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英拉出現在北京街頭!中國外交越來越有看頭

2018-02-11 15:1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一)

英拉去哪里了?

眼尖的中國網友髮現,她最近來到了北京,逛北京廟會,買北京板慄,和她曾經也當過泰國總理的哥哥他信一起。

依然是英姿俊俏,依然是眉目含笑,在北京的英拉,長髮披肩,雜花絲巾,似乎格外放鬆。

這也得到了他信家族的確認。

他信的小女兒裴彤丹,在箇人社交媒體上,貼出了父親他信笑容燦爛的照片,併附文道:爸爸祝福各位泰國人民新春快樂,雖然他隔得很遠,但是心里卻永遠牽掛着大家!

在一張照片上,他信站在兩位中國阿福旁邊,笑容滿面,作拱手拜年狀。

在遙遠的中國,仍牽掛着泰國的同胞,很感性,其實也有太多的滄桑。

要知道,他信是流亡多年的泰國總理,英拉剛剛也被泰國最高法院判刑,泰國正要引渡英拉回國服刑。

但現在,失蹤多月的這兩箇兄妹(據説,此前一直在英國),突然出現在了北京,逛廟會,買板慄。看這箇架勢,他們應該是要在中國歡度春節了。

這也是三年後,這對兄妹第二次現身北京。上一次是在2014年的10月,他信和英拉遊故宮,逛長城,拜佛寺,在秀水街購物。有熱情的中國遊客,還送給英拉兒子一箇熊貓玩具,讓英拉念念不忘。

印象中,流亡政治家在中國這麽高調出現,是非常非常少見的!尤其要考慮到泰國和中國關系還非常密切。他信下台的最初幾年,雖然也多次到過中國,但都非常低調。

但最近這兩次,似乎很不一般。   

(二)

中國現在的做法,就不怕弄殭和現在泰國政府的關系嗎?

具體的外交操作和盤算,我不是特彆清楚,但常識告訴我,這種高調露面,肯定不尋常。不尋常的背後,至少反映了中國外交價值理念正在髮生變化。

這種變化,可以用一箇詞來概括,那就是:正確的義利觀。用領導人的話講,就是中國外交要“有原則、講情誼、講道義”。

這尤其適用於他信英拉兄妹。

算起來,英拉和她的哥哥他信,都是華裔第四代,曾祖父邱順盛是廣東梅州豐順縣移民,大約於清朝光緒年間從汕頭港上船南渡,然後在泰國開枝散葉。

他信還有箇中文名字叫丘達新,英拉中文名字是丘仁樂。

2005年,他信還以泰國總理的身份,帶家人回梅州老家拜謁先祖。

在英拉執政期間,中泰籤署了著名的“高鐵換大米”協議,併通過了克拉運河修建計劃。該計劃如果修建成功,中國貨輪將可繞過馬六甲海峽,經濟、政治、軍事意義不容低估,當然爭議性也不會小。

這箇大米協議,後來泡湯了,英拉也是因爲大米收購項目,被最後推翻,現在被追捕,只能選擇流亡海外。

2014年,他信和英拉來到中國,除了在北京蔘觀外,兩人還特地回到梅州老家,在簡朴卻莊重的鄉間儀式上,他信和英拉都焚香祭祖。

合影留念時,一位瘦小的南方老太太站在中間,分站她兩旁的他信和英拉,都緊緊握住這位長輩的手。

不知閉目拜祭的時候,他信和英拉是否有一種“去國還鄉,無家可歸”的倉皇之感。故鄉人的笑容,或許可以給他們一點安慰吧。

(三)

他信英拉兄妹再次高調來北京,就可以看出中國外交作風的新變化:義利結合,主動出擊,而不再總是被動接招。

最有看點的是,去年英拉出逃,泰國全球通緝,但在風口浪尖上,英拉最初逃到了阿聯酋和倫敦,卻沒有來中國,也避免了中國和泰國之間可能的摩擦。

當時的判斷就是,燙手的山芋,還是先送給英國吧;但以後,英拉肯定還會來中國的。

果然,幾箇月後,他信和英拉,就來中國過新年了。有了英國的鋪墊,泰國應該也不至於和中國糾結。更何況,引渡英拉也只是一箇政治噱頭,英拉真回國了,泰國政府反而頭疼了。

但讓他信和英拉來中國訪問,卻也表現出中國外交的擔當。他們都是下台的政治人物不錯,但他們依然在泰國有著超高的影響力。對這樣的友好人士,中方待之以禮,也會讓其他國家友好人士認識到:中國是一箇值得交往的朋友,會雪中送炭,不會落井下石。

最後,再啰嗦幾句吧:

第一,他信和英拉,相信還會流亡一段日子。但政治總有高潮和低谷,如同巴基斯坦的謝里夫幾起幾落一樣,以他們兄妹的人氣和影響力,未必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更何況,隨著老國王的去世,泰國政局還在演變中。美女英拉還會回來的,至少會經常來北京走走。

第二,泰國人性情平和,但經常性的政治對立,還是暴露出泰國政治的撕裂。城市和農村存在一道嚴重的裂痕,上層精英與普通民衆更成了兩箇階層,民粹主義的抬頭,更加劇了政治極化的兇險。泰國的教訓,未必不是其他國家的警告。

第三,中國不會忘記好朋友、老朋友。其他國家領導人,你們放心跟中國交朋友,中國不會虧待你們。而且,“義”字在“利”字前面,更顯示了外交的道義色綵。中國外交,感覺確實越來越聰明,越來越有看頭了。

(來源:牛彈琴)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