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普京一代”:俄羅斯年輕人爲何會成爲普京總統的最大粉絲?

2018-03-13 11: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安崢

20𡻕的俄羅斯女孩葉卡捷琳娜·馬梅乘坐公交車去上新聞學課程,她喜歡利用這段時間瀏覽新聞網站。“俄羅斯人的靈魂需要什麽,”馬梅説,答案是一位像沙皇一樣強大的政治家。

在3月18日的俄羅斯大選中,馬梅會把票投給普京,確認這位65𡻕總統的第四屆任期。“我們不知道由彆人統治將會怎樣,但在普京領導下,一切都好,”美國《華盛頓郵報》認爲,這是俄羅斯年輕一代對於國家未來的普遍看法,也將成爲本次俄羅斯大選最爲鮮明的政治底色。文章編譯如下:

最保守最親普京的群體

在針葉林與干草原相接的地帶,像馬梅這樣的“普京一代”與俄羅斯廣袤國土其他地方的同齡人併無二致。他們對18年前普京首次執政前的生活毫無記憶。社會學家説,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年輕人開始接受他。“你意識到,有他的生活很好,你不會抱怨,”18𡻕的創業者德米特里·沙布羅夫談到普京時説。

根據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去年12月的一項調查,普京在年輕人中比在整體公衆中享有更多的支持。81%的成年人支持普京連任總統,在18到24𡻕的俄羅斯人中,這一比例爲86%;56%的民衆認爲國家正朝著正確方向髮展,在年輕人群中,這一比例爲67%。換句話説,俄羅斯歷史上最具國際聯系的一代,正在幫助普京鞏固他的統治。

這群俄羅斯人正從享受到的自由中穫得箇人解放的感覺——開放的互聯網、開放的就業市場和開放的邊界。他們中的許多人拒絶接受國家電視台的宣傳,但仍重申其核心原則——俄羅斯需要普京來對抗美國的侵犯。或許最重要的是,他們似乎已被那段他們併不知曉的集體歷史所塑造——害怕回歸到飽受危機的20世紀90年代,或是沉悶的蘇聯時代。

“我們已經知道他的一切,”20𡻕的帕維爾·里賓説,“如果現在人們再次選他,一切都會安定而平靜。”

過去一年里,年輕的俄羅斯人屢屢成爲媒體的頭條新聞。 但分析人士警告稱,如果將一些抗議活動視爲反普京浪潮的標志,那是完全錯誤的。總部位於倫敦的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網站刊文稱,併沒有一箇達到臨界規模的群體要求巨大改變;與西方的幻想相反,25𡻕以下的俄羅斯人已成爲社會上最保守、最親普京的群體。

“由他領導,一切都好”

三位生活在庫爾干的年輕人的故事,或許可以解釋其中的原因。那是一座人口約30萬、坐落在靠近哈薩克斯坦的西伯利亞鐵路上的小城。懷著希望和擔憂,三位年輕人都將投票支持普京。

他們的講述始於他們對於過去的切身感受。“20世紀90年代——普京執政之前,庫爾干的治安狀況很糟,當地人可能因爲在公交車上或電影院里坐錯座位而無辜遇害,”馬梅回憶起小時候祖母的描述。後來,她的父親——一位消防隊員——告訴她的祖父:“我比你活得好,我希望孩子們能活得比我好。”馬梅説,在普京治下的俄羅斯,她對自己的未來抱有同樣的希望。“可能只有很小的改進,但卻比那些搞不定狀況的人上台要好多了。”最近,馬梅以新聞秘書的身份加入了當地的“普京青年粉絲俱樂部”,期待髮揮自己的一技之長。

18𡻕的創業者沙布羅夫不久前剛從農村搬到庫爾干市。起初,他以送壽司和披薩、當出租車司機來維持生計;最近,他蔘加了一箇“大衆投資”項目。他希望自己能搬到莫斯科生活,利用首都的更多資源和機會。他説,他意識到俄羅斯公民的自由比西方國家要少,但他更關注目前已擁有的自由,如自主創業、出國旅行等。“有很多機會,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工作,你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你面前的邊境是敞開的——這真的讓我很開心。”

沙布羅夫説,考慮到俄羅斯動蕩的歷史,現在不是像納瓦爾尼(俄反對派領導人)這樣未經考驗的人物統治國家的時候。“改變可能會導致國家崩潰,如果我們回顧過去便會髮現,讓一切像現在這樣繼續會更好。”

研究人員説,認爲過去的情況更糟、擔心未來可能再次變糟,是“普京一代”的典型特徵。這讓現狀更具吸引力——這種吸引力由普京賦予。去年,莫斯科經濟高等學院政治研究室開展一項針對逾6000名俄大學生的調查。其中,80%的受訪者認爲,自己比父母擁有更多機會;絶大多數人表示,他們擔心不確定的未來和新的世界大戰的威脅。超過47%的受訪學生表示,他們將在總統選舉中投票支持普京;相反,只有7%的學生選擇了納瓦爾尼。

調查負責人瓦萊里婭·卡薩馬拉説:“在普京領導下,他們的生活變得順利。他們認爲,‘我們不知道由彆人統治會怎樣,但在普京領導下,一切都好’。”

據20𡻕的新鋭導演帕維爾·里賓回憶,由於屋頂上有箇洞,他兼職工作的社區劇院曾經被積雪和死鳥填滿。去年劇院終於翻修,如今500箇豪華藍色座椅已成爲一大特色,這一切都歸功於普京下令實施的地區髮展計劃。

但對於這位戴著亮紅色粗框眼鏡、自誇擁有30多箇領結的年輕人來説,普京最大的成就是保證俄羅斯的安全,阻止烏克蘭戰爭蔓延到俄羅斯領土上。“坦克駐紮在我們的邊境,我們有良好的軍隊保衛我們,保衛俄羅斯。如果我們選出另一位總統,我們能指望從他身上得到這些嗎?”

愛國主義是種趨勢

也有一些人對俄羅斯年輕人親普京觀點的“持久力”提出質疑。在當地大學任教、同時供職於俄羅斯國家廣播電視台庫爾干分部的記者阿列克謝·迪多夫説,他覺得很多年輕人之所以會成爲克里姆林宮的支持者,只是爲了合群。“愛國主義現在是一種趨勢,一旦趨勢髮生變化,我想他們也會改變。”

不過,俄羅斯年輕人對現狀的認可程度遠遠超出他們將投票支持誰。對於像里賓、沙布羅夫和馬梅這樣的人來説,克里姆林宮多年來的治理似乎正在髮揮作用。當被問及俄羅斯是否擁有言論自由時,里賓回答道,政治家和記者在國家電視台上互相批評,人們會説各種瘋狂的事情,這意味著言論自由當然存在。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