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美國曾數次閲兵,爲什麽一些美國人卻對特朗普的大閲兵想法感到不安?

2018-02-12 14:43: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安崢

1865年5月23—24日,美國南北戰爭結束、第16任總統林肯遇刺幾周之後,15萬名北方聯邦軍隊士兵盛裝通過華盛頓的賓夕法尼亞大道。北方聯邦軍隊總司令格蘭特將軍和新總統約翰遜一同坐在VIP包廂里,觀看當時美國歷史上最盛大、最精心設計的一次軍事展示。格蘭特很懷疑,其他任何國家的任何糰體,民衆與民衆、軍人與軍人,曾像這樣“聚在一起”。

美國“政客”網站稱,和格蘭特將軍一樣,特朗普總統也喜歡大閲兵。更“幸運”的是,他享有下令組織一場類似儀式的憲法權力。如今,他已指示五角大樓策劃一場盛大閲兵,在首都展示美國軍人、坦克以及各式武器裝備。

打破“常態”

表面上看,這和1865年的大閲兵大同小異。實際上,它們完全不同。

與其“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理念一致,特朗普希望通過展示海陸空三軍以及武器庫的廣度和深度來彰顯力量。“政客”記者喬舒亞•紮茨指出,沒錯,美國此前曾數次公開展示軍事實力,但這些歷史“瞬間”提醒我們,特朗普的提議違反了美國的政治常態。在1865年、1919年和1945年,大規模閲兵都用來慶祝軍隊凱旋——軍人將重返尋常生活,標志著戰時動員和大規模志願軍的解散。這些軍事遊行與長期的政治傳統保持一致,那就是對常備軍保持警惕。

從這箇意義上看,特朗普的閲兵只是一箇標尺,丈量出他與長期傳統偏離多遠。

紮茨認爲,在美國歷史上,對於“殘忍地”展示軍事力量的厭惡情緒根深蒂固。18世紀晚期,那些推動反殖民運動的人們,深深沉浸在英國輝格黨反對派的思想傳統中。他們認爲“常備軍”——由專業士兵而非志願民兵組成、和平時期和戰時都存在的常設機構——是暴君的工具。

當美國制憲者在憲法中編入“權利法案”時,他們特意列入第三修正案,禁止在和平時期對平民家庭強制徵兵。紮茨認爲,這一措施不僅是英國軍隊的真實經驗,也反映出美國人對職業軍人的不信任。17世紀90年代早期,美國國會就是否擁有一支常備軍隊,以及是否要對軍人數量設定3000人的上限進行辯論。當時,很多民主共和黨人同意設限,但時任總統喬治•華盛頓表示反對。他嘲諷稱,應該列出一項附帶要求:任何人數不足3000的外國敵人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入侵美國。最終,華盛頓贏了。這箇國家將有一支常備陸軍和海軍,而且沒有特彆的人數限制。

盡管如此,在最初的75年里,美國只維持了一支規模很小、分布廣泛的軍隊。在內戰前夕,由一支小型軍官糰領導的僅1.6萬人的部隊構成美國全部軍力。直到1863年大規模徵兵時,美國軍隊才暫時壯大到令人印象深刻的人數:戰爭頂峰時期,聯邦政府軍在役軍人人數超過250萬。1865年舉行大閲兵時,他們中的許多人都爲自己即將複員感到自豪。

“最後的歡呼”

用費城人的話説,內戰遊行“是人們對自由政府的一種贊揚”。北方聯邦軍不是一支常備軍,它由平民百姓組成——包括小店主、農民、大學教授和律師,他們將離開華盛頓,回歸平民生活。到1866年1月,只有9萬軍隊駐紮在南方。到1860年代末,只有一批數量很小、日益孤立的職業官兵努力執行重建時期的法律,只有一支規模稍大的軍隊分散在廣闊的西部邊疆,爲擴建鐵路和開疆拓土提供“肌肉”。紮茨認爲,對於亞伯拉罕•林肯組建的龐大軍隊來説,大閲兵只是最後的歡呼。

1919年的情形如出一轍。當時逾20萬一戰期間的步兵在全國範圍內舉行了約450場勝利遊行。浩蕩的遊行隊伍從紐約市綿延到賓州首府哈里斯堡。就像內戰期間的前輩一樣,他們也是大規模動員下的平民軍人:在美國宣布蔘戰前,軍隊約有14萬官兵;兩年時間里,450萬士兵應徵入伍;戰爭最激烈時期,逾200多萬美軍駐紮在法國戰場。但到1920年,仍穿著軍裝的美國人僅剩13萬。1919年的大遊行本意就是爲了歡迎男孩們回歸平民生活。

1946年1月12日也是一樣。當200—400萬紐約人在街頭歡迎1.3萬名帶著“勝利遊行”綵帶的空降兵隊伍時,全美其他幾十座城市也在步調一致地歡迎約1640萬名二戰戰士重返家鄉。這次閲兵不僅包括回國的部隊,還包括一列列36噸重的謝爾曼坦克、坦克殲擊機、榴彈炮、吉普車、裝甲車和反坦克炮。《紐約時報》評論稱,撲面而來的是各種祝福、刺耳的口哨、拍手浪潮、嘶啞的歡呼,還有源源不絶的眼淚。但是,這次勝利遊行同樣是爲了慶祝數以千萬計的老兵即將退役、回歸平民生活。到1946年春,也就是冷戰前夕,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陸軍士兵仍穿著軍裝。

顯得“軟弱”

可以肯定的是,美國人早已習慣這一觀念:我們不再生活在殖民時代;現代社會,永久的武裝力量是必要的。大約130萬現役軍人、海軍陸戰隊、空軍和水手共同組成美國今天的大規模專業軍隊。在現代化軍隊的組建過程中,美國舉行過數次閲兵,向專業軍人致意——比如著名的1991年閲兵,20萬名民衆聚集在華盛頓街頭圍觀。當年的情形似乎與之前有所不同:民衆爲永久的“常備軍”歡呼;但是,當年閲兵的起因仍然相似:慶祝美軍在海灣戰爭中取得響亮的勝利。

從這箇角度看,特朗普的計劃與美國傳統完全不符,這正是他的遊行讓一些美國人感到不安的原因。不只是自由派反對——他們可能會因爲害怕表現出反軍方的姿態而保持沈默,即使是像路易斯安那州蔘議員約翰•肯尼迪這樣的保守派,也提出“信心者通常沈默,不安者通常喧吵。美國是人類歷史上最強大的國家,所以不必炫耀”。歷史學家邁克爾•貝斯克勞斯解釋道,“他認爲,試圖模仿蘇聯在紅場上的所作所爲,會讓我們顯得軟弱。”

不過,現在的主人公是特朗普——曾對媒體報道的就職典禮人數感到不滿的人物。“政客”網站稱,他是一位歷史性不受歡迎的總統,領導着一箇深刻分裂和不安的國家。但他控制著士兵和坦克。現在,他似乎會把開國元勳們最可怕的噩夢變成現實。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