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观点 » 正文

迎来新总统的津巴布韦如何走出经济泥潭?

2017-11-30 09:34: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田思奇

从副总统之位上被解职,到流亡归来出任新总统,姆南加古瓦只用了短短18天。

这18天里,津巴布韦的政治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1月6日,统治该国37年的“国父”穆加贝将姆南加古瓦解职,为妻子格雷丝“接班”铺路;15日,津巴布韦军方突然采取行动软禁了穆加贝;21日,穆加贝在议会启动弹劾前辞职;24日,姆南加古瓦宣誓就职新总统。

虽然政局变化之快往往令人目不暇接,但对经济发展来说,一个国家从危机中复苏往往需要花费数年甚至更长时间。

从乐观的角度看,津巴布韦的农业和矿业仍然潜力巨大。姆南加古瓦在就职演说中也描绘了一幅宏伟蓝图,承诺要“跑步前进”,振兴疲软的经济,大规模经济改革势在必行,而且他还对国际资本持开放态度。

但另一方面,包括明年大选在内的政治不稳定因素、为吸引外部投资作出的妥协,以及外汇短缺与财政赤字过高等经济现状,也为津巴布韦的发展蒙上了阴影。

 姆南加古瓦

姆南加古瓦

​穆加贝的经济遗产

事实上,地处内陆的津巴布韦一度拥有“非洲南部粮仓”的称号。但由于产业管理不善、食品短缺、货币崩溃和腐败猖獗等原因,曾经富足的津巴布韦已不复往日荣耀,反而频频进入“世界上最穷国家”之列。

导致津巴布韦经济危机的成因十分复杂。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亚非发展研究所原所长周晓晶向界面新闻介绍说,穆加贝领导津巴布韦在1980年独立后,英国政府曾出资支持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政策,帮助黑人向白人赎买土地​。但英国工党政府在1990年代上台后中断了援助资金,土地赎买陷入困局。

此后,穆加贝政府便开始实施激进的土改政策,包括宣布没收所有白人的农场。一些农场主在临走前破坏先进的农业设备,加上部分农场遭到本地人破坏,津巴布韦农业陷入瘫痪。

周晓晶认为,西方国家多年的经济制裁和禁运是津巴布韦发展的重要阻碍。同时,穆加贝的政策调整让该国丧失了很多经济发展的机会,例如津巴布韦实行的黑人必须持有51%外资企业股权的极端本土化政策,就增加了该国的经济困境。

雪上加霜的是,资本流入和出口的下降让津巴布韦的财政赤字状况较为严重。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2016年,津巴布韦GDP为147亿美元,增长率从2015年的1.42%降至0.69%。另一方面,据非洲发展银行数据显示,津巴布韦的财政赤字已突破10亿美元。

财政空间不足又挤压了政府对社会服务的支出,加剧了城乡贫困的局面。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以目前的美元价格计算,该国去年人均GDP为1008美元,人均收入仅为940美元。津巴布韦国家统计局(ZIMSTAT)数据显示,2016年该国贫困线标准约480美元,而大多数省份的贫困率都在65%至76%之间。

周晓晶指出,津巴布韦这次和平的政权更迭是对穆加贝长期施政效果的否定,是对保护投资、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政策的一次强有力表决。她同时表示:“津巴布韦走出了穆加贝时代,但是还没有走出穆加贝时期的经济危机。”

货币短缺之困

在农业、旅游业和采矿业等经济支柱一蹶不振,政府财政赤字严重,基本商品短缺,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津巴布韦政府曾在本世纪初加紧将更多货币投入市场,进一步推高了通货膨胀。到后来,由于印刷成本大大超过纸币的面值,纸币的面值也不断提高。2009年初,津巴布韦央行发行了面值100万亿的纸币,这成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面值的钞票。

2009年,津巴布韦终于放弃了自己的货币,国内交易均以包括美元在内的多种外国货币进行。这意味着美元开始在津巴布韦占据主导地位,而“美元化”则意味着津巴布韦的商品出口价格相对较高,利润较少。在西方国家的制裁下,津巴布韦也无法赚取足够的美元。

BBC分析指出,在过去货币贬如废纸的情况下,美元化必不可少。但从长远角度考虑,津巴布韦必须拥有自己的货币。

使用美元等外币六年后,津巴布韦在2015年下半年因经济低迷和贸易收支恶化而出现外币供应短缺。为了缓解长期的现金短缺,津巴布韦政府宣布在2016年底发行债券货币,价值和美元相当。但由于缺乏公信力,民众担心重返恶性通胀的时代,债券货币并未得到广泛流通,也没有对外汇短缺产生任何积极作用。因此,尽管银行出台了取现和携带外汇离境的限制政策,津巴布韦民众仍以使用美元为主。

对此,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大学社会学教授索撒尔(Roger Southall)对界面新闻表示,津巴布韦在明年大选前肯定不会发行正式的本国货币,因为没有任何一方能为这种货币做出担保。而从长期来看,津巴布韦发行本国货币的可能性也较小,同样是因为信誉问题。即便津巴布韦有了新的货币,所有民众都会在它贬值前抓紧兑换成美元。

 11月15日,军方采取行动当天,津巴布韦民众在银行外排队取现。图片来源:东方IC

11月15日,军方采取行动当天,津巴布韦民众在银行外排队取现。图片来源:东方IC

本土化VS国际化

穆加贝的亲属和亲信推行实施的本土化政策将大批外国企业逼上了关门走人的道路,津巴布韦国内和国际上的不满情绪已经达到极限。据周晓晶介绍,这也是姆南加古瓦的新政权能得到国内和国际社会高度支持的原因。姆南加古瓦​在近日的公开表态中指出,津巴布韦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和自身的努力,来提振目前低迷的经济。

随着穆加贝时代的结束,国际社会普遍期待投资环境改善,西方国家也做了积极表态:英国与津巴布韦历史渊源最深,首相特雷莎·梅称,作为津巴布韦的老朋友,英国将全力协助其经济发展;美国驻津大使形容这是津巴布韦的重要历史时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津巴布韦代表也开始为姆南加古瓦出谋划策,认为该国最紧迫的事情是缩小赤字,实施经济结构改革,吸引国际资本回流。

周晓晶认为,在拥有国际社会的支持和稳固的执政基础后,姆南加古瓦所面临的挑战会小得多。不过索撒尔则指出,IMF和其他国家在提供资金的同时也一定会对津巴布韦提出苛刻的经济改革条件。BBC分析称,过去20年里,津巴布韦欠下的国际债务已达到90亿美元。这些债务的重组必然需要IMF和世界银行的帮助。假设反对派日后上台,政府中不再留有执政党津民盟的人,那么这些债务甚至会存在一笔勾销的可能。

BBC文章指出,与穆加贝不同,姆南加古瓦向来对IMF等国际金融机构抱有开放的态度,双方的谈判能够较为顺利的进行。但倘若姆南加古瓦愿意组建包含反对派在内的联合政府,特别是要邀请来自反对派的前财政部长Tendai Biti的加入,这会使得津巴布韦与国际金融机构的谈判变得更加容易。索撒尔也认为,如果姆南加古瓦愿意任命Tendai Biti再次出任财长,这将成为向国际社会展现他对经济改革重视程度的最好选择。

新的突破口在哪里?

对新一届政府来说,农业与矿产最有可能成为津巴布韦经济发展的新机遇。

首先,津巴布韦气候宜人,土地肥沃,特别适合农作物生长。周晓晶回忆在当地的经历称,津巴布韦的小麦面粉和蔬菜非常美味,烟草也是世界顶级水准。尽管当下津巴布韦有70%以上的人居住在农村,但农业凋敝、粮食紧缺、农民生活非常贫困。

虽然姆南加古瓦曾是穆加贝土地改革制度的坚定支持者,但在2014年担任副总统后调整了立场,倡导与其他国家开展农业合作,并试图修复津巴布韦与国际组织的关系。周晓晶介绍称,中国有些省市也在津巴布韦有农业合作项目。在她看来,农业是姆南加古瓦改善经济状况的突破口。如何解决七成农村人口的温饱问题,也是决定津巴布韦明年大选选情的关键因素。

索撒尔对界面新闻记者指出,在执政初期,姆南加古瓦一定会大刀阔斧地进行经济改革,其中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在矿产业取消黑人必须持有51%外资企业股权的政策。索撒尔​认为,津巴布韦的矿产业仍有较好的利润前景,也是外国投资者最为关注的行业。

长期政治风险犹存

尽管有分析认为,津巴布韦将迎来难得的政治稳定时期,但仍有不同的声音指出,津巴布韦将长期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发展教授布雷特(Teddy Brett)撰文表达了对新政权的担忧:这基本上就是令津巴布韦陷入上一轮经济困境的“原班人马”。然而,过于关注明年的大选又会令当前的政治局势更加紧张,执政党可能更不愿意实现权力交接。

另一方面,穆加贝时代的落幕为经济向前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始点。同时,津巴布韦的经济危机将令其重返接纳国际援助的时代。布雷特认为,执政党势必会为了吸引外资作出相应的妥协,其中便包括向国际社会和反对派承诺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经济和政治体制。

索撒尔认为,对投资者来讲,津巴布韦的政治风险将长期存在。例如在矿产业,由于商品价格的起伏,投资者通常会对未来10年或20年的愿景提前做出判断,而津巴布韦的政治风险无疑仍将处于高位。在当下,津巴布韦政府最紧迫的行动就是迅速采取某种形式上的改革,采用新的执政模式来展现团结,向国际社会表明其开放投资的态度。

此外,如期或提早举行大选对于国际投资者来说也是积极的信号。但索撒尔认为,让外界相信津巴布韦的下一次大选足够公平绝非易事。

近些年来,津巴布韦的反对党形势一片混乱。索撒尔指出,反对派必须先解决内部分裂的问题,早日确定明年大选的总统候选人。但他同时也悲观地表示,对下一届大选投票的自由程度存疑,外界或许认为其仍有被操纵的可能。“对津巴布韦政府来说,没有一个选项是容易的。”他说。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