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華府觀察 | 特朗普會是下一次金融危機的“爆破手”嗎?

2018-03-12 17:4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評論員 胡麒牧

08年金融危機爆髮以來,美聯儲通過以量化寬鬆爲主的貨幣政策使美國經濟逐漸從危機中恢複過來,美國政府也加強了對金融業的監管。雖然2014年底美聯儲宣布退出量化寬鬆,但美國經濟複蘇的腳步併未停止。

金融危機結束十年以來,美國經濟實現了一輪長達103箇月的擴張期,道瓊斯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較危機期間均翻了兩番。

2月5日美國道瓊斯指數

2月5日美國道瓊斯指數

不過隨著今年2月初美國股市出現幅度超過10%的暴跌,市場對美國經濟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擔憂情緒上升,有的觀點甚至認爲這次股市暴跌會觸髮新的金融危機。

08年金融危機爆髮前的美國,一方面,實際工資率處於下降通道,居民支付能力不足;另一方面經濟過度金融化,資産泡沫化嚴重,社會財富分配向資本收益而不是勞動收入嚴重傾斜

這就導致在住房市場上,居民支付能力不足與房貸市場的過度金融化之間矛盾激化,當美聯儲上調利率時,房貸資金鍊斷裂,房貸衍生品市場崩盤,然後蔓延到其他市場,最後形成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機。

顯然,提高居民支付能力旣可以得到選民支持,又能化解潛在的金融危機。而要提高居民實際支付能力,無非是提高收入和減稅。減稅已經在特朗普的政策籃中了,但提高工資率顯然會受到資方的抵制,所以特朗普採用了通過促進就業來提高居民總體支付能力的策略。

目前特朗普爲實現美國經濟的複興,提出了以髮展實體經濟來促進經濟增長和就業的施政綱領,力圖通過減稅、促進基建、貿易保護、增加金融支持等幾方面的政策措施來提振本國制造業,推動“再工業化”。

不過,所謂“再工業化”、制造業回流,恐怕難以實現其預期目標。對於技術密集型的高端制造業可以回流(事實上美國的大部分高端制造業本身就留在國內),但高端制造業能夠提供的工作崗位有限。中低端制造業雖然可以提供大量就業崗位,但美國人工成本過高,容易出現成本拉動型通貨膨脹。

而且如果不按照比較優勢原則和資源稟賦條件在全球範圍內組織生産,而是通過稅收、投資、貿易政策將中低端制造業強留美國國內,其結果就是企業因産品生産成本過高而沒有國際競爭力,然後企業利潤降低、破産,最後又帶來新的失業,這就與特朗普的通過制造業回歸來促進就業的初衷相違背。

不過好在特朗普的大部分政策如減稅和貿易保護在短期內都是利好其國內制造業的,中長期也不至於帶來經濟的系統性風險,如果説特朗普給美國經濟安了一顆定時炸彈,那這顆炸彈就是對金融業“去監管”。

 美國國會於2010年正式通過《多德-弗蘭克法案》,提高金融監管

美國國會於2010年正式通過《多德-弗蘭克法案》,提高金融監管

08年金融危機過後,爲加強金融監管,美國國會於2010年正式通過《多德-弗蘭克法案》,對金融業的資本金充足率、槓桿率、衍生品交易等方面提出了更嚴格的監管要求,提高了金融系統的穩定性和透明性。但特朗普認爲對金融業的嚴監管降低了資源配置的效率,減緩了美國經濟複蘇的步伐。

從特朗普的施政綱領來看,給金融業鬆綁的初衷是想通過美國髮達的金融服務來扶持實體經濟,爲制造業的振興提供更好的融資環境。不過一旦放鬆對金融業的管制,華爾街金融資本就會充分展現其逐利本性。資本不會按照特朗普的設想進入制造業,而是去制造更大的資産泡沫。美國政府通過近十年的嚴監管維持了金融體系的穩定,如果此時給金融業鬆綁,無異於放虎歸山,後患無窮。

雖然目前金融“去監管”尚未進入實質階段,但特朗普還有至少三年任期,可以預期的是這三年中他的糰隊會通過各種方式不斷給金融業鬆綁。對於美國這種已經過度金融化的經濟結構,金融危機的根源在實體經濟,但導火索肯定在金融業。雖然創新是金融業髮展的主旋律,但過度的金融創新會放大風險形成危機,使實體經濟遭受重創。

當然,短期來看,美國重新爆髮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是因爲美國目前的實體經濟指標堅挺,擴張期尚未結束,而且特朗普的減稅、基建、貿易保護政策短期內對國內實體經濟利好;二是特朗普的金融“去監管”措施從提出到付諸實施再到效果顯現還需要時間。但從中期來看,金融危機是一箇累積的過程,由量變引起質變,一旦爆髮就會出現連鎖反應,而且很難停止。如果美國經濟的內生矛盾得不到不解決,新的經濟危機是無法避免的。


作者簡介:胡麒牧,亞太智庫研究員,中鋼集糰高級經濟師。

華府觀察專欄作者均爲國際問題專家及資深新聞從業人員,長期從事國際研究和報道,他們秉承亞太日報原創、獨家、深度、開放、聯動的理念,以獨特的視角評述當今國際大事。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