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期待拜登政府以嶄新姿態帶領美國重回全球化軌道

2021-01-20 15:26:1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美國東部時間1月20日下午,拜登將在華盛頓特區宣誓就任美國總統。拜登政府的上台代表著爲期4年的特朗普時代的終結。而這對於美國乃至全世界來説,無疑是一箇重要轉摺點。

2016年,特朗普的意外當選在美國掀起了一股帶有濃重保守主義色彩的反全球化浪潮。美國原本是全球化進程的主導者,但諷刺的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美國幾乎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全球化的最大反對者。代表美國藍領工人階層的特朗普政府,指責全球化剝奪了美國人的工作崗位,併不遺餘力地鼓勵美國企業將工廠從第三世界國家遷回本土。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還以貿易平衡爲由在全球主動挑起了一場場史無前例的貿易戰,大幅提高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多國對美出口商品關稅。高喊“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特朗普將全球化視爲一場全世界“佔盡美國便宜”的騙局。

然而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政策卻併沒有讓美國真正偉大起來。近日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BC)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特朗普對華貿易戰已導致美國流失了24.5萬箇就業崗位。1月14日,中國海關總署新聞髮言人表示,2020年中美貿易順差超2萬億元,相對於往年進一步擴大。在全球化時代,各國之間早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體,單方面的逆全球化則會傷及自身。例如,據國際半導體協會透露,針對華爲的採購禁令已給美國晶片産業造成了1700億美元的損失。

全球化有助於資本與勞動力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優化配置,可以在整體上大大提高各國的經濟效率,因此,全球化的結果本應當是互利共贏的。但客觀地説,全球化的紅利在某箇國家內部卻併不一定能夠得到公平的分配。華爾街等大財糰顯然分得了全球化蛋糕中最大的一塊,而美國的藍領工人則因爲國內制造業轉移而淪爲全球化的受害者。因此,“罪”不在全球化,而在於美國國內的財富分配不均。2016年,瑞士經濟分析局KOF曾根據經濟、社會、政治三方面的指數排出世界前十大全球化國家,美國併沒有位列其中。但頗耐人尋味的是,排名靠前的荷蘭、丹麥、比利時、瑞士、瑞典等國家卻併未像美國一樣出現大規模的反全球化運動。這與上述國家內部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高福利政策和相對公平的分配制度是分不開的。

拜登在競選期間曾承諾上台後將停止貿易戰,也承諾將把特朗普政府退過的那些“群”重新加回來。可以看出,拜登併不贊同特朗普的反全球化路線。對此,中國以及其他世界主要國家都樂見其成。但是,拜登政府也應清醒認識到,特朗普在美國政罎的出現併非偶然。美國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懸殊,精英和大衆之間互不信任,社會階層逐漸固化,都是孕育特朗普主義的溫床。這次在美國大選中出現的種種亂象更是將美國社會的內部張力暴露無遺。對拜登政府來説,回歸全球化應當首先瀰合國內的裂痕,將工作重心放在解決國內問題上,讓那些過去被忽視的群體重新被“看”到、被“聽”到。相反,如果以爲趕走了特朗普就可以重溫舊夢,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在重返國際舞台時,拜登政府也必鬚意識到,如果美國繼續在國際社會尋求絶對霸權,全球共識就難以凝聚,全球合力就無法形成。特彆是,在中美關系方面,兩國作爲世界上最大的兩箇經濟體,共同牽動著世界經濟的脈搏。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全球化將兩國的命運前所未有地捆綁在一起。因此,在拜登政府即將上台的歷史性時刻,中國真誠地希望看到美國能夠克服自身的困難,以嶄新姿態重新回到全球化的軌道上來,與世界各國一起共創繁榮。

(來源:中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