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特朗普爲何強推鋼鋁關稅?美國真能“輕松”贏得貿易戰?

2018-03-12 11:4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不顧共和黨議員的反對、白宮最重要經濟顧問的辭職以及歐盟開出的報複性清單,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四正式籤署公告,宣布對進口鋼鐵和鋁産品分彆徵收25%和10%的關稅。但由於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他決定對加拿大和墨西哥暫時免徵此類關稅,同時允許澳大利亞等箇彆國家也申請免除。

特朗普説,美國的鋼鋁産業將因此穫得保護。但許多美國經濟學家和企業人士均稱貿易保護主義得不償失,將拖累美國整體經濟的髮展。鋼鋁關稅真的能讓美國鋼鋁産業重穫增長?特朗普難道不擔心美國經濟受到衝擊?

籤署當天,美國政府官員稱,對加墨兩國的豁免能持續多久,將取決於北美自貿協定(NAFTA)重談的進展。未來是否還有其它國家能穫得免除,也將取決於他們是否有其它令人滿意的解決所謂貿易不公的方法。這不免令人懷疑,特朗普意圖用關稅威脅其它貿易協定的談判。

與此同時,美國的貿易逆差正在持續擴大。1月的貿易逆差爲566億美元,創下自2008年經濟衰退以來的新高。特朗普堅稱,這是由於貿易協定和政策不公平導致的。事實真是這樣嗎?

美國歷史上鮮見如此大規模的、可能持續很長時間的鋼鋁關稅,特朗普如此一意孤行不擔心引髮全球貿易戰?若真的爆髮貿易戰,美國真能如特朗普所説的“輕松穫勝”嗎?

圍繞這些問題,界面新聞採訪了對外經貿大學世界貿易組織(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教授和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蘇慶義。以下爲採訪內容,經過編輯整理。

界面新聞:鋼鋁關稅政策真能保護到美國的鋼鋁産業嗎?

屠新泉:美國之前從未實施過如此大規模的關稅措施。過去的貿易保護政策往往是有重點、有針對性的,比如針對日本、歐盟或者部分産品,但從未實施過像現在這樣,對所有國家徵收25%的關稅,而且還要長期持續下去。

但從以往經驗來看,貿易保護主義基本沒有用,鋼鐵行業在美國得到保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從1960年代開始,鋼鐵産業就一直享受各種貿易保護,但依然在不斷衰落,所以併沒有什麽真正的用處。

蘇慶義:短期內,關稅保護應該可以保護到美國的鋼鋁産業,畢竟限制了外國進口。但中長期不好説,如果鋼鋁産業保護因爲成本影響到下游行業,會反過來對鋼鋁産業産生負面衝擊。另外,如果外國實施相關應對措施,也會影響美國的貿易和經濟,對美國鋼鋁造成負面影響。

界面新聞:分析人士稱,鋼鋁關稅很可能會拖累美國整體經濟。您認爲呢?

屠新泉:美國經濟增長受影響這是肯定的,因爲提高了一種重要基礎材料的成本,所有用戶都要付出更高的代價。這箇代價是由除了鋼鐵生産企業之外的所有美國人來支付的。

蘇慶義:是否影響美國經濟,還得看外國是否報複,從而造成整箇世界經濟形勢的惡化。

界面新聞:誰將是關稅政策最大的贏家和輸家?

屠新泉:最大的贏家肯定是美國的鋼鐵公司,輸家就是對美國出口鋼鋁最多的國家。

蘇慶義:關稅保護,贏家和輸家難以判斷,而且不能以贏和輸來進行甄彆。

界面新聞:暫時免除加拿大和墨西哥,美國這是利用關稅威脅北美自貿協定重談?

屠新泉:這是美國的慣用套路。美國之所以能這樣做,是因爲它是全球第一大進口國,或者説是全球最大市場。它用市場做籌碼來脅迫或要求其他國家作出一些讓步。這併不是美國第一次這樣做,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

這次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做法,就是赤裸裸的要挾,美國一直這樣做。就看加墨能不能接受了。從歷史上來看,美國也經常用這樣的手段來要挾日本,然後日本就都接受了。

界面新聞:美國之前幾任總統也採取過類似徵收關稅的措施,如2002年小布殊就對鋼鐵産品徵收8%至30%的關稅,但因爲效果不好,一年多之後取消了。爲何美國政府總是喜歡嚐試對鋼鐵産品開徵關稅?

屠新泉:這是美國的一種貿易政治。犧牲大部分人的利益,來贏得小部分人的支持。但是這一小部分人穫得的利益很明顯,如鋼鐵公司。而犧牲的那部分利益很寬泛,分攤的人很多,所以影響較小。因此從政治上來看,一般是合算的。

比如對受到影響的汽車生産商而言,鋼鐵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併不是價格的主要組成部分,髮動機、軟件、設計等才是。鋼鐵成本只是其中的小部分,鋼鐵價格提高一點兒,落實到汽車價格的提高上,併不那麽明顯。對消費者來説,就更不明顯了。

但這次有一點不太一樣,以前的反傾銷只針對一箇國家的一小類産品,對美國國內的企業和消費者來説,沒什麽感覺。而此次關稅的面很寬,涉及到全部的鋼鐵和鋁産品,這是前所未有的。針對幾乎所有國家,這也是從來沒有過的。從幅度、力度來説,這很少見。相應的,需要付出的成本也將比較高。

另外一箇意義是,對政治家而言,這表示他做了事情,兌現了競選時的承諾。當年特朗普的主要競選承諾,基本上多多少少都兌現了一點。2017年特朗普的重點主要集中在限制移民、廢除奧巴馬醫改,以及稅改,現在則是保護藍領工人、實施貿易保護。

蘇慶義:這里面有路徑依賴的問題,鋼鐵是美國歷史上的傳統優勢産業,後來開始沒落。但是鋼鐵影響整箇制造業,而且能吸納就業,因此美國政府總是希望振興這箇行業。

界面新聞:特朗普一直堅稱,旣有的貿易協定和政策對美國不公平,導致美國的經濟利益受損,這是事實嗎?

屠新泉:貿易逆差不僅僅是由貿易政策決定的,更多是由經濟因素決定的,是不受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客觀市場經濟規律導致的。但是特朗普不承認,想把美國的貿易逆差問題全部歸咎於規則和政策。規則和政策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但絶對不是主要的。

另外,這些規則都是美國人自己定的,有誰能強迫美國接受彆人制定的規則呢?連WTO法都是美國人寫的,所以能怪誰呢?

界面新聞:特朗普的鋼鋁關稅會升級成全球貿易戰嗎?如果髮生貿易戰,美國真能像特朗普所説的“輕松穫勝”嗎?

屠新泉:輕松穫勝當然不可能。比如歐盟的報複方式,美國怎麽穫勝呢?如果雙方都這麽做,美國對歐盟的貿易逆差併不會減少。如果所有國家都這麽做,那就相當於沒變化,貿易逆差還將維持現狀。特朗普説,美國有8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所以打貿易戰就一定能贏,我不懂他怎麽箇贏法。除非就徹底不做貿易,但怎麽可能呢?

不過,特朗普覺得自己現在有資本這麽做。美國經濟這兩年確實不錯,無論是股市還是就業率,都很好,所以他有這箇底氣,説白了就是不怕彆人報複。報複沒問題,但是對美國的就業和經濟不會有太大影響,他也不在乎。

另外,特朗普心里始終認爲,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所以不論是脅迫、壓迫還是欺負其它國家,他都認爲自己有這箇底氣。至於規則,根本不在他的眼里。

蘇慶義:説髮生貿易戰還過早,但是全球貿易摩擦和衝突升級是很可能的。貿易戰沒有贏家。

界面新聞:開徵鋼鋁關稅將給中國經濟和中美貿易關系帶來什麽樣的影響?

屠新泉:這箇事情併非針對中國一家,沒有太大影響。

蘇慶義:對中國影響有限,但是美國的姿態或將造成中美經貿摩擦升級。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