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加泰羅尼亞暫緩獨立得罪自己人 西班牙機會來了?

2017-10-12 10:4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盡管一周以前的公投結果顯示九成選民支持獨立,但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卻決定暫時不宣布獨立了。

當地時間周二(10月10日)晚間,加泰羅尼亞地區領導人普伊格德矇特在議會髮言時表示:“10月1日全民公投的結果顯示加泰羅尼亞已經穫得了成爲獨立國家的權利,併穫得了髮聲和被尊重的權利。”

但他隨後補充説,雖然“人民的意願”是要從西班牙獨立,但他希望能夠逐步緩和圍繞這一問題産生的緊張局勢。他籤署了一份獨立宣言,但提議“暫停實施以尋求談判”,“不然不會有達成共識的解決方案”。這被外界視爲爭取時間之舉。

然而目前來看,暫緩宣布獨立的後果是,普伊格德矇特不僅惹惱了力圖維護西班牙統一的一方,也讓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的選民失望至極。而在西班牙以外,歐盟和其他國家領導人也表示這是西班牙內政,紛紛與加泰羅尼亞撇清關系。

西班牙政府談判可能甚微

部分分析人士認爲,普伊格德矇特的這番決定是爲了繼續“勒索”西班牙政府給予加泰羅尼亞地區更多優待。而另一部分人指出,普伊格德矇特不過意在求和。

但《衛報》專欄作者特姆雷特(Giles Tremlett)指出,不論普伊格德矇特究竟爲何要爭取談判的時間,他都將緊張的局勢延續到了不知何時才能結束的境地。普伊格德矇特旣沒有具體説明與西班牙中央政府對話的方式、也沒有提供行之有效的談判時間表。更何況,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早前已經明確拒絶會談,除非普伊格德矇特放棄獨立聲明。

拉霍伊周日對媒體表示:“獨立不會髮生,我們會採取法律賦予的一切手段”,併稱不排除動用憲法第115條的可能。西班牙憲法第115條規定,如果一箇自治區不履行憲法和其他法律所規定的義務,或者“嚴重有損西班牙的整體利益”,中央政府便可接管該地區。

CNN記者赫爾曼(Marc Herman)認爲,西班牙政府與加泰羅尼亞重新談判,併賦予該地區更多自主權的可能性極小。以往有關增加自主權的談判破裂後,拉霍伊在西班牙其他地區的支持率便有所上升。另一方面,普伊格德矇特已經當了一輩子分裂主義者。因此,雙方坐下來商討加泰羅尼亞自治權限併達成共識的可能不大。

而另一箇更爲寬泛但似乎很有必要的談判角度是直接修改西班牙憲法,讓它成爲貨真價實的聯邦制國家。但顯然,大多數西班牙人寧願和加泰羅尼亞人達成協議,也不願意把幾十年來的政治成果再度置於風險之中。

無論談判進展如何,赫爾曼表示,西班牙憲法在該國最重要地區之一遭遇的滑鐵盧意味著這箇國家已經出現了裂痕。

加泰羅尼亞內部矛盾重重

雖然公投結果符合普伊格德矇特的心意,但他同樣不能忽視反對獨立的加泰羅尼亞選民、以及該地區從公投到真正獨立建國的巨大挑戰。

首先,盡管獨立公投結果顯示近90%的加泰羅尼亞選民支持獨立,但有數據顯示,加泰羅尼亞共有540萬選民,實際投票的人卻只有230萬,投票率僅爲43%。雖然該數據未得到公證,但確實屬於合理範圍。《衛報》指出,在之前的民調中,有39%的加泰羅尼亞人支持獨立。

上周,這些沒有站出來投票支持獨立的“沈默的大多數”也終於走上了街頭。10月8日,35萬民衆在巴塞羅那舉行大規模遊行,反對加泰羅尼亞脫離西班牙;同日,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等其他近50箇城市也舉行了類似的遊行。

而對於支持獨立的選民來説,普伊格德矇特暫緩宣布獨立的決定也令他們大失所望。此外,普伊格德矇特還沒來得及向他們解釋那些不可避免的與獨立建國有關的犧牲。例如,目前已經有多家大公司和銀行表態稱要離開加泰羅尼亞地區。而一旦真正脫離西班牙,加泰羅尼亞或許還要面臨漫長的重新加入歐盟的談判。

周二,沒有聽到宣布獨立的消息的加泰羅尼亞選民表情前後的變化。圖片來源:東方IC

周二,沒有聽到宣布獨立的消息的加泰羅尼亞選民表情前後的變化。圖片來源:東方IC

其次,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前任主席馬斯(Artus Mas)上周已經警告稱,加泰羅尼亞仍未准備好成爲獨立國家。該地區沒有獨立的稅收、司法、金融及關稅制度。而這也被認爲是普伊格德矇特極力爭取時間的原因之一。

《衛報》文章還提到,斯洛文尼亞1991年從南斯拉夫獨立的過程被西班牙分裂主義者視爲典範。不過,專欄作者特姆雷特警告稱,斯洛文尼亞的獨立穫得總人口88%的支持,同時還爆髮了爲期10天的戰爭,奪走75人的生命。

CNN記者赫爾曼指出,加泰羅尼亞分裂主義者必鬚面對現實——令人印象深刻的公投勝利不會對未來的國家建設起到任何實質性作用。

外部無支持 主動權交替

令普伊格德矇特失望的是,他呼籲歐盟干預的行爲不僅越過了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底線,也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在加泰羅尼亞舉行公投的第二天,歐盟委員會就稱其“不合法”。盡管普伊格德矇特暗示過情況會有所轉變,但他併未指明誰會向加泰羅尼亞伸出援助之手。

而在普伊格德矇特暫緩宣布獨立的表態後,主動權已經回到了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手中。

在赫爾曼看來,拉霍伊是一名戰略被動的“詐唬型”政客。近十年來,拉霍伊只知道不斷重覆加泰羅尼亞獨立是違憲的——最終釀成了今日的獨立公投危機。

《衛報》文章則認爲,對拉霍伊來説,現在有兩箇選擇。一是宣布加泰羅尼亞公投違憲,併向西班牙議會申請直接接管自治區政府;二是和過去一樣,不採取任何行動,讓分裂主義政府留守,直到當地經濟出現問題以及國外支持獨立的聲音消散。

德國之聲文章也指出,普伊格德矇特已經釋放了樂意談判的信號,而西班牙政府不應該拒絶這箇機會。西班牙人正熱切期盼著他們的首相能站出來做些什麽,而不只是用憲法作爲藉口。隨著西班牙在歐盟地位的提升,拉霍伊政府也該表現出相應的危機處理能力。

然而對於部分分裂主義者來説,西班牙政府的過度干預反而是理想的短期目標。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聲稱自己是西班牙中央集權制度的受害者。

赫爾曼認爲,普伊格德矇特已經意識到,外界爭論的焦點已經不再是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權利。他已經意識到,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行爲從許多國際或西班牙國內的角度來看,都會被解讀成“鎮壓”的含義。而且他也明白,被鎮壓的人民可以在這些旁觀者心里贏得自決的權利。

也就是説,西班牙警方對獨立公投普通蔘與者的攻擊使得分裂主義者佔據了道德高地,將重點從全民投票是否合乎憲法轉變爲加泰羅尼亞人是否擁有最基本的言論自由和集會權。

不過,對於世界上其他地區來説,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的威脅體現在對成熟民主政體憲法的挑戰。從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到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和各國領導人的表態完全一致——這是西班牙內政。

《衛報》專欄作者特姆雷特指出,除非歐盟強迫拉霍伊加入協商,否則普伊格德矇特的講話只不過是延續了目前加泰羅尼亞的殭局。

本周 ,拉霍伊還將對加泰羅尼亞獨立危機進行表態。屆時,他將有機會緩解——亦或加劇目前的緊張局勢。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