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白宮內部報告,揭露美國打壓中國晶片行業內幕

2018-04-24 10:1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中興風波,對中國的半導體乃至互聯網科技行業無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

昨天,京東CEO劉強東公開稱,中興事件重重打了所有中國互聯網企業一箇耳光;阿里巴巴也於近期宣布全資收購晶片公司天微,併投資六家晶片公司。一時間,要“舉全國之力”,趕超美國晶片行業的呼聲甚囂塵上。

不過,有決心固然很好,我們也應該充分認識到以晶片爲代表的半導體行業競爭的激烈性。

最近,島上拿到了一份由美國總統科學技術諮詢委員會髮布的名爲《確保美國半導體的領導地位》的報告,文章雖然髮表於2017年的1月,但其對中國的屢次提及,卻可以讓我們窺見此次美國“切斷”中興後路,遏制中國半導體行業髮展的邏輯。

俠客島做了梳理摘編,一起來看:

邏輯

旣然要全面”狙擊“中國,那就得師出有名。於是,文章一開始就下了箇判斷:從歷史上看,全球的半導體市場從來不是一箇完全競爭的市場。所謂不完全競爭,那就是有機構干預嘛,果然,文章寫道:它基於政府和學術界的研究而建立,由於考慮到國防安全等,當中有一部分的技術是處於高度限制的狀態。

基於這一點,報告做了第二箇判斷:“如果我們能夠快速創新,那就能夠減輕中國帶來的威脅。但一旦美國的創新碰到阻礙,競爭者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跟上。因此保持領先的根本方法就是超越所有競爭者。”

爲了讓自己的做法更具合理性,報告還“痛斥”了中國的某些做法,比如“我們認爲中國的競爭手段是扭麴市場。他們通過破壞創新搶奪美國的市場份額,併讓美國面臨國土安全的危險。”

由此,報告得出結論:美國政府不應在面對中國崛起的威脅時保持沉默或者悲觀。在創新的過程中,美國政府應該極力阻止中國的破壞和影響。

具體怎麽做?——

美國應該和中國進行會談,明白中國的真實意圖,通過加入聯盟的方式鞏固內部投資安全和出口控制,併對中國的某些違反國際協議的某些方式進行限制。美國同樣需要調整國土安全的相關協定,預防中國可能帶來的安全威脅。

控訴

在此基礎之上,中國在該領域做的一切事情,對於美國來説,都變成了極具威脅性的行動。

比如,他們雖然也承認:中國在半導體技術方面的追隨遠遠落後於美國。中國的先進制造技術跟美國、中國台灣等先進的半導體玩家比較,也是大大不如的。現在中國有很多半導體Fab,但都比當前主流的工藝落後1到1.5箇世代。

但落後是可以接受的,你奮起直追就不能接受了。因此,諸如中國在2014年頒布“IC推進綱領”來促進中國半導體産業髮展的舉動,都變成了一系列負面行爲。

報告指出:中國的半導體策略依賴於其龐大的經費支持。這是一箇包括國家基金和私募資産在內的,金額總額達到1500億美元,周期長達十年的投資。中國主要目的是通過對先進企業的投資和收購穫取其中的技術。美國過去五年共230億美元的併購規模與其對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

事實上,在美國看來,中國整箇半導體的建設策略(美國將其分成了兩點:補貼和零和博弈),都是“彆有用心”的。

首先來看補貼。衆所周知,爲了支持行業髮展,中國常常會提供各類補貼,半導體行業當然也不例外。但這一點,美國也不能忍,他們稱:

短期來看,中國的補貼對於美國公司和消費者來説,是利好的,這些錢能夠幫忙降低成本和産品價格。但長期來説,這些補貼會減弱其創新能力。而對美國來説,由於中國會將其産品的銷售范圍擴大,這會增加美國國土安全面臨的風險。而生産的過剩,則會對直接競爭者構成影響。這些補貼,也會直接侵蝕美國企業的市場份額,影響企業的僱傭狀況和創新。

再來看報告中所謂的中國的”零和博弈“策略。

強迫或者鼓勵本土消費者購買中國半導體供應商的産品,中國在這方面的表現很突出。這會使全球創新的動力驟減。對於那些非中國的供應商來説,市場就更小了。

強迫用技術換市場,以降低美國企業的創新動力。這同樣會引致先進技術能夠被所有企業迅速複制的可能,從而使市場向中國集中。而隨著中國市場的高度集中,中國就有能力去推動技術轉移,這是一箇惡性循環。

盜竊IP。根據媒體報道,中國經常明里暗里盜取IP技術,通過審查的方式,去檢查哪些安全可控的技術,以此穫取相關半導體的技術細節。

看看,多麽嚴肅的指控。且不説到底有沒有實鎚,單看這行文、這用語,就讓人覺得很嚇人了吧。

策略

如果説,前面還有些“講道理”的味道,報告在提到策略部分的時候,就是赤裸裸地在打擊中國了。

比如明明意識到,爲了穫得勝利,最好的辦法是“自己跑得更快”,但他們心心念的還是中國:在降低中國追趕速度的過程中,我們會面臨很多的誘惑。一旦美國停止創新,中國在半導體領域的領先是必然的。因此保持美國的領導地位的關鍵就是持續創新。

在這一點上,美國自我感覺可以説是相當良好:美國提倡全球開放交易和投資,這箇立場會讓消費者和全球經濟受益;中國更願意將補貼投向成熟的公司和行業,併持續投入幫助其成長壯大,最後産能過剩,導致經濟受到影響;中國從全球的開放中受益,但是很少承擔相應的義務。很多情況下,中國反而阻礙正常的市場化運動。

不僅如此,報告還得出了一箇很”詭異“的結論:不要條件反射地反對中國的進步。那應該怎麽反對?報告建議:美國政府需要找出那些特彆的半導體技術和公司,併對其加以保護,拒絶併購,避免造成可能的安全威脅。哦,島妹終於知道紫光收購美國晶片公司爲什麽屢屢完敗了。

更狠的還在後面。

美國有很多方式限制中國的行動。當中包括了正式和非正式的貿易和投資規定,還有類似基於國土安全考慮的CFIUS單邊審查的工具。目前看來,這些限制效果還是很显著的。

美國應該以國防安全作爲做相關決定的衡量出髮點,在某些領域不應該給中國任何談判的可能,例如中國在信息技術領域的所謂“安全可控”等。

如果中國企業通過政府支持,從美國這邊穫取先進技術産品,併最終將其推向産能過剩的後果,那麽對於我們的政策制定者來説,就需要考慮是否答應中國的這箇併購了。

話説到這份上,看來,美國要遏制中國半導體髮展的決定是不會動了。而對於我們來説,認清現實,而後謀動,則是必鬚的一步。

(來源:俠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