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悠長旅程”結束,特朗普亞洲行有哪些得分項和失分項

2017-11-15 11:58: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張全

周二,美國總統特朗普結束爲期12天的亞洲五國之旅。西方媒體對此訪的成果褒貶不一。這趟“悠長的旅程”究竟能打幾分,又給亞洲帶來什麽?

得分項:強化與地區國家關系

特朗普行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曾稱,特朗普亞洲行主要有三大目標:一是促進民主自由和開放;二是在“公平”貿易方面進行施壓以促進美國利益;三是應對朝鮮問題。目前看來,這些旣定目標基本實現。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大國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對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表示,如果給特朗普亞洲行的效果打箇分,滿分10分的話,自己會打6—7分。取得的成果集中表現在政治安全領域,尤其是在強化與地區國家關系方面:

在整固同盟關系方面,在日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爲特朗普訂制帽子,繡字“唐納德與晉三讓同盟更加偉大”。在韓國,盡管特朗普先前曾公開批評韓國總統文在寅的對朝政策,但此次在記者會上他卻接受了韓方對朝更爲安撫性的表態,領導人間的不和得以緩解。特朗普對菲律賓的訪問,則堪稱一次對東南亞盟友的止損之旅……這些都有利於維系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存在,讓盟友們繼續在朝核問題、南海問題、地區反恐問題上髮揮作用。

在運籌大國關系方面,特朗普對華訪問夯實了兩國戰略互信,收穫了千億美元的經貿合同。中國也由此成爲特朗普行程中“最可圈可點的一站”(英國廣播公司評論)。此訪取得的巨大收穫有利於特朗普在國內保持聲望,也向亞洲地區其他國家顯示美國是箇名副其實的、具有實力的亞太玩家。

在處理夥伴關系方面,特朗普與越南籤署聯合聲明,這是繼5月越南總理阮春福訪美後兩國籤署的第二份聯合聲明,進一步確立了各方面的合作關系。雖然如今越南還在美國“301條款”上,但競爭之中凸顯出合作的一面,越南此次購買了美國的大宗商品和波音飛機。

在多邊層面,特朗普轉變了先前不蔘加東亞峰會的態度,認識到確保美國在亞太多邊合作中地位的重要性。藉助多邊舞台,他與印度總理莫迪、俄羅斯總統普京等見了面。莫迪將特朗普形容爲“能做大事的朋友”,將盡全力滿足美國的期望。普京則與特朗普在敘利亞等一系列問題上達成共識。

“總而言之,特朗普通過與各國的試探、互動,爲他未來再次訪問亞太地區、維持在亞太影響力奠定了基礎。”周士新説。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稱,特朗普在國內受到“通俄門”調查等事件壓力的情況下,他一定覺得在國外“找尋勝利”要比在國內容易得多。就連朝鮮此次也十分“配合”特朗普,10多天里未有過激舉動,這可能一定程度上軟化了特朗普行程中的對朝言論。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前駐外大使吳正龍對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表示,特朗普對朝核問題的立場沒有改變,但他可能接受了國內軍方人士的建議,在語氣、用詞方面更符合國際慣例,更加克制避免刺激朝鮮,與以往口無遮攔的情形有所不同。

在韓國,由於天氣原因特朗普的朝韓非軍事區之行未能成行,美韓領導人使用了更爲緩和的對朝表述:“朝鮮回到談判桌、達成一箇對朝鮮人民和世界人民有利的協議是富有意義的。”

在中國,中美同意致力於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重申致力於實現全面、可核查、不可逆的半島無核化目標,不承認朝鮮擁核國地位。美國外交關系協會成員斯科特·斯尼德爾認爲,特朗普對朝表態是“照本宣科”,表現中規中矩,成功而正確地將確保美國對盟友的義務與應對朝鮮威脅結合在一起。

失分項:無法彰顯領導力引猜疑

特朗普亞洲行在收穫一些成果的同時,也存在明顯不足。最受西方媒體詬病的莫過於,他在此行最重要的一項“任務”上丟了分——美國的領導力(英國《衛報》評論)。

《華盛頓郵報》注意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會議上鼓勵多邊主義的講話引起聽衆多次起立鼓掌。而特朗普則不停地高調捍衛經濟民族主義,幾乎沒人爲他鼓掌。“零和貿易這種話只能在家里説説才奏效,峴港的聽衆不會買賬,”《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對貿易赤字的抱怨、對雙邊協議的執着遭到了大多數亞洲國家的懷疑,他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看起來更像‘America Alone’。作爲例證是,11國宣布將搞TPP的替代版——CPTPP。這是對美國在亞太角色不確定性的一種反應。”

周士新認爲,特朗普對“公平”貿易的鼓吹,會對東南亞國家造成不良影響。印尼、越南、馬來西亞都在“301條款”上,這些國家擔心美國會對它們採取強硬措施。另一方面,由於特朗普的亞太政策沒有成形,存在很多不確定性,令東南亞國家對美期待值大大降低。“特朗普此行暴露出,美國對亞洲安全和經濟的貢獻在走下坡路,未來影響力能否維持有待觀察。”

吳正龍認爲,特朗普在多邊場合的講話糾纏於細節,最大的問題是他的理念與亞太大家庭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不符。一箇事例是,在髮表峴港宣言前,美國對宣言中多邊主義的提法還有不同意見,最後在各方協調下文件才出爐。特朗普此行讓亞洲小夥伴們逐步看清“特朗普主義”的真實面目,反映了美國的亞太影響力在下降。

外媒指出,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其外交政策固然難以取悅每一位亞洲盟友,但特朗普卻連亞洲政策也沒有——在亞洲行每一站傳遞出混亂的、不連貫的信息,讓盟友們摸不着頭腦。美國外交關系協會專家艾利·拉特納稱,“如果美國政府的中心目標是重申美國承諾、消除對美國未來在該地區領導力的擔憂,那我想總統的訪問併未在緩解地區焦慮方面取得显著成效。‘美國優先’與美國在該地區領導地位的戰略之間的矛盾併未解決。美國沒有確定貿易和投資戰略,不清楚它們是什麽,這顯然是阿喀琉斯之踵。”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