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基辛格:許多中國人錯誤認爲“美國已經盛時不再”

2017-11-09 15:4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11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始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 “習特會”將會有哪些重要議題?又預示着中美關系會有哪些可期待的新動向?

值得關注的是,就在特朗普訪華前夕,美國政界等多方人士已提前來到中國打前站,其中就包括已94𡻕高齡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據美國白宮消息,特朗普於10月10日在白宮特彆會見了基辛格,併且是雙方閉門溝通了很長時間。

會談後,特朗普稱自己非常尊敬基辛格,從與基辛格的對話中學到很多東西;基辛格也表示,“特朗普總統正要前往亞洲,我想這將會爲進步、和平跟繁榮做出巨大貢獻。”

所以,對於10月底基辛格的低調到上海,有人戲稱這是他46年後的再一次“秘密”訪華。也難怪,這位政罎常青樹,可謂中美關系的關鍵見證者和締造者,對中美關系、世界秩序格局一直有深於常人的見解和思考,所以他的一舉一動都引髮中美及全球的關注。

下文摘自基辛格《世界秩序》,他對中美關系的整體理解和判斷,對我們看懂本次“習特會”以及特朗普亞洲行有極大的幫助。

中國習慣自管自家事,美國喜歡傳播價值觀

美國和中國都是世界秩序不可或缺的支柱。值得注意的是,兩國在歷史上都對它們現在成爲中流砥柱的國際體系旣支持又抗拒,一方面宣布遵守這一體系,另一方面卻又對它的某些方面有所保留。兩國的文化和政治背景有著重大差異:

  1. 美國的政策著眼於務實,中國則偏重概念。

  2. 美國從未受過鄰國威脅,中國的邊境四周卻無時無刻不強敵環伺,虎視眈眈。

  3. 美國人相信每一箇問題都有解決辦法,中國人卻認爲一箇問題的解決只會引起新的問題。

  4. 美國人對眼前形勢一定要拿出結果,中國人注重的則是大局的髮展。

  5. 美國人制定實際“可以做到的”計劃,中國人只確定總的原則,進而分析它的走向。

  6. 中國人的思維部分地受到了共産主義理論的影響,但越來越趨向於傳統的中國思維方式。美國人對兩者都缺乏直觀的和深入的理解。

中國和美國在各自的歷史中,只是在最近才充分蔘與由主權國家組成的國際體系。中國自認爲與衆不同,基本上自家管自家的事。美國也認爲自己獨一無二,也就是説它是“例外”,但它相信自己在道義上有義務超越國家利益,在世界上傳播自己的價值觀。這兩箇有著不同文化和不同前提的偉大國家都正經歷着根本性的國內變化。這些變化最終是會導致兩國間的競爭,還是會産生一種新形式的夥伴關系,將對21世紀世界秩序的未來産生重大影響。

如今,中國領導層開展了規模浩大的改革運動,其程度可與鄧小平的改革相媲美。中國想要建設的制度將更加透明、更加依靠法律程序,而不是箇人和家庭的關系網。許多旣定的機構和做法,從國有企業到地方官員稱霸一方,再到貪腐蔓延,都是改革的對象。這體現了這一屆領導班子的遠見和勇氣,但也會造成一段時期的波動和不確定。

戰略家預言兩國或“必有一戰”

老牌大國和崛起中的大國之間存在潛在的緊張因素,這一點自古皆然。中美雙方許多重要的戰略思想家根據行爲模式和歷史經驗都預言兩國必有一戰,這併不令人意外。中國把美國的許多行動理解爲要阻擋中國的崛起,把美國對人權的促進看作破壞中國國內政治結構的手段。一些重要人物把美國所謂的重返亞太政策説成是最後攤牌的前奏,認爲美國的最終目的就是使中國永遠處於二流國家的地位——考慮到《世界秩序》寫作期間美國併未進行任何重大的軍事部署調整,這樣的態度更值得注意。

美國則害怕不斷壯大的中國將一步步削弱它世界第一的地位,也因此而威脅到美國的安全。一些舉足輕重的智庫把中國比作冷戰時期的蘇聯,認爲中國一心要對它的周邊地區實行不僅是經濟上,而且是軍事上的主導,最終建立霸權。

雙方的疑慮均因彼此的軍事演習和國防計劃而進一步加深。即使當軍事演習和國防計劃是“正常的”,也就是説是爲了保護國家利益而採取的合理措施,雙方也都會從最壞的角度來解讀。雙方都有責任小心行事,以免其單方面的部署和行爲升級爲軍備競賽。

雙方需要汲取第一次世界大戰前那箇10年的教訓,當時逐漸形成的猜疑氣氛和潛在的衝突最後爆髮爲巨大的災難。歐洲領導人沉溺於他們的備戰計劃,未能把戰術問題和戰略問題區分開來,結果作繭自縛。中美雙方要防止這方面的意見分歧髮展爲衝突。

朝鮮因膽大包天且強悍

另一箇更爲緊迫的問題是朝鮮問題。19世紀的俾斯麥説過:“在我們這箇奇妙的時代,強國因良知的顧忌而軟弱,弱國卻因膽大包天而強悍。”他這句格言用在朝鮮身上可説是分毫不爽。朝鮮的統治不符合任何被認可的合法性原則,甚至不符合它聲稱信奉的共産主義原則。它的最大成就是制造了幾箇核裝置。它沒有軍事能力和美國打仗,但它手中那些核武器的政治影響遠遠超過了其軍事用途。

朝鮮的核武器會刺激日本和韓國髮展自己的核軍事能力,也讓平壤自以爲有所倚恃,貿然進行與它的實力不符的冒險,因此造成朝鮮半島戰火重起的危險。中國過去和朝鮮的淵源留下了複雜的經驗教訓。在許多中國人眼中,朝鮮戰爭象徵着中國決心結束它“一箇世紀的屈辱”,在世界舞台上“站起來”,但也是一箇警告,告誡中國不要捲入它無法控制其起源,併會産生始料不及的嚴重長期後果的戰爭。所以中國和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採取了相同的立場,要求朝鮮放棄——而不是縮小其核計劃。

對朝鮮當局來説,放棄核武器很可能會造成它政治上的解體。但中國和美國在它們支持的聯合國決議中公開要求朝鮮做的,正是放棄核計劃。中美兩國爲了達到自己的國家目標,需要協調政策。雙方有關朝鮮半島的關注和目標有可能達成一致嗎?中國和美國能否制定出協作性的戰略,實現朝鮮半島的統一和無核化,使所有各方都更加安全、更加自由?如能做到這一點,那將是向著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新型大國關系”邁出的一大步。

中美光靠聲明是建立不起夥伴關系的

中國新一屆領導人將認識到,他們不可能預料中國人民對他們確定的宏圖偉業如何反應,他們進入的是一箇全新的領域。中國的領導人不希望對外冒險,但正是因爲他們感到只能通過強調國家利益來解釋改革必然帶來的調整,所以他們可能會比過去的領導人更加堅定地抵抗他們眼中對中國核心利益的侵犯。任何包括中美兩國在內的國際秩序都必鬚達到均勢,但對均勢的傳統管理方法卻需要通過商定規範來改進,併藉助合作來加強。

中美兩國領導人都公開承認,兩國建立建設性的關系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兩屆美國總統(布殊和奧巴馬)都和中國的國家主席達成協議,要建立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夥伴關系。此舉旣可以維持均勢,也能減少其中固有的軍事威脅。迄今爲止,中美盡管宣布了意圖,卻仍未向著兩國同意的方向採取具體的步驟。

光靠聲明是建立不起夥伴關系的。任何協議都無法保證美國的國際地位永遠不變。如果美國被視爲衰落的大國——這併非命中注定,全看美國如何自處——經過一段混亂動蕩之後,中國和其他國家就將穫得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直由美國把持的世界領導權。

許多中國人也許認爲美國這箇超級大國已經盛時不再。但各種跡象表明,中國領導層明白,美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仍會維持相當強大的領導力。建立具有建設性的世界秩序最根本的原因在於現在沒有哪箇國家,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能夠像美國在冷戰剛剛結束,在物質和心理上獨步全球的時候那樣,單獨擔負起領導世界的責任。

(來源:鳳凰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