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鮮知label » 正文

讓時尚不再爲地球增添負擔!盤點全球十大新興環保面料

2016-05-30 10:54:13  來源:華麗志 【返回列表】

時尚行業光鮮亮麗的背後,存在許多鮮爲人知的隱憂:廉價制造工人惡劣的工作條件,原料生産和印染紡織過程對環境的損害等等。

比如,全球 25%的殺蟲劑是用於普通棉花,棉花大規模種植還消耗了地球大量寶貴的水資源;聚酯纖維則依賴於石油和天然氣等不可再生能源 - 棉花和聚酯纖維恰恰是全球紡織業最常使用的兩種纖維。隨著人口增長、快時尚的興起,現有資源也越來越無法滿足市場日益膨脹的需求。

幸運的是,一些社會責任意識強烈的科技公司和時裝品牌已經開始有所作爲。他們在技術上不斷創新, 無論是皮革替代品,可降解漿料,或是舊衣服的回收再利用,都已成爲時尚行業的重要課題。

我們從以上三個角度出發,盤點了 10種新型“可持續面料”,從茶葉、菠蘿葉做的鞋子,到不殺生的牛皮,從可降解牛仔褲到舊衣回爐,有的已經應用於時裝生産,有的尚處於測試階段,它們都在探索著同一件事:如何讓時尚産業更加環境友好。

皮革替代品

皮革是一種古老的材質,在生活中的用途十分廣泛,但它本身並不是環境友好的材料,牛的飼養過程中會消耗大量資源,牛放的屁也是加劇了大氣的溫室效應。人們開始反思,是否能找到新型面料代替皮革。

1)Piñatex:用菠蘿葉做鞋子

在菲律賓,大量的菠蘿樹果實收獲後會留下成堆的葉子,不要小看這些葉子,西班牙皮革專家 Carmen Hijosa 耗時 7年研發了一種可以代替皮革的特殊面料 Piñatex,就是以菠蘿葉纖維制成的。

Piñatex 的生産不需要土地、水、殺蟲劑、肥料,也不會産生廢料。不僅如此,Piñatex 爲菲律賓等盛産菠蘿樹的熱帶國家創造了新的産業,爲當地農民帶來了額外收入。Hijosa 在倫敦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Ananas Anam,僱傭菲律賓本地的農民收集菠蘿葉並從中提取纖維,這些纖維全部運送到西班牙加工成無紡布,最後銷往全球各地。

這些無紡布材料和帆布有著類似的外觀,包含四種顔色,深灰、奶油、棕色、金屬金,質地堅硬,可批量生産,經印染後可加工成鞋、包、家具,甚至延伸到汽車、航空領域。知名品牌 Puma 和 Camper 已經利用這種面料出了樣品(下圖)。還有一些國際公司已經開始出售使用這種材料制造的手袋、靴子、平底鞋等。

2)SCOBY:用茶葉做出仿真皮具

和 Hijosa 做的事類似,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服裝設計專業副教授 Young-A Lee 和她的團隊也是從植物副産品入手,她和團隊試圖用茶葉副産品生産的特殊纖維材料,取代傳統的服裝面料,尤其是皮制品。

在 Lee 工作的實驗室裏,每一個物料盒都裝著由纖維素纖維組成的凝膠狀薄膜。這種纖維素纖維是康普茶(Kombucha,一種經過發酵工序制造出來的加糖的草藥茶,又名“紅茶菌”)的副産品,薄膜需使用細菌和酵母共生體(簡稱 SCOBY)培養,從醋和糖的混合物中吸收營養。SCOBY 在成型並幹燥後,性質與皮革相似,可以用於制作服裝、鞋履和手袋。

SCOBY 100%可生物降解,最後能以營養物質的形式回歸土壤。這種纖維素纖維已在化妝品、食品和傷口敷料等産品進行過試驗,但在服裝行業的應用還相對較新。

上圖:Lee 展示 SCOBY 纖維素纖維研發的樣品

上圖:Lee 展示 SCOBY 纖維素纖維研發的樣品

Lee 和她的團隊的研究已經獲得了美國環境保護署的許可,他們進行了多項測試,驗證 SCOBY 取代皮革的可行性。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些難題尚待解決。比如,根據溫度和室內狀況的不同,SCOBY 需要在實驗室生長 3~4周。團隊正在研究,看能否縮短生長周期,這樣才能實現批量生産。

3)Don Quichosse:魚皮做的鞋子

依然是關於皮革替代品的探索,法國著名鞋匠 Jean-Jacques Houyou 用魚皮做皮具!聽起來匪夷所思,不會腥嗎?

Houyou 對魚皮皮革的研究由來已久,他曾在 Mauleon 地區的小工廠用鱒魚皮制作日式涼鞋,該地區素有“法國漁夫鞋之都”之稱。他認爲,鱒魚不僅是一道餐桌美味,而且魚皮花紋優美適合制作皮具。

Houyou 的公司名爲 Don Quichosse,將於今夏在法國推出全球首個鱒魚皮漁夫鞋系列,包括七種顔色的疊層鞋跟女士涼鞋,售價約爲每雙 120歐元。該系列採用産自法國 Pyrenees 山麓冷山泉中的鱒魚魚皮制作。

一些奢侈鞋履大牌也紛紛開始推出魚皮鞋:西班牙鞋履設計大師 Manolo Blahnik 就曾推出過售價 800歐元一雙的“魚皮環保涼鞋”;巴西鞋履品牌 Osklen 也推出了鱒魚皮運動鞋 Arpoador,售價 580美元,此前該品牌曾用亞馬遜巨骨舌魚皮制鞋。

當然,這樣的魚皮鞋雖然很環保,制作過程並不簡單。Houyou 坦言,手工制作這樣的漁夫鞋工序十分嚴苛,因爲要找到兩塊花紋一致的魚皮制作同一雙鞋太難了。

4)Modern Meadow:實驗室種植“真皮”

甚至還有公司試圖在實驗室裏直接“種植”出一個手袋!技術上來說是完全可能的。紐約初創公司 Modern Meadow 正在實驗室種植這種面料。這種面料聞起來和真牛皮別無二致,因爲它就是牛皮。這一技術或許帶動奢侈品行業發生變革!

這項創新技術首先要從牛的身上提取細胞,這對於牛來說一點傷害都沒有,然後便可以無窮無盡地複制提取的細胞,創造出一種可以代替傳統皮革的生物面料。

理論上講,這項技術只需要一頭真牛。但是絕不意味著要去複制牛皮,而是按照自己的需求種植牛皮:種出的牛皮不需要除毛、沒有傷疤、沒有蚊蟲叮咬的痕跡、全部可以利用而沒有浪費。此外還可以調整牛皮的柔軟度、透氣性、以及穩定性。

實驗室“種”出牛皮,或許不是異想天開

實驗室“種”出牛皮,或許不是異想天開

不過,這種牛皮從實驗室走向市場還需要漫長的過程,而且市場也許還未做好准備迎接這種代用牛皮,因爲長期以來就有生産商將低質量人造合成品作爲皮革的替代品,這讓消費者對於這種真正的牛皮替代品也會抱有質疑。

研究證明,PVC材料(常用於人造皮革)存在致癌的隱患,而其它石油基材料則會導致環境汙染。2014年的一項測試顯示,每五件人造皮革産品中,就有一件含有鉛。因此,這種實驗室種植的牛皮如果能推向市場,的確將成爲行業的福音。

可降解漿料

目前,全球每年的紡織品需求爲 9000萬噸,棉花、粘膠纖維等天然材料只佔其中的 1/3,其餘主要是石油基材料,如滌綸、氨綸和尼龍。通過延長現有天然材料的使用壽命來擴大資源總量,是消費者和大型時裝公司的當務之急。

5)另類紡織纖維“天絲”

2011年棉花價格飆升,促使全球粘膠纖維(Viscose,最主要的木漿紡織纖維)和可溶解纖維(Lyocell)需求量增加。不過,基於環境因素考慮,加上資源有限,大概在十年前,北歐所有的家具和時尚企業就開始停止使用粘膠纖維。森林産品顧問公司 Hawkins Wright 預計,到 2020年,全球紡織紙漿産量將從 2015年的 440萬噸增長 30%。

相比 Lyocell 這個叫法,它的商標名稱 Tencl(天絲)更爲人所知。天絲最早發明於上世紀 70年代,比粘膠纖維更環保,也是目前來自於木材紙漿的主要另類紡織纖維,可轉化成紡織面料。最近北歐的紙漿生産商甚至開始用白木和松樹制作成服裝和沙發面料。

H&M 、IKEA 在各自領域都是全球可持續發展的典型企業,他們都非常樂意與可降解紙漿制造商合作,銷售由當地森林資源制作的環保産品。H&M 近年來在服裝上增加了天絲使用量,盡管面料相對昂貴,卻也爲品牌貼上了綠色的標簽。

不過,目前環保的溶解性纖維不能直接替代粘膠纖維,因爲在外觀和觸感上兩種材料有區別。H&M表示,公司希望找到一種更環保的方式生産粘膠纖維。

天絲也開始應用於高端市場,奧地利另類紡織纖維公司 Lenzing 和澳大利亞美利奴羊毛公司 Woolmark 合作開發了一種新型針織面料,面料不僅保留了美利奴羊毛的獨特手感,且保證了良好的吸汗效果。不久的將來,這種新型複合面料 Tencel-Merino(天絲-美利奴羊毛)將有可能成爲高端市場的首選。

6)re:newel AB:將舊衣變成高品質環保纖維!

考慮到目前的黏膠纖維或可溶解纖維主要從樹木中獲得,瑞典紡織品回收公司 re:newcell AB 研發了一種新技術 -基於纖維素的紡織纖維回收流程,能將廢棄的紡織品(如牛仔褲、T恤等舊衣物)轉化成新的溶解木漿,這種溶解木漿主要用於生産粘膠纖維和可溶解纖維等高品質環保紡織纖維,可以大大延長人類現有資源的使用期限。

公司 2012年開始研發這項技術,現在整個過程已基本成熟,目前正投入 800萬歐元建立一條生産線。


舊衣回收再利用

時尚界流行複古風,但有些公司沒有刻意在“做舊”方面做文章,而是利用真正的舊面料做設計。每年全球産生 1310萬噸廢棄紡織品,其中大部分最後只能進入垃圾填埋場。

7)Levi’s 環保牛仔褲:節水、再生棉

不久前,一部追遡牛仔褲生産過程的紀錄片在朋友圈被瘋狂轉發,也把牛仔褲的汙染問題再次推向風口浪尖。

美國知名牛仔服制造商 Levi’s 很早就開始拓展環保領域。最早推出的 Levi’s WaterLess 系列,耗水量減少了28%;2012年,全新 WaterLess 系列,主張回收塑料瓶和食物托盤,然後再利用。2013年春季系列的 30萬條牛仔褲,回收了 360萬個塑料瓶和托盤,而隨著産能提升,這個數字還將增加。WaterLess 系列的終極目標是節水 96%,目前該系列已經節約了 1.72萬升水。


而就在最近,Levi’s 聯手紡織技術初創公司 Evrnu SPC 採用閉環控制技術,將 5件被丟棄的棉質舊T恤制成了一條 Levi’s 511修身錐形牛仔褲,號稱“全球第一條再生棉牛仔褲”。

這項技術不僅將減少廢氣面料,也將節約大量水資源。在生産一條原生棉牛仔褲的過程中,種棉花用到的水資源佔總用水量的 68%,與“原生棉”相比,“再生棉”服裝在生産中能節約 98%的水資源,用於種植更多原生棉。

在美國道德村協會 Ethisphere 公布的“2016全球最具商業道德公司”榜單中,除了瑞典 H&M、英國 Marks & Spencer(瑪莎百貨)、美國 Target Corp 等零售商,Levi’s 也赫然在榜,也是此次唯一上榜的服裝品牌。

8)Freitag 可降解牛仔褲

來自瑞士蘇黎世的 Freitag 以回收利用廢棄卡車防水片而聞名,它家最爲人熟知的就是環保袋了。得益於此,公司在材料的可持續利用上有著豐富的經驗。去年他們又推出了一種可降解牛仔褲。這種牛仔褲以亞麻、棉麻混紡、紗紡、梭織物爲原料,所含化學成分達到了最小限度,且無漂白。

傳統牛仔服裝使用的滌綸線、金屬紐扣和鉚釘很難降解。 Freitag 發明了一種非螺旋紐扣和可生物降解線,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使用這項技術的新型牛仔褲包括:

Freitag 的經典細腰男女牛仔褲 Five Pocket Jeans 由自行開發的 F-abric Denim 牛仔布制成 – 一種基於亞麻和大麻纖維的耐用斜紋布,100%可生物降解;

E500 Male Denim(E500 男士牛仔褲)由一種重 19盎司的牛仔布制成,已上市;

E100 Female Denim(E100 女士牛仔褲)重17盎司,已在 Freitag 門店、網店和精選零售店上架,售價 190歐元/條(約合人民幣 1300元)。

9)Worn Again 從舊衣物中分離聚酯纖維

英國 Worn Again 的紡織物化學回收技術,創造了紡織物的“循環資源模式”。

他們從舊的、或不用的衣物及紡織物中分離提取聚酯纖維和棉紗,並運用這種分離技術,將回收的聚酯纖維和纖維素化合物制成新面料。這項技術有望取代聚酯纖維,未來則有可能爲纖維素纖維和面料提供一種新的對環境更友好的原材料。

最值得一提的是,該技術解決了紡織品循環利用的頭等難題:如何分離混合纖維服裝,如何分離聚酯纖維和纖維合成物中的色素及其它雜質。目前已經在 H&M 和 Puma 的供應鏈上進行試驗。

MS-oxfam-unity-pr-old-clothes-1050x656-1024x640.jpg

10)瑞典科學家的研究新方向:用溫室氣體和空氣做衣服

目前的消費品生産過程中會釋放大量的溫室氣體。針對這一問題,瑞典創新環境研究組織 Smart Textiles 聯手University of Borås 的研究人員,將全新的甲烷過濾法結合到紡織技術中,在紡織面料中加入從大氣中捕捉的等量甲烷,有效減輕溫室效應。

目前半數的紡織纖維均爲合成纖維,例如聚酯纖維,其實是由化石原料制成。Smart Textiles 負責人 Lena-Marie Jensen 認爲,如果能用溫室氣體取代這些合成纖維,不僅可以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同時還降低了溫室氣體的排放,一舉兩得。

關於可持續時尚

可持續時尚(Sustainable fashion)也稱“ 生態時尚(eco fashion)”。人們提出這個理念的初衷,就是希望一件産品從生産到投入使用的整個生命周期中,能夠考慮到它對環境和社會産生的影響,消耗更少的自然資源,減少對環境的汙染。

可持續時尚已逐步成爲主流文化,越來越多的時尚消費者對來源不透明、做工粗糙的服裝失去興趣,開始尋求符合道德標准、耐穿、風格鮮明的服裝和配飾。

不僅是知名品牌商在努力將自己“染綠”,一批主打“可持續時尚”理念的新銳設計師品牌也應運而生,如男裝設計師品牌30 Year Sweatshirt by Tom Cridland 的衛衣採用有機棉,號稱可穿 30年;設計師 Valerie Goode 的新系列使用“和平蠶絲”,承諾不殺害蠶寶寶;Mosevic 用牛仔布碎片和樹脂制作墨鏡…


來源:華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