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不賺錢的摩拜ofo傳合併,誰説了算?

2017-10-12 10:2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華雲

一年前還讓人大呼顔色不夠用的共享單車,一眨眼就沒剩幾箇玩家了。在爲數不多的幸存者中,箇頭最大的摩拜和ofo已經佔據了絶對的市場支配地位。不過,即便如此,雙方背後的投資人似乎仍對現狀不滿。

這不,向來對國內企業消息敏感的彭博社近日報道稱,摩拜和ofo投資者正在推動兩者合併,兩家公司合併後估值可能超過40億美元。

傳聞一出,震驚四座,創始人、投資人紛紛出來表態,在這一片紛紛擾擾之中,究竟誰説的話才能算數呢?

創始人紛紛否認

對於這一驚天消息,摩拜和ofo一如旣往第一時間站出來否認:“我們在技術、産品和運營效率方面遙遙領先,不考慮合併”、“不知情,我們也是通過網絡才看到這箇消息的,”雙方的聲明都明確表示只不過是又一場流言而已。

是啊,無論是摩拜單車的創始人胡瑋煒還是ofo的創始人戴威,都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否認合併的可能。“在雙方産品運營效率和生命周期都不同步的情況下,收購沒有意義,”胡瑋煒曾表示,摩拜擁有全産業鏈,也涉及到重資産,摩拜有自己的自行車生産線,“不像以前那樣一箇app可能就能將兩箇不同平台的所有東西統一在一起”。

胡瑋煒的競爭對手戴威的表態也是類似,在今年的夏季達沃斯上,戴威也稱肯定沒有合併的可能,他甚至把ofo比作安卓,把摩拜比作iOS,“你能想象iOS和安卓合併嗎?”

雙方的投資人都言之鑿鑿,好像堵死了合併這條路。但在今年9月底舉辦的“複旦首席經濟學家論罎”上,ofo的重要財務投資方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卻表示,“目前共享單車整箇行業的格局已定,摩拜和ofo兩家公司佔據了整箇市場95%的份額,但每箇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資金進行運營。唯有兩家合併才有可能盈利。

要知道就在去年,朱嘯虎還在微信上和摩拜的投資方騰訊老總馬化騰互懟,放言要“3箇月結束共享單車戰斗”呢。

那聲“明年見”言猶在耳,但是態度卻髮生了180度的大轉彎,那麽在合併這件事上,到底誰該聽誰的呢?

 朱嘯虎曾在微信上和摩拜的投資方騰訊老總馬化騰互懟

朱嘯虎曾在微信上和摩拜的投資方騰訊老總馬化騰互懟

合併有利於估值

作爲ofo的天使投資人,朱嘯虎一直對於ofo的決策有著重要的影響力。在朱嘯虎這樣的投資人眼中,盈利是最重要的。他曾在談到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時稱,“我們希望在3-6箇月之內把成本賺回來,這樣比較安全。如果説兩年之後才能回本,這箇項目就很有可能會成爲‘龐氏騙局’。互聯網髮展速度太快,兩年的時間會有太多變數,根本不可控。”

他甚至揶揄時常把“做公益”掛在嘴邊的胡瑋煒,“我們不會投一箇拿了投資人的錢説失敗了就當做公益的CEO。這沒有對投資和錢的基本尊重。”

而目前的共享單車格局,恰恰很難賺錢。相對於摩拜的大量資金投資與研髮的技術路線,ofo更習慣“燒錢鋪量”這種中國互聯網企業斗爭的常規套路。今年6月底,戴威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還表示“計劃年底前公司單車投放規模達到2000萬輛。”依靠數量把摩拜消滅在襁褓之中,似乎是一箇很好的選項。

但人算不如天算,隨著《共享單車新規》的出台,北上廣深杭等12箇一二線城市相繼叫停“共享單車新增投放”,這一規則使得ofo以量取勝的策略難以爲繼。

根據DCCI 的報告,在北上廣深等13箇城市中,知曉共享單車平台併使用過共享單車的用戶佔比達80.7%。其中ofo活躍用戶份額佔比爲39.8%,摩拜活躍用戶份額佔比爲36.4%,其他對手份額極小,市場格局已經基本定型。

這這種情況下,再讓ofo投入大量的運營費用與摩拜進行拚殺,無疑是和盈利的目標背道而馳。而合併作爲雙方大規模拚殺之後的新選項,自然就浮現出來。一如之前的滴滴Uber,美糰點評,餓了麽百度外賣。

更妙的是,此時合併,對於朱嘯虎來説,也是一箇好時機,除了能夠消除行業競爭,還能把手上的股份估箇好價錢。

目前摩拜的第一大股東是騰訊、背後更站著有淡馬錫、紅杉、高瓴等機構投資者;而ofo背後則有著滴滴、螞蟻金服、金沙江、經緯中國等巨頭。如果兩者合併,騰訊、螞蟻、滴滴等巨頭必將出手爭奪新公司的話語權,隨著新公司的估值的上升,朱嘯虎作爲早期投資人手上的股份也能水漲船高。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

合併真的能賺錢嗎

不過同爲投資人,朱嘯虎高興了,其他的可能就未必滿意了。

作爲兩公里內的出行解決方案,共享單車能與其它交通方式無縫對接,一直被視爲未來大有可爲的市場。因此作爲ofo佔股20%+的第一大機構股東,滴滴一直對這一市場極其重視。不僅在ofo董事會擁有兩箇席位,滴滴高級副總裁付強更是加入ofo,出任ofo執行總裁。在自己的App上,滴滴也專門爲ofo留出介面,用戶可以直接用車,重視程度可見一斑。要是此時讓滴滴把控制權拱手相讓,幾乎不可能。

更不要提以螞蟻金服爲代表的阿里系和騰訊這一對老冤家了。要知道,共享單車是比打車軟件更爲高頻的移動支付應用,一旦一方佔牢地盤,意味著另一方的慘敗。更不要雙方同樣覬覦共享單車市場背後包括大數據、物聯網在內的其他東西,阿里和騰訊都不會在這塊輕易放手。在這方面,雙方可能更青睞胡瑋煒的態度:“共享單車只是物聯網的第一步,現在盈利不是最重要的,擴張市場是主要目標”。

而且,和財務投資人不同,公司的持續盈利能力可能對這些股東更爲重要。合併後的新公司能否更容易地賺錢會是這些股東要思考的內容。如果兩家公司合併,能大大降低成本、保持現有市場份額、攫取更多利潤,自然就會走向合併。就像滴滴Uber——當雙方只能依靠燒錢來維持市場份額時,合併走向壟斷自然是箇走出囚徒困境的好辦法。但如果無法維持市場份額,合併又有何意義?

共享打車除了雙方的線上應用,還有重資産的線下單車,共享單車拓展市場份額正是一箇不斷地生産、投放單車、投入成本的過程。雙方即使合併,新公司無非是接收了摩拜ofo兩種單車,實體成本仍然不會有太大改變,也不會像打車平台那樣實現成本的大幅度降低。

何況,共享單車的市場壁壘極低,一旦領先者抬高價格,後來者也能依靠價格在細分市場咬下一塊肉來,活得好好的。正如在國內某些二三線市場,後起的hellobike,已能和摩拜ofo三分天下。因此,對於這些投資人而言,合併可能併不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彭博報道後不久,朱嘯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又再次改口:“關於摩拜和ofo是否會合併,需過6—12箇月後再看。”而摩拜ofo的此次合併風波究竟是空穴來風還是資本的一次試探,目前不得而知。不過,未來雙方能否走向合併,能否給予資本回報必然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

(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