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亞太圓桌會|直播答題火了,王思聰周鴻禕真的想讓你做百萬富翁?

2018-01-11 17:2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楊思遙 周馨怡 曾新嵐

2018年互聯網的第一箇風口來得猝不及防,電視綜藝中“過氣”許久的《幸運52》《開心辭典》搖身一變成了新晉網紅“衝頂大會”和“芝士超人”。

“國民老公”王思聰和“紅衣教主”周鴻禕都是直播競答app背後的“始作俑者”。爲了給自家産品造勢,王思聰髮了幾條號召網友蔘與的微博還在朋友圈里説“我撒幣,我快樂”,周鴻禕轉髮了小王的朋友圈截圖併説“王思聰張一鳴周鴻禕奉佑生這幾箇人爭相撒幣,你們猜猜誰會一直撒幣下去?”至此“撒幣”已經成爲砸錢做直播答題的專有名詞。

1月3日,王思聰在生日當天髮了一條微博,掀起直播答題的風潮

1月3日,王思聰在生日當天髮了一條微博,掀起直播答題的風潮

昨天,映客直播和花椒直播等幾家大直播平台紛紛對外散播自家答題直播已經拿到幾億的廣告費將要加大力度“撒幣”。摩拳擦掌的網友們是否真的能靠直播答題賺上一把?直播平台大“撒幣”之後如何快回血?新瓶裝舊酒的直播答題還能火多久?本期亞太圓桌會將帶來解答。

專家介紹:

宋濤:亞太智庫研究員,資深媒體人,軍事評論員;

王超:亞太智庫研究員,資深媒體人;

徐虹:亞太智庫研究員,金融機構資深從業人員。

【平台豪擲千金,用戶能賺錢嗎?】

亞太日報:映客直播宣布將投入十億元獎金,花椒直播則直接把籌碼由一萬加到了單場兩百萬;互聯網大佬們爭相“撒幣”,用戶真的能從直播答題中賺到錢嗎?

宋濤:能,比如我有的同事昨天在“芝士超人”賺了50多元,微信朋友圈有人曬戰績打了西瓜視頻的百萬英雄賺了80多,有多有少吧,基本多在幾十到幾百元。偶爾有特彆難的一場贏家能賺幾萬元。

《衝頂大會》與《芝士超人》穫獎排行榜。來源:APP截圖

《衝頂大會》與《芝士超人》穫獎排行榜。來源:APP截圖

但是指望靠這箇髮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基本上……很難。不管哪一家平台,花錢的目的最後都是要換回流量和眼球的,所以,誰能給他們帶來最大化的流量和眼球,誰就能得到這些“大戶”們瘋狂砸下的錢。錢會撒給最頂尖、最有人氣的那一批賬號,能抓住用戶和平台眼球的用戶才能一戰成名,賺到最多的獎金。

王超:羊毛黨可以在撒錢大戰中穫利,但最終補貼大戰併不能長久,就像網約車大戰之後,滴滴迅速提高了價格,如今很難有人能薅羊毛了。直播撒錢也不會例外。

【低門檻+有收益,新瓶裝舊酒照樣火一把】

亞太日報:現象級的智力競賽節目《幸運52》《開心辭典》《三星智力快車》等如今都已停播,爲什麽直播app的形式卻能讓知識競答“起死回生”?

《百萬英雄》與《衝頂大會》直播答題畵面。來源:APP截圖。

《百萬英雄》與《衝頂大會》直播答題畵面。來源:APP截圖。

徐虹:首先,直播答題的進入門檻更低,且一次答題不限蔘與者人數規模;其次,與録影棚中可排練、有指揮的電視節目相比,直播更具透明度。另外,用戶人性中賭博的天性,以小搏大的心理,大多數普通人平淡富餘的時間,都促成了大量用戶的進入。

宋濤:一來跟新媒體平台的髮展有關,二來跟新媒體給人們生活習慣帶來的改變有關。

如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手機、平板電腦等等移動終端吸引去了,大家下班路上,無論在地鐵還是公交里,手里都捧着各種移動終端,到了家以後呢?當然是繼續啊。路上沒看完的小説要看、路上沒追完的劇得跟進、路上跟人約好了“晚上喫鷄”更不能失約,誰還有空去看電視?更何況智力競賽節目搞了這麽多年,大家早就審美疲勞了,網絡時代,我們的注意力轉得很快的!

《百萬英雄》與《衝頂大會》直播答題畵面。來源:APP截圖。

《百萬英雄》與《衝頂大會》直播答題畵面。來源:APP截圖。

此外,新媒體時代,大家的時間早就“碎片化”了,注意力也越來越碎片化,電視上的智力競賽,一沒有小鮮肉、二沒有精美的畵面和舞美、三沒有燒腦的劇情,沒興趣。而且電視智力競賽節目一搞就是一箇小時兩箇小時,看下來累,還沒有蔘與感。App多好,看到彆人不會自己會的,立馬可以上去答一把,成績還能在朋友圈里刷一刷成就,掙一點贊,完全符合互聯網時代的分享精神和虛榮精神,啊不對,是自我價值的實現,所以才能讓大家樂於蔘與啊。

【對淨化直播行業的風氣有好處】

亞太日報:你看好“映客”“花椒”這些平台爭相燒錢“撒幣”引流量嗎?這一風口又將對直播行業産生什麽影響?

王超:撒錢大戰的背後,反映的現實是這些平台的流量難以穫取,用戶穫得成本提高。撒錢的目的是爲了穫取更大利益,實際上,直播大戰已經在2016年打響一次,兩百多家直播app互相競爭,一大批已經死去。

各直播答題平台放題時間及獎金

各直播答題平台放題時間及獎金

直播的技術門檻併不高,雲計算廠家有成熟的技術輸出,直播大戰集中在了營銷和用戶穫取上。

對花椒和映客來説,兩者都沒有賺錢,也沒有上市,直播風口已過,投資人也沒有大把錢,所以這次的撒錢,營銷有很大因素,也會迅速退散熱度。

徐虹: 通過答題的獎金吸引用戶下載App,這實現了低成本穫取和沉澱用戶,相當於建立了一箇生態平台,對接下來的商業填入提供客戶基礎和各類數據積累,但關鍵是如何把直播答題這箇産品做到不僅能吸引用戶,而且能穩住用戶。這樣賺取廣告費用之外,還可以對入場券收費,更彆説爲了答題勝出而付費穫取的各種小工具。

1月9日,花椒《百萬贏家》迎來史上第一箇直播答題廣告——美糰專場答題,豪擲100萬爲用戶髮福利,共吸引400萬人蔘與,這也成爲直播答題領域第一箇商業廣告。

1月9日,花椒《百萬贏家》迎來史上第一箇直播答題廣告——美糰專場答題,豪擲100萬爲用戶髮福利,共吸引400萬人蔘與,這也成爲直播答題領域第一箇商業廣告。

我覺得這種直播的形式至少內容上轉向積極正面,對淨化直播行業的風氣、規範行業內容也起到了一定良性引導作用。

宋濤:不看好爭相花錢補貼引流的模式,蔘見塵埃落定的打車軟件之爭,以及方興未艾的共享單車之爭。惡性競爭擠垮對手之後,羊毛還是出自用戶身上。

另外,知識競答對於直播行業也許只是一箇風口,風過了大家自然會去找下一箇風口,但或許對於知識類的網站和App卻是一箇突破的機會,能把自己的運營形態做一箇有益的拓展。

往期回顧:

亞太圓桌會 | 共享單車倒閉潮:10億押金誰來還?

亞太圓桌會 | 當教育遇到資本,誰是制造畸形幼教市場的罪魁禍首?

亞太圓桌會 | 新規能否制止野蠻生長的現金貸?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