越南境內誕生了一支僅次於佛教和天主教的越南第三大宗教,叫高台教。這箇宗教,説白了就是各種宗教的綜合體,主張“萬教大同”,諸神共處。有意思的是,它供奉的對象,不僅有釋迦牟尼,觀世音等,還有老子、李白、牛頓、莎士比亞、丘吉爾等,而孫中山、雨果還被封爲其“三聖”之二。

不僅如此,高台教廟宇的建築風格也有強烈的東西雜糅的特點:旣有哥特式教堂的建築,也有飛檐翹角、鵰龍圓柱式的中國式建築。

根植於東亞文化圈,卻有著強烈的融入西方社會的渴望,這就決定了越南的文化心理天然地帶著矛盾。

任南嶺:反觀越南和西方的關系,從越南戰爭以後,以美國爲代表的西方國家就不遺餘力地對越南進行“民主化滲透”,干涉其社會主義的髮展。

一方面是扶植反對派勢力“越新黨”,企圖取代越共勢力。最典型的,就是通過“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糾紛”等區域安全問題,煽動越南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另一方面,則是給越南以經濟髮展上的“甜頭”,比如越南在2006年加入WTO,這背後就少不了美國的推動。越南與美國的貿易,也是其歷年對外投資和國際貿易中的重要部分。

這樣一來,大家可能已經髮現,越南和西方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形成一種相輔相成(“相互利用”)的關系。有美國撐腰,越南得以在南海問題上多次對中國髮難;有越南做支點,美國得以在亞太地區作威作福,牽制中國。今年3月份,美國航母停靠在越南的峴港,就是最好的證明。

而無論出髮點是什麽,越南在謀求開放和經濟現代化的過程,都會天然地帶來一種變化——與周邊國家以及西方社會的互動加強,對中國的依賴相對下降。如果朝鮮也能夠成爲下一箇越南,對於美國來説,無疑是一件大好事。

2. 朝鮮複制越南模式的可能性有多大?

任南嶺:幾乎不可能。蓬佩奧提出這箇思路,説明他對國際關系有很深的誤解。

從政權上來看,衆所周知,越南政罎有四駕馬車,即——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總理及國會主席,這一架構構成了越南國家權力的相對分散和制衡。然而,朝鮮卻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情況。至少從表面上看,朝鮮國內一直是一黨執政,有一箇比較堅強的核心,在政權上不存在較大的威脅。

更爲重要的是,越南作爲東盟國之一,早就籤署了不髮展核武器協議,而朝鮮卻是一箇已經髮射過數次導彈的國家,兩者完全不具備可比性。

三江滙友:從蓬佩奧的任職經歷來看,他長期擔任CIA(美國的中央情報局)局長,對亞洲地區以及朝鮮的模式架構的了解,的確是有所欠缺的。

更直接來説,他的談判觸碰到了很多朝鮮的忌諱。

從朝鮮的自我定位來看,他們從來沒有不處於改革和開放之中,朝鮮也從未將自己視爲一箇保守和封閉的政權。無論外界怎樣解讀朝鮮,朝鮮很清楚,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本身是不同的,任何一箇國家的模式都不可能成爲朝鮮未來的髮展模式,朝鮮只能走朝鮮式的髮展道路。

如今蓬佩奧提出要讓朝鮮走越南髮展模式,無疑是觸碰了金正恩的禁忌了。

3. 半島問題又重新陷入殭局了嗎?

千里岩:從目前來看,兩國都是希望解決核問題的,但是具體到實際問題上,分歧還是比較大。

朝鮮外務省髮表聲明稱,“美方在6日和7日舉行的首次朝美高級彆會談上的態度和立場,簡直令人遺憾”,“對防止形勢惡化和戰爭的關鍵問題……只字不提”,“朝美之間的信賴不但未更加鞏固,反而使朝鮮本來堅定的無核化意志處於可能動搖的危險局面”。可以看出,朝鮮態度是比較強硬的。

對美國來説,不管是從國內政治考慮,還是從同盟體系考慮,他們都很難滿足朝鮮的願望,比如從韓國撤軍,漸進式地棄核,減輕對朝鮮的制裁……拿棄核來説,目前美國是不敢輕易解除對朝制裁的,否則朝鮮一旦翻臉,他們也沒有太多法子。

對於朝鮮來説,一方面,美國提出的要求他們不可接受。這次,美國依舊堅持CVID(完全、可驗證且不可逆的無核化)的棄核方式,卻不給出任何安全保證,對朝鮮來説,風險的確很大;另一方面,他們期望的“價碼”美國給不了,所以是否最終棄核,就要走著瞧了。

三江滙友:從大面上來看,雙方談得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細節上有待進一步溝通。不管怎麽説,雙方越是暴露出分歧,就越是説明談判觸碰到深水區了。

目前,朝鮮已經做出了一些實質性的“讓步”,比如炸譭核電站、歸還美軍士兵遺骸,提出終戰宣言等,展現了比較大的誠意。反觀美國,卻沒有給予朝鮮足夠的善意,尤其是在朝鮮已經明確提出要把重心轉移到國內經濟建設上來的情況下,美國引導下的對朝制裁卻完全沒有放鬆。這是目前存在的主要問題。

其實,放鬆對朝鮮的制裁、併非不可能。國際社會對朝制裁主要分三類:一是聯合國安理會層面的對朝制裁,這箇一時很難解除;二是在美日韓的推動下,美日韓本身及其他國家對朝鮮的單獨制裁,這箇想要解除,也有一定的難度;三是在實際操作層面,在美國的施壓影響下,國際組織遠超安理會程度的對朝制裁,這是完全可以談判的。

目前,朝鮮正在髮生一箇重大轉變——積極准備與外部世界接軌,把經濟髮展和民生問題放在首位。這也就意味著,朝鮮不會把精力放在軍事上,而是走常規的經濟髮展提高國力的道路。如果這時候,美日韓更夠抓住這一機遇,對朝鮮釋放更多善意,相信將會極大促進半島問題的解決。

(來源:俠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