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安倍又要去見特朗普了:刷存在感?還是利用誘導“老大哥”?

2018-04-17 10:0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通話20次,會談6次,美國《紐約時報》稱,沒有哪位外國領導人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那樣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保持如此頻密的溝通。明天,隨著安倍到訪佛州,兩人的會談紀録將改寫爲7次。有評論稱,圍繞朝鮮、貿易等問題的分歧,或許將讓兩國關系迎來首次真正考驗。也有評論認爲,美日互有所需,戰略上相互利用,機巧圓滑的安倍可能再次利用、調動、誘導美國作出對其有利的表態;但是,他在國內遭遇的政治風暴併不能因此雲開霧散。

存在感

專家普遍認爲,東北亞局勢變化、朝美即將舉行的峰會是這次安倍訪美的起因。“局勢髮展完全出乎安倍預料,”清華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教授劉江永指出,“安倍本想像往年一樣利用美韓4月例行軍演、朝鮮可能做出的試射回應,繼續抬出‘朝鮮威脅論’,繼續呼籲增加日本軍費,推動修憲進程。”

然而,特朗普猝不及防地接受了朝鮮領導人的會談邀請。“這讓安倍感到焦慮,他覺得被邊緣化了,覺得幾十年前的‘越頂外交’再次上演,”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諮詢委員會副主任吳寄南指出,“他希望在朝韓峰會、朝美峰會前與美方保持溝通,體現自己的價值。”

美國《華盛頓郵報》稱:安倍面臨的問題是,在東亞領導人的地緣政治角力中,其影響力能否持續。專家認爲,安倍會從以下方面著手,刷出日本的“存在感”。首先,他會主張強化日美戰略協調,扭轉日本在東北亞大變局中被冷落的狀況;其二,他會請求特朗普在美朝會談中塞入日本的關切:綁架問題。美國和日本官員説,他們預計安倍將向特朗普髮出警告——在與金正恩見面時可能遇到陷阱。“朝鮮問題是安倍訪美的最主要議題,”吳寄南指出,特朗普也有可能採納日本的建議,提出日本人綁架問題。但是,這種做法完全顛倒了美朝會談的優先程序,美朝峰會的主要問題是半島無核化,這是最爲緊迫的安全關切,日本提出的綁架問題給人節外生枝、分散、衝淡國際社會關注度的感覺。劉江永認爲,日方其實併不期待美朝能夠穫得重大突破,相反,它一貫強調維持制裁力度,甚至有意制造朝美新的摩擦。

新談資

從3月安倍宣布訪美以來,國際局勢風雲變幻,同樣出乎安倍預料,也爲他與“盟主”的第7次會面輸送了不少“談資”。

首先,特朗普提出向進口鋼鋁徵收高額關稅,併且沒有把日本列在豁免國名單上。3月下旬,特朗普還公開表示,安倍等人肯定會爲欺騙美國、佔美國便宜偷笑,“這種時代要結束了”。“上述言行相當於打了安倍一記耳光,”吳寄南説,“可以想見,貿易問題將是此次會談的議題之一。”

《華盛頓郵報》稱,日本希望美國不把其作爲301調查對象;特朗普則希望以關稅問題作爲籌碼,迫使日本政府就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談判。專家認爲,此前安倍政府一直反對這種做法,估計不會輕易做出讓步。

其次,隨著中國外長訪日、日本外長訪韓,下月舉行的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正處在最後衝刺階段。更爲微妙的是,在中美貿易摩擦升溫、中日韓即將舉行首腦會談之際,特朗普再次表示,美國將研究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三國領導人會議可能取得一定進展,這併不是美國希望看到的,”劉江永指出,“在此背景下,美國將TPP作爲一張牌重新打了出來。它想以此牽制三國合作和中國在貿易問題上的回應舉措。此次會談料將涉及這一議題,安倍腳踩‘兩條船’,不能排除其向美國‘回擺’的可能性。”

最後,美國率領英法聯手“精確打擊”敘利亞,盡管山高水遠,但日本還是在第一時間表態支持。專家預計,安倍會在訪問中再次就敘利亞局勢等其他重大國際事件表達日方的同步立場。

“老資格”

在許多外國領導人眼里,安倍是位機巧圓滑、成功破解與特朗普相處密碼的高手。美國《外交政策》雜志援引美國學者丹尼爾·鮑勃的話報道稱,曾有歐洲國家元首打電話向安倍徵求意見,安倍給出的答案是:嚐試奉承,精簡談話要點,然後一遍又一遍地重覆。

如今,安倍即將“故地重遊”,日本輿論卻不再有一年前的意氣風髮。東京資深政治記者𡻕川隆雄表示,此次峰會將是安倍任期內最重要的一次,特朗普最近的一系列舉動都在“羞辱日本(Japan dissing)”。他很擔心,安倍很難爲此次會晤做准備,因爲特朗普太難預測。《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安倍自己也承認,雖然他現在比2017年2月時更了解特朗普,但這次會面“壓力更大”。

“美日關系的主從格局併未改變,特朗普不可能把日本當作平等夥伴,”吳寄南認爲,“此次訪問或許會給安倍敲響警鐘。”

不過,劉江永認爲,“安倍內閣與日本歷屆內閣有所不同,不是簡單地在‘追隨美國’和‘保持自立’之間二選一——安倍以其認定的國家利益爲核心,也對美國進行利用和誘導。”比如,他多次要求美國承諾“釣魚島問題適用於《日美安保條約》”,企圖讓美國在爭議領土問題上選邊站;又如,當美國退出TPP後,他併不追隨美國,而是繼續打造沒有美國的新版本;再如,特朗普屢屢提及的“印太戰略”,日本早在2006年便已提出,此後不斷向菲律賓和越南提供巡邏機、巡邏艇,還與澳大利亞建立允許軍隊互訪的准同盟關系。“可見,美日關系表面上的確是‘一主一輔’,但安倍政府作爲一箇長期政權,在心理層面對特朗普政府有種居高臨下的意味;身爲任期最長的日本首相之一,安倍本人善於調動、利用和誘導美國,以美日同盟爲基軸、以積極和平主義爲藉口,推動其在全球範圍內的‘價值觀外交’和地緣政治安排。”

“從東北亞來看,日本一心希望恢複冷戰時期的對峙局面、制造美日韓對付中朝俄的戰略格局,”劉江永指出,但是,文在寅總統繼承了韓國進步派政府的“陽光政策”,日本的如意算盤也就打不成了。“值得注意的是,前段時間,日方把改善日中關系作爲提升形象的外交亮點;然而,當東北亞局勢和中美關系出現一系列新動向後,不能排除日本會有新的外交安排。”

最低點

輿論普遍認爲,安倍試圖再次用外交舞台上的“風生水起”,掩蓋國內政治的一片狼藉。然而,當他回到東京官邸,等待他的恐怕只有在野黨和日本民衆空前淩厲的反對攻勢。據日經新聞網報道,上周末的民調顯示,安倍內閣的支持率降至26.7%,這是其2012年二度出任首相以來的最低記録。14日晚間,3萬民衆聚集在日本國會門前,高呼“安倍下台”。吳寄南指出,畢竟,訪美之行象徵意義大於實質,不僅是在野黨,就連自民黨內也有不少批評安倍的呼聲。

“在9月自民黨總裁選舉前,日本媒體可能還會迎來對首相醜聞爆料的高髮期,”劉江永指出,更重要的一點是,“森友學園醜聞”併不僅僅是政府作假、撒謊的信任危機,首相及其夫人支持的這所幼兒園可以説是培養右翼接班人的基地。因此,其背後還有一層宣揚錯誤歷史觀和戰爭觀、將日本與鄰國關系引向更危險未來的政治問題。它將來可能逐漸吸引各方關注,也將使安倍政府的修憲運動遭遇更大阻力。

如今,就連安倍的“政治導師”——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也開始對其“心灰意冷”。小泉14日接受採訪時表示,“情況已經越來越危急,在6月20日新一輪國會會議結束後,安倍可能辭職。”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