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仇恨犯罪連續兩年攀升 美國大選“功”不可沒

2017-11-15 16:0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美國國內“仇恨犯罪”案件數量連續兩年攀升,而這段時間恰好與美國大選選戰時段重合。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11月13日髮布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2016年仇恨犯罪上報案例比2015年增加約4.6%,比2014年增加10%,出現“兩年連增”,近六成罪案由種族歧視引髮。

不少媒體認爲,美國仇恨犯罪數量的增加與始於2015年初、時間跨度超過一年半的美國大選有關。據FBI記録,2015年仇恨犯罪共約5800起,而2016年增至6121起,其中6063起爲“單一偏見”動機引起。

法新社在一篇題爲《美國仇恨犯罪在2016大選激戰中攀升》的報道中説,仇恨犯罪的數量在分裂的大選選戰期間按季度穩步增加,2016年最後三箇月達到1747起,佔到當年總數的28.5%。

報道説,2016年的最後一箇季度適逢特朗普贏得大選前後。在選戰趨向白熱化之際,爲了鞏固自己的選民基礎,特朗普的言論極度偏向美國白人,而一些其他族群糰體則大力支持其對手希拉里。

大選時,特朗普不斷放出被視爲衊視非洲裔、拉美裔、女性和其他群體的言論。結果是,他在白人群體中穫得的支持比希拉里高出21箇百分點,而後者在黑人和拉美裔選民中穫得的支持分彆比特朗普高出80和36箇百分點。

此外,特朗普還在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選民中得到了更高的支持,而希拉里則在其他宗教糰體中收穫了堅定支持。

FBI的統計顯示,在“單一偏見”案例中,有3489起犯罪源自“對人種、族裔、血統的偏見”,佔比57.5%,其中約一半案例針對黑人,兩成針對白人。

“宗教偏見”共1538起,佔比約21%,其中超過半數針對猶太人,約兩成針對穆斯林;因“性取向偏見”導致的仇恨犯罪案例共1076起,佔比17.7%,其中三分之二針對男同性戀。

2016年,各地執法機構共上報有307起針對穆斯林的仇恨犯罪,高於2015年的257起,比2014年則增加了一倍,再創2001年“9·11”恐怖襲擊事件以來新高。

針對政治人物公開言行帶來的社會效應,去年9月,美國加州大學聖貝納迪諾分校“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髮布的一份研究報告認爲,政治措辭可能會在緩和或煽動仇恨犯罪的過程中扮演某種角色。

報告舉例稱,小布殊總統曾在9·11事件後的演説中宣布“伊斯蘭教是和平的”,“恐怖的面孔不是伊斯蘭教的真正信仰”,在那之後,因9·11事件出現的仇恨犯罪數量立刻出現下滑。

而在特朗普在大選辯論和推特中一再表述“美國被外來難民和移民、墨西哥人和穆斯林所劫持”的説法後,仇恨犯罪數量在2015年又出現了上升。

報告的作者布萊恩·萊文(Brian Levin)對《大西洋月刊》説,“我認爲政治措辭可能是造成仇恨犯罪的重大因素之一。”

在選戰期間造成社會分化的言辭飽受批評後,特朗普在贏得大選的第二天(11月9日)表示,他不支持仇恨犯罪,併敦促他的支持者不要實施這樣的行爲。當時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電視節目中説:“如果這麽説有用的話,我要直接對著攝像機説:彆再這麽做了。”

盡管如此,來自美國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的調研報告顯示,在他當選總統後的10天內,美國還是出現了仇恨犯罪大爆髮,至少髮生了867起騷擾和恐嚇事件,而究其源頭正是特朗普贏得大選。其中,11月9日至11日這最初三天,分彆報告有202起、166起和138起仇恨犯罪事件。

當時,有人甚至套用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競選口號,在紐約州的一面牆上畵出了“讓美國再次變白”(Make America White Again)的白人至上主義塗鴉,畵面中還有納粹符號。

勝選總統一年以來,特朗普的言行仍然經常引髮社會爭議。英國《獨立報》文章説,在8月份的夏洛茨維爾遊行中,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駕車衝撞人群,造成一名婦女喪生,特朗普事後被批對暴力行爲的反應模稜兩可、不溫不火。他最終指責了白人至上主義,但同時又對支持保留南方邦聯紀念碑的人表示了同情。

特朗普希望人們“不要這樣做”的期望沒有成爲現實。一年來,美國社會各群體間的分化和對立沒有緩和,而在加劇。《華盛頓郵報》11月13日的一篇文章説,FBI的統計數字印證了過去一年源於“偏見”的仇恨事件在增加的事實,凸顯出美國全國範圍內的不安情緒。

文章説,多項研究顯示美國國內針對穆斯林群體的歧視在增加;猶太人的學校和機構一再因遭受威脅而關閉;多座城市在想方設法應對白人至上主義糰體的集會;而同性戀權利活動人士也在特朗普政府“對LGBTQ群體、女性和其他少數群體進行全面攻擊”之際大聲疾呼。

與此同時,南方貧困法律中心今年2月髮布的年度統計報告顯示,美國仇恨糰體和極端組織數量也在上升,從2015年的892家增加到2016年的917家。

“看到仇恨犯罪連續第二年增多很讓人憂心,”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首席執行官喬納森·格林布拉特(Jonathan A. Greenblatt)11月13日在一份聲明中説,“基於它們的特殊影響,仇恨犯罪需要穫得高度關注。它們不只傷到一名受害者,也會威嚇和孤立受害者所在的整箇群體,併因此削弱我們社會關系的連結紐帶。”

盡管FBI的報告顯示了仇恨犯罪增加的趨勢,但由於併非所有相關職能機構都上報了管轄範圍內的仇恨犯罪案例,不少人指出,FBI的統計數字沒有反映出更嚴重的真實情況。

FBI自1992年起每年髮布《仇恨犯罪統計報告》,但官方承認這類統計併不完整,其數據完全依賴各地警方自主上報。今年的報告滙總了全美1.5萬多箇自願蔘與仇恨犯罪統計的執法機構所報數據,其中只有1776家上報了其管轄範圍內1起以上的仇恨犯罪案例,有88%的機構報告“轄區沒有髮生仇恨犯罪”。

新華社報道説,美國不同機構以不同方式統計得出的仇恨犯罪數據差彆很大,美國司法部司法統計局滙總的“全美犯罪受害者調查”數據顯示,從2004年至2015年,美國仇恨犯罪受害者平均每年多達25萬人。

對此,包括反誹謗聯盟在內的多箇倡議糰體表示,如果無法更全面地了解仇恨犯罪的廣度,社會就無法有效應對這箇問題。

格林布拉特對美聯社説:“仇恨犯罪問題的加劇和公布的數據之間併沒有很好地關聯起來,而這是危險的。一些警局不向FBI報告數據釋放出一種信號,顯示他們認爲這併不是一箇重要的問題,而這可能會增加社區對警方處理仇恨犯罪的能力和准備工作的不信任感。”

在統計數據公布後,美國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一份聲明中説:“沒有人應該因爲他們是什麽人,他們相信什麽,他們如何做禮拜而擔心遭受暴力攻擊。”

今年早些時候,時任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也曾就針對猶太學校和社區中心的威脅事件表示,FBI需要“在追蹤和報告仇恨犯罪方面做得更好,全面了解我們的社區都髮生了什麽,以及如何阻止這類行爲”。

“仇恨犯罪不同於其他犯罪,它直接打擊一箇人身份認同的心髒地帶,”後來被特朗普解職的他曾在5月時説,“它打擊我們的自我認同感、我們的歸屬感,而最終的結果就是失去——失去信任,失去尊嚴,甚至失去生命。”

(來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