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特朗普把中東“扔進火堆” 誰將成爲贏家?

2017-12-08 09:58: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安晶

當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啟動美駐以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的進程時,他點明了做出這箇驚人決定的原因。

特朗普指出,在承認耶路撒冷問題上“前幾任總統都在競選時將其作爲一箇主要承諾,但都沒有兌現”,“今天,我兌現了”。

兌現競選承諾的特朗普立刻在美國的猶太人糰體和福音派教會人士中受到了英雄般的歌頌。

共和黨猶太人聯盟在《紐約時報》上髮布了一整版的廣告對特朗普表示感謝,廣告題目就是“特朗普總統:你承諾了,你兌現了”。

 圖片來源:Twitter

圖片來源:Twitter

屬於福音派基督徒的CNN評論員斯圖爾特(Alice Stewart)髮文稱,數百萬福音派基督徒都在稱頌特朗普的決定,“把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的競選承諾,是福音派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

斯圖爾特認爲美國和以色列有共同的價值觀、利益相同、是打擊恐怖主義的親密夥伴,“福音派知道,在地球上,沒有一箇國家比以色列更支持美國”。

擁有380萬名成員的基督教猶太複國主義組織——美國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聯盟的主席哈吉(John Hagee)稱,基督教猶太複國主義人士“將永遠不會忘記特朗普總統的勇敢舉動,猶太教徒和基督徒將一直尊重、銘記特朗普總統”。

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稱贊特朗普的決定是“歷史性里程碑”,耶路撒冷西城街頭豎起了寫著“從耶路撒冷到華盛頓,上帝保佑特朗普”的海報。

外界普遍認爲,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問題上的決定主要是爲了保住國內的政治基礎,鞏固、加強來自保守派和福音派等糰體的支持。

從這箇意義上來看,特朗普的目的達到了。

猶太人、美國“賭王”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是共和黨最重要的金主之一,他在美國總統大選時就支持特朗普。而在《紐約時報》上打廣告感謝特朗普的共和黨猶太人聯盟正是有阿德爾森做後台。

來自基督教猶太複國主義派的美國副總統彭斯也一直主張將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美國媒體稱特朗普的此次決定離不開彭斯的大力遊説。本月晚些時候,彭斯將訪問以色列。

 12月6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髮表講話。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2月6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髮表講話。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但在美國外交政策顧問和分析人士眼中,特朗普的舉動完全是爲自己考慮,根本沒有顧及美國的外交政策利益。

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中擔任美國中東問題談判官員的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特朗普的決定根本不能被稱爲外交政策。

米勒稱,“如果你能從這件事里找出一箇點,顯示此決定與美國國家利益相關、穫得的利益高於造成的負面影響,我都會認爲沒問題”,但是“我找不到一箇”。

常年蔘與中東事務的一名蔘議院前顧問認爲,中東目前有很多更重要的問題有待處理,而耶路撒冷之事會成爲一箇完全不必要的“注意力分散點”。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認爲,就算特朗普想承認耶路撒冷的地位,也應該先得到來自以色列的承諾作爲交換,比如停止在約旦河西岸興建猶太人定居點。

弗里德曼稱,特朗普爲了保住自己的位子,在沒有任何交換條件下白白地將巴以問題中“皇冠上的寶石”拱手相讓,是“非常可悲的”。

但巴勒斯坦的一些官員認爲,除了保住自己的總統位之外,特朗普此舉還有一箇目的:大大加深與以色列的關系,以聯手對付共同的敵人——伊朗。

巴以問題曾經是中東地區的矛盾焦點,但隨著局勢變化,阿拉伯之春、“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和在戰場上失利,伊朗陣營與沙烏地阿拉伯陣營之間的矛盾成了中東地區衝突的主要源頭之一。

在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美國疏遠了曾經的“小夥伴”以色列和沙特;對伊朗核協議一直持否定態度的特朗普上台後開始修複美國與沙特和以色列的關系,以建立一箇海灣國家與以色列的同盟,共同打擊伊朗。

 12月6日,加沙,巴勒斯坦民衆抗議特朗普政府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2月6日,加沙,巴勒斯坦民衆抗議特朗普政府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無論特朗普是出於怎樣的考量,中東各國已預見到耶路撒冷之事將帶來新一輪的暴力衝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責美國把中東和世界“扔進一堆不知何時能熄滅的火堆中”。

2000年,時任以色列反對黨利庫德集糰領袖沙龍不顧巴勒斯坦人反對,強行蔘觀東耶路撒冷的伊斯蘭聖地阿克薩清真寺,引髮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民起義。那次起義持續到2005年,造成至少3000名巴勒斯坦人和1000名以色列人喪生。

從2015年10月開始,巴勒斯坦人用持刀刺殺、槍擊和車輛撞擊等方式殺死了48名以色列人;以色列軍方在期間打死了255名巴勒斯坦人。

今年7月,以色列警方在阿克薩清真寺入口處安裝金屬探測門和攝像頭,引髮了巴勒斯坦人的強烈抗議,衝突造成至少10人死亡、上千人受傷。

在特朗普6日的講話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和首席談判代表埃拉卡特(Saeb Erakat)指出,美國已經沒有資格作爲和平進程談判的調停人。

與此同時,哈馬斯(伊斯蘭抵抗運動組織)威脅要髮動第三次巴勒斯坦人民起義,巴勒斯坦各派系也宣布舉行三天的抗議遊行。巴勒斯坦教育部已要求學校停課一天,呼籲老師和學生在約旦河西岸、加沙和耶路撒冷進行遊行抗議。

周三晚,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美國領事館外已經出現了抗議人群;在突尼西亞,反對者指責特朗普的決定是向全體穆斯林“宣戰”,呼籲在當地舉行大規模遊行。

在特朗普講話前,美國已著手加強對中東地區美國外交機構的安保措施。周二晚,位於耶路撒冷的美國領事館工作人員收到郵件稱“事態會爆髮,遠離舊城,如果必鬚要去,增強安保”。

除了外交機構,美國駐中東地區的士兵也將面對更多反美情緒和安全威脅。併不支持承認耶路撒冷爲以色列首都的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尚未髮表講話,但早在2013年他就表示:“作爲指揮官,我每一天都因爲美國被認爲偏袒以色列而付出軍事安全代價。”

美國蘭德公司以色列政策研究員埃弗龍(Shira Efron)指出,除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特朗普的決定將給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以及美國的中東政策造成衝擊。

約旦和土耳其都是美國的盟友,但約旦有60%以上的人口是巴勒斯坦人,美國對耶路撒冷這座三教“聖城”的表態將引髮約旦國內的騷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此前已經表示,該國將考慮與以色列斷交。

沙特國王薩勒曼也對特朗普的決定表示了不滿。在此之前,沙特正與以色列秘密接觸,想與以色列合作共同對付伊朗。而如今出現的耶路撒冷問題將打擊兩國的進一步合作。

埃弗龍表示,美國的決定將激化中東地區的集體反美情緒,除了造成各國動蕩、變相助攻極端組織,還會阻礙盟友與美國的合作關系,破壞美國的中東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特朗普已經要求國務院開始著手准備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但美國官員指出,這一過程需要數年才能完成。也就是説,在2021年1月特朗普第一任期結束前,搬遷都可能未完成。在這種情況下,搬遷使館的決定更多爲象徵性意義。

居住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記者戈倫伯格(Gershom Gorenberg)撰文稱,現在耶路撒冷已經成爲了一種象徵,外界忽略了這里是有86.5萬人居住的一座實實在在的城市。

戈倫伯格説住在西城的以色列人和其他城市的居民一樣,上班會堵車、會操心孩子的未來;而住在東城的巴勒斯坦人也會擔憂,巴勒斯坦建國之後,他們可能無法繼續在以色列工作、領取之前繳納的社保。

但現在,穆斯林國家會感覺有義務對以色列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居住在耶路撒冷東城的巴勒斯坦人也會開始更激烈地抵制以色列。

戈倫伯格寫道:“特朗普講話的真正象徵性意義是,他根本不在乎耶路撒冷這座實實在在的城市。”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