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观点 » 正文

亚太圆桌会丨王者荣耀:大限将至?

2018-02-28 14:01: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杨思遥 周馨怡

作为 “国民级”手游,王者荣耀在农历新年迎来当头一棒。据手游数据公司App Annie统计,在2017年全年收入一直称霸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的《王者荣耀》滑落至全球iOS收入第三。

一、从回炉重造到王者荣耀

作为一款2015年11月26日在Android、IOS平台上正式公测的MOBA(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类手机游戏,《王者荣耀》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起步、发展、鼎盛三个时期。

2015年,MOBA类手游市场还是一片蓝海,腾讯顺势推出两款MOBA类游戏,其一就是现在的《王者荣耀》。刚推出时,打着还原端游MOBA精髓旗号而宣传的腾讯给它取名为《英雄战迹》,后改为《王者联盟》,主打3V 3 和闯关、冒险、养成等模式。前期的《王者荣耀》被同时期腾讯推出的另一款MOBA游戏《全民超神》各方面碾压,最终只能回炉重造。

《王者荣耀》初期的游戏界面

《王者荣耀》初期的游戏界面

经过天美工作室的反复修改,上手简单、易操作+社交导流的《王者荣耀》重新上线。它不仅收割了一大批从《英雄联盟》等MOBA类端游转过来的核心玩家,还俘获了一群女性玩家和小白。2016年第四季度,MOBA类手游一举越过休闲益智类登顶最受欢迎游戏榜首。2017年,王者荣耀迎来大爆发。5月,注册用户规模超两亿; 12月,日活跃用户达6400万人。此时的王者荣耀已站在MOBA类手游的顶端,红海已成。

这款传说光靠卖皮肤就能日进1.5亿人民币的游戏,每出一款新英雄和皮肤,就会登上微博热搜榜;用户自产内容和自带热搜体质,让王者荣耀话题度在两年的时间内不减反升。强大的吸金力话题度,令其他游戏难以望其项背。对手,于王者荣耀而言,不存在的。

拥有如此吸金能力、高话题度并被各大媒体争相追逐的王者荣耀却在农历新年痛失全球iOS收入榜首的位置。

二、失掉全球游戏收入第一:背后的故事

首先,年初爆红的女性向恋爱手游《恋与制作人》和养成系手游《旅行青蛙》强势地分走了《王者荣耀》累积的一部分女性玩家。女性玩家纷纷转向这两款游戏,为其高调氪金。

《恋与制作人》和《旅行青蛙》玩家的自发调侃,登上微博热搜。

《恋与制作人》和《旅行青蛙》玩家的自发调侃,登上微博热搜。

《恋与制作人》的土豪玩家包下户外广告屏为游戏人物庆生。

《恋与制作人》的土豪玩家包下户外广告屏为游戏人物庆生。

其次,《王者荣耀》虽是手游界的常青树代表,但它无法跳脱游戏本身的生命周期。更别说,在这个充斥着速食文化的浮躁时代,新游戏如同天女散花层出不穷,“喜新厌旧”玩家还能对一款已有两岁的高龄手游长情吗?

另外,游戏市场的内外夹击。一方面,腾讯旗下的天美工作室在2017年年末又推出了手游《QQ飞车》,顺利挤入全球iOS收入十强,无形中分走《王者荣耀》的一杯羹。另一方面,国外游戏厂商在圣诞和新年纷纷推出假日优惠活动,拉动了游戏业绩增长。

三、走向何方?

尽管存在游戏平衡性差、服务器渣、小学生坑队友等问题,但作为一款面世两年多的手游,《王者荣耀》站在中国手游市场的顶端傲视群雄不是没有原因的。它懂得倾听玩家的声音。立足于满足玩家的需求,《王者荣耀》不断地做出修改与更新。当玩家抱怨受够了猪队友、玩腻了双阵营对决,天美工作室就开发“五军之战”让玩家在农药中尽情地秀。

王者荣耀的制胜之处,也是一把带来负面影响的双刃剑。作为一款上手门槛极低的爆红手游,《王者荣耀》吸引了大批低龄玩家,据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王者荣耀》的“00后”用户占比超过20%。上至大学生、下至小学生都沉溺于这款手游,“杭州13岁学生因玩王者荣耀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广州17岁少年狂打王者荣耀40小时,诱发脑梗,险些丧命”;“低龄玩家为购装备,盗刷父母银行卡”……在商业走向成功的同时,《王者荣耀》也成为各大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在人民日报五评农药后,腾讯推出“史上最严”防止沉迷游戏多项措施。虽然腾讯推出防沉迷系统来承担它口中的“社会责任”,但在仍不买账的家长和媒体面前《王者荣耀》的风评一落千丈。

沉溺于手游的青少年

沉溺于手游的青少年

失掉金钱,失去很多;失掉人心,失去一切。

如同人有生命时限,《王者荣耀》也有游戏生命周期,它终究逃不过衰落的命运。不过从目前《王者荣耀》的表现来看,说它已经走到其生命周期的尽头,似乎还言之过早。但不管是否在走向衰落、是否在被玩家逐渐抛弃或者在被世人遗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王者荣耀》是中国MOBA类手游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