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杜特爾特向特朗普唱完情歌後,美菲關系能否“生情”?

2017-11-14 11:1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張全

12日,特朗普的亞洲行進入最後一站——菲律賓。他將出席東盟峰會和東亞峰會,併於今天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舉行雙邊會談。外界注意到,就在12日東盟50周年慶祝晚宴上,杜特爾特應特朗普要求,演唱了一首菲律賓情歌。這一被外媒形容爲“溫暖而親切”的互動,能否讓一度“觸礁”的美菲關系擦出火花?   

美菲關系有所止損

由於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以“人權”爲名,對杜特爾特國內反毒行動説三道四,美菲關系陷入一段低潮期。就在特朗普抵達馬尼拉的當天,該地還髮生多場示威活動,抗議美國的“帝國主義行徑”。更令菲律賓感到五味雜陳的是,與特朗普前幾日對中日韓越的國事訪問不同,他對菲律賓的訪問屬於“順便訪問”,似乎有意無意冷落了這位東南亞長期盟友。

上海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李開盛對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表示,由於杜特爾特上任以來改變了前任阿基諾政府對美國一邊倒的政策,美菲關系出現一些不順暢。所以此訪作爲特朗普對菲首訪,能否讓兩國關系回歸正常是一箇看點。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已經幾次向杜特爾特遞出橄欖枝。4月,他曾邀請杜特爾特訪美,併對其打擊毒品的行爲表示理解和贊賞。美國還介入菲律賓南部馬拉維的反恐戰事,爲其提供無人機和情報等援助,併受到杜特爾特感謝。

相應地,杜特爾特也對美方的示好有所反饋。今年5月,盡管杜特爾特曾揚言停止兩國的軍事合作,美菲2017年度“肩併肩”聯合軍演仍如期舉行。8月8日,杜特爾特在馬尼拉與赴菲出席東盟區域安全會議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會面時,也一改他此前的反美形象,他表示,“我們是朋友,也是盟友。”而在特朗普訪菲前夕的11月7日,杜特爾特在慶祝菲律賓海軍陸戰隊成立67周年的活動上髮表演講時再次稱:“我們仍是美國最好的朋友。”

李開盛認爲,首先,特朗普與杜特爾特箇性相投,言語風格也比較類似,杜特爾特在競選前就穫稱“菲版特朗普”。此次雙方直接會談有利於轉圜兩國關系,起碼會比奧巴馬任期內有所改觀。其次,也不應把美菲關系的下降看得過於嚴重。“杜特爾特的反美言辭本有誇大之處,決策也受到國內軍隊和精英階層的制約。美菲關系整體雖然降低,但損害併沒想象得那麽厲害。美國支援馬拉維戰事,也預示着未來反恐合作可能成爲兩位領導人共同的著眼點。而此訪是否會促成杜特爾特在不久的將來訪美,也值得拭目以待。”

與此同時,盡管特朗普訪菲期間,杜特爾特向其傾注了熱情,爲兩國關系回暖帶來可能性,但不會從根本上動搖菲律賓新政府獨立自主的大國平衡外交政策。“杜特爾特對特朗普秀溫情,但注意力卻放在中國。”《紐約時報》如是評論。

對“三筆交易”東盟不感冒

除了致力於美菲雙邊關系回暖,特朗普還要在美國—東盟、美國—東亞這些多邊合作方面交出答捲。

有箇細節值得玩味。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因“需早日回國蔘加重要活動”而不會蔘加14日的東亞峰會,但行前又改變了主意。美國媒體指出,這是因爲特朗普的“早退”遭到了美國外交專家廣泛批評。他們認爲,此前奧巴馬幾乎每年都蔘加東亞峰會,特朗普如不蔘會將顯示美國對亞洲事務重視不夠。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對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表示,雖然特朗普的亞太戰略尚未成形,但其在亞太事務上的諸多政策表現正逐漸顯示出清晰的訴求,即在“美國優先”思路的主導下,重雙邊合作,輕多邊合作。具體就是,在經濟領域,全力消除美國與亞太國家的貿易逆差,增加亞太國家對美制造業投資,增加美國本土就業;在安全領域,以朝核等問題爲抓手,穩固同盟體系,密切夥伴關系,同時加大在亞太的軍事存在,滿足國內軍工集糰利益。

在上述理念的驅動下,特朗普可能與東盟做三筆“交易”——談朝鮮半島問題、傳統軍事合作問題、貿易逆順差問題。而這三件事,恐怕併不完全契合東盟國家興趣點。

李開盛指出,特朗普把亞洲行的重頭戲放在東北亞,東南亞本就不是重點。從政治上講,他來東南亞主要目的是爲了説服各方組成對朝鮮的統一戰線。其次,出於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的關切,所謂“南海航行自由”、“反對南海軍事化”的問題特朗普也會予以強調。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對於特朗普在越南提出“准備好在越南與中國等聲索國之間調停南海問題”的説法,菲律賓外交部稱,要“看各方反應。這類問題,必鬚有來自每一方的反應。”再加上,杜特爾特在12日就曾説過,涉及中國和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其他聲索方的南海爭端“最好不要碰”。凡此種種,都表明菲方尊重中國“反對域外國家干涉南海爭端,主張通過當事方解決”的立場。這一定程度也反映出,在南海形勢整體趨於緩和的當下,東盟國家和中國一樣,都有通過對話協商妥善處理分歧、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同願望和堅定信念。

至於經貿領域,美國與東盟貌似更缺“共同話語”,因爲特朗普對多邊經濟合作沒興趣。也正因如此,日本才意欲在APEC會議期間“複活”TPP,提出搞一箇替代版的《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由此顯示出“小夥伴們”對美國的失望。有外媒認爲,特朗普要實現“美國再次強大”,亞洲是一條必由之路。布魯金斯學會學者霍米·哈拉斯統計,2030年,亞太區域預計有30至50億消費者。眼下,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東盟戰略對接有聲有色地在進行,而美方卻依舊“策略模糊”,不免令人擔憂。

許利平表示,總的來説,特朗普順訪菲律賓,是爲了加強美菲同盟關系,穩住美國在菲律賓的旣有利益。在對東盟戰略方面,他不可能像奧巴馬那樣過多關注東南亞,也不會像小布殊那樣忽視東南亞,應該會在兩者之間取平衡。未來特朗普會不會在亞洲更多傾斜於印度洋沿岸國家,如印尼、印度等值得觀察。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