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搞了大動作獨立公投,又宣布擱置,這到底是爲什麽

2017-10-12 11:58: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東方補白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獨立公投風波持續了有接近半箇月時間了,最近又有了新進展。

10月10日,加泰區政府就表示將暫時擱置十天前髮出的獨立宣言,以期望與西班牙政府進行談判。但西班牙政府表示併不承認這場違憲的自髮“公投”,因此也不可能和“加獨”分子談判。

10月1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髮起獨立公投,僅有43%人蔘與投票,92%同意獨立。旣然有如此高的支持率,爲什麽要主動擱置公投決議呢?

誘因

加泰羅尼亞的這場“獨立”併不是空穴來風,自有各方面的原因。

加泰地區的獨立呼聲其實數百年來都從來沒有消停過。15世紀,加泰羅尼亞因政治聯姻,併入當時的西班牙。因此加泰地區無論從語言上還是文化上,與西班牙其他地區都有一定差異。

一箇國家內部,各地區文化差異本就是正常現象,況且,在漫長的歷史長河里,文化上的差異本是可以通過無數次溝通交流逐漸減小。但因加泰地區人民多年不願意向西班牙其他地區親近,文化上的差異就依然十分突出。而這背後的重要原因,就是經濟上的差距。

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數一數二富庶地區,人口佔全國約16%,GDP總量佔全國的19%,排名第一,超過首都馬德里地區。自2003年開始,加泰羅尼亞吸引了超過1000家外國公司的直接投資,金額超過430億美元,超過西班牙吸引的全部外資的25%。

加泰羅尼亞區也是西班牙的出口龍頭,據統計,近些年來,西班牙四分之一的出口産品都來自加泰。許多大企業也選擇將總部設在經濟活躍,有活力和開放的的巴塞羅那。

而與加泰地區一片欣欣向榮的髮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西班牙整體經濟的低迷。西班牙在2009金融危機後,經濟遭遇結構性打擊,青年失業率長期高居

25%以上,雖然近兩年經濟有所複蘇,但仍然是不穩定而脆弱的。

加泰不少人認爲,自從加入西班牙這箇國家概念以後,加泰羅尼亞地區的經濟負擔就一直比彆的地區重,特彆是從上世紀末開始,加泰羅尼亞10%左右的GDP都被用來補助更貧窮的省份。這樣的經濟差距與歷史文化方面的差異關聯起來,不斷催促着加泰“獨立公投”支持者們一次次急於跳車。

衝擊

如果加泰地區真有這麽明顯經濟優勢,爲什麽區主席還要擱置獨立宣言?很清楚的是,加泰地方經濟雖然明顯優於西班牙其他地區,但盲目獨立,會對自身造成不少衝擊。

從加泰的産業髮展來看,加泰羅尼亞引以爲傲的工業和航運業都對西班牙境內完善的基礎設施有所依賴。西班牙是歐洲食品的主要提供國,這些食品經由加泰等各港口輸向北方各國,也爲加泰的工業髮展提供原料。而僅憑加泰的環地中海各地的貿易,無法支撐其整箇州如此蓬勃的經濟。一旦加泰成功獨立,西班牙本土的産品一定會拒絶走加泰羅尼亞出海,而更傾向於從南方的巴倫西亞或北方的桑坦德轉運進歐洲大陸。對加泰的經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此外,獨立的加泰還可能面臨嚴重債務危機。有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加泰羅尼亞的債務已經佔據了GDP總量的35.4%,在6月末,總額已經累積到了767億歐元。有評級機構稱,加泰羅尼亞的債務問題已經嚴重影響了其債券的風險,也就是説,如果加泰羅尼亞離開西班牙,在沒有中央政府“兜底”的情況下,未來在債券市場上可能不會穫得任何融資。據著名諮詢公司ING統計,離開西班牙和歐盟可能導致當地GDP下降25%-30%,失業率將會翻倍。

加泰一些獨派經濟學家也認爲,加泰羅尼亞獨立後若能繼續留在歐盟,該地區的經濟增長率將達到7%,完全能夠抵抗獨立帶來的經濟震蕩。但事實併沒有按照想象的軌道前進。

目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等國家元首已經明確表示支持西班牙政府對此事的決議,但併沒有對所謂獨立爭議髮表任何評論。同時,歐委會主席容克也表示這一矛盾衝突是西班牙的“內部事務”,併説“根據西班牙憲法,公投是非法的。”英國也表示支持西班牙政府。加泰的“獨立公投”併沒有取得歐洲其他國家的支持。

得不到支持,即使是成立了國家,許多在歐洲的貿易就會受到極大的影響,直接能重傷其經濟命脈。

籌碼

弔詭的是,加泰不少獨派,一方面很清楚獨立在事實上是難以實現的,另一方面卻組織起一次又一次的公投。

一位在巴塞羅那的島叔認爲,加泰這一次次的公投併不是真想獨立,而是爲了增加和政府談判的籌碼,以增強加泰羅尼亞更多的自主權,同時減少一些加泰的財政壓力。目前在加泰地區,這種擱置獨立提議,爲加泰爭取更多權利的溫和派觀點已逐漸佔據了主流。

面對當下西班牙政府的強硬態度,加泰已經在策劃甚至進行著新方案:敦促反對黨社會黨達成聯盟,從而推翻西班牙首相拉霍伊。

當然,在加泰地區的領導人普伊格矇特也有自己的考量。在西班牙多箇地區中,加泰債務最重的一箇。在地區領導層內部,糰隊內有兩人沾上了貪污的指控。面對這些財政難題,加泰獨立問題則有助轉移視線,併爲現任政府賺取政治籌碼。這爲這次公投添加了不少耐人尋味的意涵。

公投

近些年來,“公投”一詞常常出現,但面對公投,似乎輿論呈現出不同的態度。

國際社會承認南蘇丹及東帝汶的自決公投,是期望這樣能終結數十年的流血衝突,帶來和平。但如由俄羅斯支持的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公投、庫爾德脫離伊拉克的公投等,依然存在爭議。2008年,科索沃單方面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塞爾維亞則入稟國際法庭試圖阻止。海牙國際法庭的法官最後以10-4比數,裁定“國際法沒有禁止單方面宣布獨立的條款”,但其中一名不同意裁決的法官指,這將造成“非常危險的先例”。

而近期被國家准許的地方公投,例如蘇格蘭及魁北克,則在爭取多年後終於進行,但公投結果均不支持獨立。而後,英國及加拿大政府爲了令獨立支持度降低,向這兩箇地區下放了更多自治權力。

社科院歐洲所、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高級研究員田德文認爲,以公投解決地方獨立問題,是冷戰結束以來不少地區解決內部政治問題的方法。但與之前蘇格蘭公投不同的是,加泰的這次公投只有地方議會自行組織,併沒有經過國家層面的通過,是違憲的行爲。嚴格意義上來説,加泰這次併不是公投,不過是一次民意測驗罷了。

國家之前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是國際社會的共識,因此違憲的公投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認可,這就會讓這一地區陷入尷尬的境地。這次公投無法化解加泰地區數百年來的恩恩怨怨,但能否爲自治區爭取更多自主空間,就看領導人們如何把握這箇度了。

(來源:俠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