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特朗普的精明與失策

2018-04-08 11:3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梅新育

貿易戰再次升級。4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髮表聲明稱,已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考慮在“301條款”下對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是否合適。

聲明一出,美國國內恐慌情緒蔓延,美股大幅下跌。6日,紐約股市三大股指再次全部收跌,道指暴跌750點後收跌超550點,標普跌2.2%,納指跌2.28%。

針對此次特朗普“加碼”,商務部在召開的新聞髮布會上稱,如果美方公布1000億美元方案,中方將毫不猶疑立刻進行大力度反擊——

“我們按照底線思維的方式,做好了美國進一步升級行動的准備,併擬定了十分具體的反制措施,我們不會挑事,但如果有人挑事,我們會堅決迎戰,中國人辦事歷來是十分認真的,我們一定説到做到。”

然而反觀美國國內,似乎沒有這麽堅定。在特朗普“獅子大開口”後,白宮官員急忙“滅火”,先是幫忙解釋特朗普的1000億美元指的應該是進口商品價值而不是徵稅總額,隨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也立即髮表箇人聲明稱,追加關稅“沒有任何一項會立即生效”。在過去幾天中,特朗普新上任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及其他美國政府官員都在努力降低美國國內對貿易戰的恐懼,稱美國仍然可能與中國達成協議。

貿易戰上,特朗普與自己的執政糰隊自相矛盾,雙方難以自圓其説的背後,其實透露着特朗普總統精明的打算。

“找場子”

“真要成爲史詩級貿易戰了”——特朗普剛宣布要追加千億美元對華貿易戰金額之後,一位朋友給我髮來這樣留言。

是的,即便是最初髮布的500億美元貿易戰的規模,也已經創造了中國外貿史上的紀録了,更何況再度擴大到合計1500億美元呢?倘若成真,那很可能是世界貿易史上雙邊貿易爭端涉案貿易額最高紀録,而且超過了去年美國對華貨物貿易出口總額。

但從目前情況來看,一向自詡自己“交易的藝術”的特朗普這次追加貿易戰金額應該是虛張聲勢,手頭應該暫時還沒有一箇現成的向中國追加貿易戰金額的商品清單。這從他的聲明全文中即可看出來——

“已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考慮,根據301條款,增加1000億美元的關稅是否適當,如果適當,則應確定徵收這些關稅的産品。”

也就是説,目前特朗普僅僅是指示美國貿易代表研究1000億美元可能性。對比此前籤署備忘録正式髮起500億美元貿易戰時提出了公布清單的明確時間表,這次聲明的差異顯而易見了。

根據美方今年前不久對中國的倨傲態度,以及此前的美國社會、國際金融市場輿論,中國4月4日對美方挑起的500億美元貿易戰髮動同等力度、同等規模的反擊,應該是出乎他們意料之外,情急之下,特朗普急於髮箇聲明“找回場子”。

之所以如此,不僅僅是因爲他一貫津津樂道的談判“交易的藝術”就是要玩弄懸崖邊緣戰術威懾嚇倒對方,從而爲自己贏得盡可能有利條件,也是因爲他需要維持自己在國內選民中的對外“威猛”形象。

 圖/視覺中國

圖/視覺中國

“吸粉”

今年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年,這在特朗普和他所在的共和黨看來,都是格外重要的一件大事。而在美式競選政體下成功的政客,都很善於在自己的選民中營造箇人崇拜形象。

比如,在特朗普的“死忠粉”中,流行的都是“川爺必勝”之類語言。再加上特朗普的性格使然,旣然説大話不多費勁,説小話也不省勁,那就不妨先放出箇“一千億美元”的大炮仗出來,先聲奪人吸引公衆注意再説。

這場“史詩級貿易戰”髮展至今,“500億美元”、“一千億美元”,究竟是加徵關稅的貿易額還是加徵關稅的金額,在籤署備忘録和這次聲明之後,都先是在市場上引髮理解分歧,然後由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出面確認是指涉案貿易額。在我看來,這恐怕也不是因爲特朗普語言粗疏導致歧義,而是他蓄意制造這種理解歧義,以求增強其舉動在第一時間的衝擊力,是一種刻意營造的“粗疏”。

前幾天我先後與多家市場機構討論這次中美貿易戰,當時就一再強調,美歐西方國家的貿易戰本來就有很大成分是打給國內選民看的,是爲了實現宣傳“吸粉”效果最大化,主動髮起貿易戰的決策者有著強烈的內在動機,把貿易戰演出得盡可能一波三摺。

而根據特朗普這人的經歷、言行風格及其作爲真人秀巨星的特長,同樣的一場貿易戰,在他手里肯定會比在彆的美國總統手里更加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精彩紛呈”。

今年的中期選舉更進一步強化了他充分髮掘這場貿易戰“吸粉”潛力的內在動機。今天特朗普宣布追加千億美元對華貿易戰金額,就充分體現了特朗普的這種風格和“特長”:旣能滿足他在中國迅速宣布500億美元貿易戰報複清單之後“找回場子”的需求,又能給自己留下足夠的機動空間,何樂而不爲呢?

心理戰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都髮現了美方這幾天,一會兒説和談,一會兒又增加徵稅,幾乎是一日三變。比如,在特朗普籤署備忘録之後,由於市場反應比較強烈,美國的商務部長、貿易談判代表和白宮經濟學家相繼出面安撫市場,聲稱“在談判”之類雲雲。

我認爲,這一方面是平複本國國內市場蔘與者的情緒和心理預期,另一方面恐怕是美方貿易戰糰隊操縱中方市場蔘與者心理,以求增強打擊效果的策略。

從人的心理來看,當壞事最終成爲現實時,假如事前預期就很悲觀,當事人情緒不會惡化到哪里去;假如事前預期樂觀,當事人心理就要遭受重創了。

這次特朗普先髮聲安撫市場,在中國市場蔘與者中制造樂觀預期,以至於中國媒體中一度流傳“史詩級貿易戰一天之內就煙消雲散”之類樂觀説法,情緒連日上揚。然後猛然宣布加徵關稅500億美元貿易額清單,可以最大程度重創中國市場蔘與者心理,制造恐慌氣氛,以增強美國在談判中的心理優勢,這是一種策略。

從這箇方面來看,特朗普的貿易戰糰隊主要領導確實不愧是貿易戰老手,很有幾把刷子。同時也提醒我們的市場蔘與者,不要指望迅速結束這場貿易戰,要增強政治定力,不妨重溫一下《論持久戰》。

戰術

特朗普的貿易戰糰隊主將都是貿易戰老手,此前向其它國家髮動貿易戰取得了不少“戰績”,確實很有幾把刷子。但根據目前這幾輪的表現,美方貿易戰“作戰藝術”表現得比此前預期想象要差,沒那麽“英明神武”。

這在500億美元貿易戰清單和宣布時間上表現得比較明顯——

同樣是500億美元貿易額,美方宣布的清單涉及1300項中國産品,我方反擊清單涉及106項美國産品;美方涉案出口商品平均每項出口額相當於中方涉案出口商品平均出口額的12倍還多,換言之,美方每項涉案出口商品受打擊強度相當於中方商品的12倍還多。貿易戰旣然是“戰”,那與真槍實彈的戰爭一樣是“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顯然,我方對這項原則掌握得更好。

其次,美方宣布清單和這次宣布擴大規模的時間選擇考慮不夠周到。

可能特朗普的糰隊沒有充分考慮,這場中美貿易戰不像彆的貿易戰那樣只有貨物貿易一箇戰場,而是涵蓋服務貿易、金融市場,甚至有可能影響很多政治事務合作。

在貿易和金融市場兩箇方面,打貿易戰的原則應當是盡可能重創對方而少傷及自身。正因爲如此,我原來預計美方會選擇在7號或8號宣布500億美元清單,這樣讓清明節後開市的中國股市首當其衝蒙受第一波最沉重打擊,待10多箇小時之後美國股市開市,打擊已經被消化掉了很大一部分,對美國股市的影響有限。但美方選擇在中國4日凌晨、美東3日下午宣布500億美元貿易戰清單,對中國股市影響僅1箇交易日就迎來了清明休市,反觀美國股市,則要被連續影響三箇交易日才休市。

這回特朗普宣布擴大戰端,也不是8號,而是美東時間4月5日(周四),固然因在中國宣布報複清單之後很快反擊而可在“川粉”中贏得一時之歡呼,但結果是美東時間周五開市的美股要承受額外壓力,卻削弱了清明開市後對中國股市的殺傷力。

《孫子》有雲:“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特朗普本人及其糰隊在此戰時間選擇方面恰恰給孫子的教誨提供了一箇反面例證。

相比之下,我方宣布500億美元報複清單的時間選在4月4日下午,宣布之後就休市了,清明後才重新開市,把對自家金融市場的衝擊副作用降低到了最小程度。兩相對比,在時間選擇上孰高孰低,不言而喻。

面對美國貿易戰壓力,正如我方無論外交部或者商務部等多位髮言人所稱,我們會奉陪到底。正如《孫子》有雲:無恃敵之不我攻,而恃我之不可攻,我們在應戰中也要作最壞的打算。

盡管應對貿易爭端壓力是我們長期的任務,但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有效應對了這場“史詩級貿易戰”之後,對我們日後的應對貿易爭端工作會帶來很多好處,會抑制貿易夥伴的道德風險,如同這回這樣無理至極的貿易戰重演概率會大大降低,甚至在相當一段時間內消除。

(來源:俠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