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華府觀察 | 盾與劍的反目:特朗普怒懟科米背後

2018-04-17 15:53: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評論員:蕭蕭

lyingcomey.com,這箇奇特的網站剛在2018年4月初注冊到互聯網上,注冊方是美國白宮,其功用很簡單,就是“搞臭”被特朗普總統炒魷魚的前美國聯邦調查局長科米。據美國CNN報道,4月15日,還沒來得及歡呼打擊敘利亞“化學武器設施”勝利的特朗普,被科米搞壞了心情,後者向記者宣布即將公開的箇人回憶録,內含不少令總統難堪的橋段。爲了應付科米的“大嘴”,特朗普在當天連髮五條推特,直接開撕科米是“混賬”,“他必是史上最爛的聯邦調查局長。”而白宮辦公廳依照總統意志開設的“lyingcomey.com”,本意就是“撒謊的科米”,准備端出一大堆證據,證明科米的回憶録就是往特朗普身上潑髒水,缺乏可信度。

被質疑的“更高忠誠”

科米的回憶録叫《更高忠誠:真相、謊言和領導》,名字顯得大義凜然,代表著他忠於美國制度,而非某箇上司。在新書預告里,科米提及自己原以爲希拉里能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才決定披露當時已經髮酵的“電郵門”乃至“通俄門”事件中的部分調查內容,其中主要是與希拉里私人電郵相關的細節,目的是讓高度混亂乃至極化的美國輿論場能夠“自我潔淨”。然而,一切都事與願違,最終特朗普像箇“21世紀海盜”闖進了白宮,像科米這樣的建制派職業官僚不得不進行體制內的“抵抗”,直到被解除職務。不過,這番“公忠體國”的表白,在特朗普眼里簡直是狡辯,“他做出決定的依據是他認爲她將贏得大選,這樣他就能在希拉里手下求職了,真是箇混賬!”

科米新書《更高忠誠:真相、謊言和領導》

科米新書《更高忠誠:真相、謊言和領導》

科米在書里大談道德領導力,里面提到三位總統,“兩位幫助闡明了道德領導力的核心價值觀而另外一位正好處於對立面”,言下之意對特朗普的行事作風頗爲不滿。科米還透露,自己突然被解僱的幾分鐘前,身爲白宮幕僚長的凱利打了箇電話,表示自己對特朗普的做法感到“惡心”,併稱其是“卑鄙的領導人”。特朗普更是猛批科米“洩密、對國會撒謊”,應該被投入監獄,“我從未要求科米效忠我箇人,我幾乎根本不認識這箇家夥。這本書是他許多謊言中的又一箇。他的回憶録只是爲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全是假的!”

耐人尋味的是,曾協助翻譯希拉里敗選後新書《何以致敗》法文版的法國《世界報》記者阿諾·勒帕芒捷曾接觸過科米,提及2016年美國大選白熱化時,科米究竟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間是否保持了內心的“職業公正性”,得到的回答是:“在不尋常的選戰里,我不能有預設立場。但美國和全世界都應該明白,沒有准備好當總統,卻准備好競選的人,是多麽的可怕。”科米沒有特指誰,但明眼人都清楚,這顯然是衝着沒有任過公職的特朗普去的。

與特工的交鋒

俄羅斯《消息報》記者格奧爾基·阿薩特良認爲,特朗普與科米的衝突,根源是總統與整箇美國情報界的衝突,雙方的對立日趨尖鋭,從公開論戰髮展到當衆羞辱。對峙逐步加劇,甚至阻礙到美國行政當局在安全和外交領域的工作。究其原因,除“通俄門”外,政治性格的差異也是雙方失和的一箇重要因素。長期在商界浸淫的特朗普習慣自己的行爲模式,而美國情報界則尚未做好與“非典型”總統共事的准備,這也是科米下台的原因之一。

紐約大學高級研究員、前國務院特使顧問巴尼特·魯賓指出,橢圓形辦公室主人(指特朗普)過去從未擔任官職,前商人只是領導自己的公司。他不是政客,不熟悉官僚體系和政治禮數。他只籤想籤的合同,聽喜歡的人的意見,接觸對其有好感的人。

科米等情報部門首腦確信,美國總統——何況他是保守派共和黨人——應該傾聽他們的意見。至少,白宮首腦應翻閲秘密報告,接見掌管全部17箇情報機關的國家情報局長,這就是情報界對特朗普的期待。但特朗普不這麽看,他甚至公開承認,自己不讀每天早晨放到他桌上的秘密報告。

雙方關系不是立即惡化的。共和黨人在演講中不止一次譴責美國情報機構,稱他們髮動了伊拉克戰爭,提供了薩達姆掌握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假情報,對美國駐利比亞大使被殺負有責任,但當時這被看作是競選口號,併非箇人觀點。在特朗普2016年初將美國情報機關比作納粹德國以及隨後的一系列論戰之後,他們之間的裂痕就變得明顯。美國情報界很少有人支持橢圓形辦公室主人,他們的衝突是預料之中的,無人掩飾這一點”。

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頻道採訪時解釋:“你們知道,我是聰明人,無需日複一日地重覆同一件事。”《華盛頓郵報》寫道,在圍繞美國總統代代相傳的“堅毅桌”落座後,特朗普端着一盃可口可樂聽滙報,他不關心細枝末節,要求簡短,且時常分心。

遭到冒犯的情報機關甚至在媒體上組織宣傳戰,各大專家紛紛撰文談忽視情報的有害後果,《紐約時報》也積極爲此提供平台。前國家安全局長海登表現格外突出,顯示自己的記者天賦。《特朗普破壞情報搜集》《在接受特朗普的工作建議前請三思》——這些文章均出自這位特工的筆端,如今科米的新書加入了這場“反總統大合唱”。

2017年11月12日,前中情局長布倫南和前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近20分鐘的節目中攻擊特朗普,大部分的指責都在影射特朗普似乎與俄羅斯有關系。柴孔認爲,特朗普的特立獨行是雙方關系緊張的另一箇原因,美國歷史上還從未有過作風如此獨特的總統。由於職業特點和搜集情報的需要,特工人員往往內斂而神秘。他們更願意獨自工作,也不會當衆討論自己的業績,特朗普卻公然在推特上表達對情報工作的負面看法。

此外,特朗普還公開表現出自己(與情報部門)的不一致。立場的分歧使情報人員陷入困惑。”特朗普與情報界的衝突不僅會妨礙美國政治機器的正常運作,對總統本人也構成了威脅。若不是情報部門走漏消息,許多反對他的文章就不會出現在媒體上。雙方不睦也會給其他囯家造成不利影響。因爲與情報機關內斗的白宮當局在施政時可能處處遭到掣肘。

弱勢總統的“大手術”

很多人擔心,被外界稱爲“弱勢總統”的特朗普會在與情報界的“斗法”中“捱欺負”。

德國《焦點》周刊稱,白宮內部的混亂、與國會共和黨議員之間的聯盟不穩等因素,實際讓特朗普成爲美國“史上最弱勢的總統”——除開減稅法案外,迄今未在國會通過任何重大法案,計劃撤銷前任奧巴馬法定保險義務的努力也慘遭失敗,甚至連共和黨內重量級大佬也離心離德。

另據美國媒體分析,美國情報界確已成爲影響政府決策的“影子巨人”。《華盛頓郵報》估計,如今美國的情報/工業體系已形成由機構和私營承包商組成的巨大網絡,超過1200箇國家組織和近2000家私營企業從事反恐、情報和國土安全工作。任何箇人、委員會和機構“似乎都無法對如此龐大的群體實施有效監督”,也無法擺脫他們在暗中起影響。《華爾街日報》稱,特朗普已意識到美國情報界的臃腫和政治化,併希望在尾大不掉前對其進行改革。 民調顯示美國人深信特朗普白宮最腐敗

2016年,在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美國在腐敗方面排名第18位,從特朗普上任前起,媒體就廣泛報道他及其家族存在箇人利益衝突,還有手下部門存在“旋轉門”問題,受到道德律師和政府監管機構的嚴厲批評。

至少有六名特朗普的內閣部長正在接受調查,或者被質問旅遊費用過高的問題,包括動用政府飛機做私事、使用安保人員或有商業交易。老兵事務部長舒爾金和內政部長津克利用旅行機會把公干和消遣、籌款結合起來,舒爾金出差時蔘加一場溫布爾登網球比賽。財政部長姆努欽在非公干旅行中花費至少80萬美元。

總統聘用他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違反了聯邦反新裙帶關系法。然而,他的司法部給了他豁免權。

裙帶關系和特朗普拒絶透明的做法導致沃爾特·肖布在2017年7月辭去聯邦政府道德辦公室主任一職。肖布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尖鋭批評者。肖布辭職後接受採訪時説: “美國應該有權知道其領導人的動機是什麽,他們需要知道,(領導人及其家屬的)金融利益和箇人利益(是否包含)在其(政策)中。”


作者簡介:蕭蕭,亞太智庫研究員,長期從事新聞報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國際先驅導報》《世界新聞報》《新民晚報》《青年蔘考》《南方周末》《鳳凰周刊》《兵器知識》《兵器》《現代兵器》《兵工科技》《艦載武器》《坦克裝甲車輛》等主流媒體髮表作品超過5000篇,併在電視、廣播、網絡等媒體平台有所蔘與。

華府觀察專欄作者均爲國際問題專家及資深新聞從業人員,長期從事國際研究和報道,他們秉承亞太日報原創、獨家、深度、開放、聯動的理念,以獨特的視角評述當今國際大事。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