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观点 » 正文

李显龙访美,新加坡这个地图上的“小红点”能在美国外交仪表盘上继续闪烁吗?

2017-10-24 11:00: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旋风式访华一个月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如期访美。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白宫与他举行会晤。

去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奥巴马总统称赞新加坡为地图上“影响力很大的小红点”。今年,李显龙故地重游,接待他的已换成一张曾批评新加坡抢美国人“饭碗”、果断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抛弃”亚洲小伙伴的新面孔。这颗远隔重洋的“小红点”还能在美国的外交仪表盘上继续闪烁吗?

游说美国重视亚太?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访美设定的目标很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是评价,“和特朗普总统握手合影、以正面形象登上新加坡媒体头条以及签署价值百十亿美元的波音飞机合同——只要在待办清单上打这三个勾,李显龙就认为访问成功。”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副教授米歇尔·巴尔指出,当李显龙和他的随行人员踏上美国国土、走在美国最有权力的长廊里,私下会觉得舒适而熟悉。新加坡领导层中的大多数人曾经花了数十年时间在这块地盘上学习、社交并建立人脉网(李显龙本人曾在美国陆军司令部和陆军指挥参谋学院学习过),新加坡精英长期参与美国政治,并在美国商界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尽管如此,此访除了上述三件事外,任何愿望都充满挑战。

这是李显龙继去年8月后,第二次以新加坡总理的身份访美。去年(美新建交50周年之际),他以30多年来首位到访新加坡总理的身份,受到奥巴马摆下国宴的礼遇。有评论称,这是小国新加坡的莫大荣耀,意味着它在美国眼中的战略地位堪比亚太大国。

有分析称,长期以来,新加坡可以说是美国在亚太的“耳目”和“喉舌”,两国之间战略协调相当密切。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指出, 一方面,美国将其视为信息获取和情报分析的窗口,制定亚太政策时会咨询其领导层和智库的意见。另一方面,美国一定程度上通过新加坡向外传达政策主张。新加坡主办的一年一度“香格里拉对话会”也把美国防长作为首场会议的首位发言人。可以说,新加坡在对美战略劝说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CNN指出,很难想象,世界上任何国家领导人会比新加坡同行更能与华盛顿步调一致——至少在国际问题上是如此。

但是,自特朗普上台后,新加坡似乎感到些许落差。“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重视度似乎不那么充分,美新战略沟通并不频繁”,周士新指出,“两国既有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发挥,美新‘2+2’对话也未能举行。在这个背景下,新加坡希望继续维持战略上密切沟通的关系,继续游说美国在亚太的重要性,这是李显龙此访的重要任务。”

中国社科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指出,李显龙的愿望清单可以从双边、多边两个层次看。双边领域,李显龙希望通过此访强化两国战略伙伴关系,这是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基石。购买飞机等都是他迎合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而采取的对应行动。多边领域,新加坡也被称为东盟“大佬”,它希望美国加强在东南亚的存在。

“早在1967年李光耀首次以总理身份访美时,会谈的一项重要议题就是美国在东南亚事务中的角色以及行为”,山东政法学院新加坡问题学者范磊指出,目的就是发挥美国的平衡作用。后来的新加坡政府基本延续了这一思路。去年李显龙访美,一方面是希望美方尽快推动TPP通过,另一方面就是希望美国深化其在亚太地区的平衡作用。“今年,他对双边层面的经贸合作、防务合作以及多边层面的贸易机制和大国平衡、东盟+X框架下的安全合作等都抱有期待,希望日趋保守和内视的美国能够对新加坡以及亚太地区给予更多的关注。当然作为小国,他也会表达他的审慎态度。”

除此之外,学者认为,李显龙还希望加强与特朗普的个人关系。两人此前已通过三次电话,并在汉堡G20峰会见过面。“但当时特朗普转身就在推特上把李显龙和印尼总统佐科搞混了”,周士新说,这也一定程度说明他总是盯着大国关系、地区热点,对东南亚小国的重视度不足。

特朗普会倾听建议?

不可否认,特朗普政府回归“内向”的政策趋势,给美新关系蒙上阴影。但日前,美国国务院发表来访预告时,高调地将新加坡定位为“50多年来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伙伴之一”。此次白宫会晤,特朗普想从这位半个世纪的“小兄弟”身上得到什么?

范磊指出,长期以来,美国与新加坡保持了良好的战略关系,不仅仅是因为新加坡重要的地缘位置,还在于其成熟的外交智慧和卓越的治理能力。此前,新加坡在帮助美国认知中国以及美国的亚太政策方面都扮演了积极的角色。此次李显龙访美,是在特朗普访问亚洲之前,也是在9月份突然访问中国之后,相信特朗普希望从与新加坡领导人的交流中得到更多关于亚洲和中国的信息——“从亚洲人的视角来了解亚洲,甚至包括如何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并维护良好的个人关系等方面的智慧。”

此外,目前朝鲜与新加坡依然保持着良性的外交关系,特朗普可能会像对待其他一些国家那样,对李显龙施压。又如,新加坡明年将接手东盟轮值主席国,目前它还是中国与东盟关系的协调国,特朗普可能会利用其这一身份做文章。

许利平指出,倾听新加坡方面对于亚洲、东南亚和中国问题的看法,可以说是美国政府的外交传统,特朗普自然也会这么做。不过,他最终会不会“听进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两国有望少些虚招?

颇有意思的是,与大小国家间的传统互动模式不同,在美新关系史上,美国时常会是更加主动的一方。“9·11”袭击后,美国想与新加坡建立盟友关系,但新加坡似乎并不领情,坚持认为两国是“伙伴”而非“盟友”。奥巴马时代,美国想让新加坡担当在亚洲的“战略之锚”(此前只有日本和澳大利亚享此“殊荣”),但新加坡并不想留给外界美国“代理人”的印象。范磊认为,这种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相对超脱的关系让双方在处理两国关系以及发挥对地区事务影响力方面更具灵活性。

在特朗普时代,两国今后将走出怎样的关系曲线?将对亚太地区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

与奥巴马时代比,许利平认为,未来的美新关系可能会有一些“退步”,或者说不如新加坡预期的平顺。本质上说,这是由美国、新加坡的国际地位,以及国际格局的变化所决定。但从另一方面说,美新关系将少了更多虚招,回归更加务实的路线。“不过,特朗普政府的东南亚政策尚未定型,新加坡能否在这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仍有待观察。”

其实,不仅仅是新加坡,整个东南亚都对自身在特朗普外交战略中的地位感到困惑。周士新指出,美国在东南亚拥有很深的利益关系(菲律宾、泰国是其传统盟友,新加坡是其战略伙伴),但是特朗普要把东南亚的战略地位提升到多高程度,现在还看不出来。

“新加坡最担心的就是亚太区域尤其是东南亚区域的格局出现失衡”,范磊说,所以它一直以来希望美国能对亚太地区的平衡关系作出贡献,也希望和中美两个大国都做朋友。

(来源: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