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風尚IMAX » 正文

“ISIS時尚”是如何播下恐怖主義的種子的?

2016-03-30 14:57:20  來源:時裝商業評論網 【返回列表】

ISIS_tshirt.jpg

售賣ISIS標志的T恤頁面已被Facebook關閉

這個設計不複雜:黑色旗幟上寫著一行阿拉伯文字,下面是一個圓圈,裏面寫了更多的阿拉伯文字。對一些人來說,這毫無意義。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意義深遠。這是伊斯蘭的信仰基石的“清真言”。過去兩年中,這個宗教符號已被這個一意孤行的恐怖組織盜用與政治化。對於有意向加入這個組織的人們來說,這可能會出現在T恤、帽衫與連體衣等服飾上。

就品牌認知度而言,這些清真言(Shahada,即文字部分)與先知穆罕穆德的“穆聖先知印”(即下方的圓圈)已幾乎全被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即ISIS)歪麴成爲該恐怖組織的旗面圖案。目前,ISIS自稱爲所謂的“哈裏發”統治伊拉克與敘利亞大部地區,向幾百萬人強推被其扭麴的伊斯蘭教義。這面旗幟出現在ISIS檢查站、其宣傳視頻甚至某些軍事裝備上。

如任何其它Logo標識一樣,這個標識得以可以接觸更廣泛受衆。在ISIS宣傳視頻裏,幼童頭戴的戰鬥頭巾與其自辦英文雜志《Dabiq》裏武裝分子的制服上,都能看到該標識的變種。男性以及相對較少的女性以ISIS名義犯下恐怖惡行後,往往被發現他們曾經穿戴同類型的頭巾、服裝或旗幟拍照。

ISIS傳播極具野心的訊息,並有不斷招募男女青年爲其事業獻身的能力,讓人不得不好奇他們是如何將被招募人員的好奇心升級爲行動的。ISIS,作爲一個“品牌”,其發展和觸及人群範圍正是其中的核心。在檢查站上明示的標識更多帶有直接軍事目的,但在公報出現的標志則更多關乎品牌信息。與大多數品牌一樣,遲早也會有人把它放在T恤上的。

過去兩年中,帶有這個ISIS標識的帽衫與T恤出現在伊斯坦布爾與土耳其南部的商店、黎巴嫩一個當地市場與幾家在線商店上(其中一家在線商店在印度尼西亞境外注冊)。去年八月,一名男子因在西班牙販售帶有ISIS標識的兒童服裝、帶有英國人質、援助車隊志願者阿蘭·亨甯(Alan Henning)被“聖戰約翰”(Jihadi John)謀殺場景的絲網運動衫,後因恐怖主義罪名被捕。帶有該種標識的戒指已經在整個中東地區發現,有知情人士稱服裝與配飾均能在ISIS粉絲網站上看到並購買。

這也不是用服飾爲非法團體或暴力意識形態打廣告做宣傳的唯一案例:三K黨(The Ku Klux Klan)、愛爾蘭共和軍(IRA)、真主黨(Hezbollah)、基地組織(Al-Qaeda)與各類新納粹組織(在歐洲大部分國家與美國爲非法組織)的服飾早在ISIS之前就曾出現在賣場裏。但這一次,專家們卻認爲,情況有所不同。

 “聖戰之酷”

極端主義研究者也在談論所謂“聖戰之酷”:ISIS已將自己身負宗教使命的暴力行徑包裝成“ 酷”。樣貌英俊的武裝人員留全絡腮胡毛發飄飄,在皮卡後咧嘴微笑,車輛在沙漠中飛馳競賽。體格健壯的武裝人員身穿統一的黑色戰鬥服更是凝聚力的象徵,共同與施壓者戰鬥。對陷入困境、易受外界影響的人來說,這實在是令人興奮的組合。

“這就是所謂‘聖戰之酷’,這種受到爭議的情況可能因服裝的傳播而加劇,可能會成爲影響年輕人決定參加恐怖活動的因素之一。”伯明翰法學院(Birmingham Law School)反恐專家Fiona de Londras表示。

但並非誰都能擁有這些ISIS戰鬥裝備。

“你在敘利亞看到的這些ISIS服裝是專門爲ISIS成員制作的,所以要麽是ISIS親自運作生産線,要麽就是與服裝廠簽訂了協議進行生産,”英國極端主義研究者Aymenn al-Tamimi說。

這已在市場中有了存在的空間,有人希望利用崇拜者對“聖戰”風格服裝的興趣搞出一門生意。

2013年底到2014年初,Tamimi在黎巴嫩的黎波裏(Tripoli)發現帶有ISIS標識的服裝。政府對其進行打擊時又消失了,但又在土耳其南部發現了其它更多單品,而土耳其南部是敘利亞背景的武裝人員渠道。這些都是價格便宜的山寨貨色:帶有標識的頭巾和T恤可能是當地市場裏在本地印刷的。經BoF調查發現,T恤的通常單價在5至10美元之間,帽衫在25至30美元之間。作爲一種草根現象,服裝並非ISIS正式發售,對ISIS資金來源也無可辨別的明顯聯系。

這些能引發政治興趣的極端團體服裝,其出現的地點也頗爲關鍵。BoF能夠非常容易地在貝魯特南部找到售價爲6美元的真主黨T恤,但同樣單品在將真主黨定性爲恐怖組織的美國屬於禁運項目。對ISIS支持者和崇拜者武裝人員走得越來越遠,在線運營是關鍵——而ISIS已經有了如此密集的品牌傳播。

以“聖戰”爲號召的在線商店

21歲的Abdullah是一名對ISIS在線推廣有所了解的知情人士,他曾經是ISIS在線傳播工作的一名助手。如今的他不再是一名極端份子,往日位於權力巔峰的Abdullah曾在Twitter上擁有近11000名追隨者,並在無法親自前往敘利亞的情況下,在Twitter、電視上——當然還有T恤上——宣揚ISIS暴力“聖戰”。

Abdullah告訴BoF,他與他另外三個“兄弟”(包括現因恐怖行爲入獄的17歲美國人Ali Shukri Amin),在2013年底創辦了“聖戰”風格的街頭服飾網店Islamica Online。網站與其PayPal帳戶現已蕩然無存,但網店售出的一些裝備仍然能在Twitter與Facebook上可見。

“我們在2013年開始做這些的時候,ISIS還不是恐怖組織。我們是爲了支持叛亂,”Abdullah向BoF表示。

“我們有所有那些‘聖戰’的玩意兒,但沒有斬首的,有的就是那些與‘聖戰’相關的意識形態話語。我們有自己的T恤設計之類的東西。”

在西方長大的青少年對暴力叛亂之間的聯系非常微弱,但尋求身份認同的青少年正是類邪教組織能輕易用反抗壓迫與追求正義的言辭吸引的人群。對那些好奇的人來說,這可能是加入的原因身份:穿上這件衣服來展示自己的身份認同。用Abdullah的話說,Islamica Online的親“聖戰”服裝“絕對是拿來裝逼的。

但對研究員Tamimi來說,這其中還有更多的意義。

“早期的敘利亞,你能看到人們隨身攜帶這些標識,你能將其視爲叛逆的象徵,你知道的,外面世界的人不會支持我們的,”他表示道。

“但對於已經上升至全球關注焦點的ISIS來說,你穿上了他們的服裝,這更可能是在思想與實際行動上對其給予支持,而不僅是像切·格瓦拉那樣代表著籠統的‘叛逆’內涵,他的形象經常出現在服裝上。”

讓ISIS成爲如此難題的其中一個因素在於,想要進入該組織幾乎沒有任何壁壘。一旦有人接受了該組織的意識形態,無論是私下裏還是公開,無論是他們是誰或身處何方,都能瞬間變成組織的一部分。根據專家與組織前成員表示,該組織歡迎對其崇拜者與外部人員加入。

比如去年12月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謀殺14人的夫婦,此前已在網上做出激進行爲並據說與該組織其它支持者無聯系並獨立行動。但在下一期的《Dabiq》雜志上,他們被稱贊爲“在他們的大本營中實施恐怖戰爭”。一瞬間,裝逼者成爲了真正的危險分子。

ISIS_clothing_sq-893x1024.jpg

一名在西班牙販售ISIS標志圖案服飾的男子被逮捕 | 圖片來源:西班牙內政部

法律問題

生産、銷售或穿著帶有ISIS標識服裝是否合法,取決於當地的反恐法律。針對數字內容建立司法管制一直以來亦是難題。對於服裝羅列在Facebook頁面並在印尼之外售罄這個例子中,Facebook已經關停了這個頁面。

英國的《2000年反恐怖主義法案》(Terrorism Act 2000)中禁止對任何能引起懷疑穿著者爲被禁止組織的成員或支持者的服飾的穿著行爲。該罪行是對北愛爾蘭恐怖活動的回應,立法者不希望看到的不僅是恐怖組織的人形廣告牌到處走來走去,還認識到對某種意識形態人們有著不同的參與程度,而身穿帶有這些意識形態標識的T恤可能會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心、希望與採取暴力行動走得更近。

“我們的做法,就是盡可能對這種激進化進程或活動的過程進行幹預,目的是爲了努力中斷這樣的進程。成爲這些組織的成員、頌揚恐怖主義、身穿這些裝束被定爲一項罪行,也是這股趨勢中的一部分,”法律專家Fiona de Londras解釋道。

“政府的觀點是,盡管這是對言論自由的幹擾,但這是合理的,沒有超越了什麽底線,因爲警察還擁有裁量權,”她補充道。

2015年7月倫敦連環恐襲爆炸案十周年之時,一男子在倫敦議會廣場(Parliament Square)身披ISIS旗幟,正好來說明警察的自由裁量權是如何行使的:警察上前與其進行交談,確定他不造成威脅,並不再幹預他的行爲。

在某些情況下,人們對法律與自身權利十分了解,能正好保持不出法律限定的範圍——就算他們得到了極端主義的訊息。Abdullah表示,他與一同在Islamic Online的其他成員正是在服裝生産與宣傳方式之間捏准了平衡。

“我們想變得很低調。我們不想搞得大張旗鼓,不然我們得坐牢了。我們很謹慎,”他說。

反恐法律專家Helen Fenwick對BoF表示,英國政府正在推進一項針對極端主義的法案,目標是對前述這種看似溫柔的低調行爲發出極端主義禁令。一旦發生此類情況,身穿極端主義類型的服裝將更有可能定罪,沒有商量的餘地。

“如果人們捲入了極端主義意識形態,極有可能其下一步就涉及參與某項恐怖行爲,”Fenwick說。

“如果只從表面上看,各個社群團體都希望政府做得更多,預防有人、尤其是年輕人,被捲入極端主義之中,這樣一來針對極端主義採取的措施,如果得到妥善實施,至少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在爲期一年多對暴力行徑進行譴責並公開自己的作爲前極端主義分子的曆史後,BoF詢問Abdullah,他是否對自己曾經販售過的服裝可能將別人送往敘利亞戰場感到負有責任?他是否將T恤視爲毀滅性鏈條上的一個重要環節?

“如果有人穿了那些衣服,真正前往國外進行戰鬥,我會感到很內疚。因爲這樣的行爲是同一種意識形態的延續,”他說。

通往暴力聖戰之路

通往伊拉克、敘利亞或其它城市的暴力聖戰之途,或在近幾個月內ISIS活躍或運作並犯下恐怖主義罪行的城市,比如布魯塞爾與巴黎,其起源可能不見得是一件T恤。

“我從來沒有見過那種,你一看就覺得‘這就是這一切事情的起源啊’的衣服,”極端主義研究者Tamimi說。

但後來他想起2014年6月在威爾士加的夫(Cardiff),一組ISIS支持者與一些組織成員一邊舉著ISIS旗幟與烤肉漢堡在公園裏聚會,身上正是穿著那些帶有ISIS標識的T恤。這種“ISIS 燒烤”可不是無意義的:“加的夫可謂後來真正加入伊斯蘭國的英國人組織據點之一,”他回憶道。

研究表明旅途中ISIS風格的“聖戰”之旅通常從社交層次開始,從歸屬感開始。 T恤、頭帶、肩部徽章都是能指向歸屬感。

“過去我在ISIS有著真正強大的存在感。我知道很多人也感受到了這點,感受到‘我們是屬於他們的一份子’,”Abdullah坦言。制作“聖戰”風格的服飾亦是強化他對ISIS意識形態的連接方式,但盡管他欣然坦白自己的想法,將這些衣服在日常環境裏穿戴還是有點不切實際。

這是對更深程度的參與的一種隱秘致敬——從身穿ISIS標識的服裝到真正扣動扳機,Abdullah告訴BoF,他並不認爲所有在敘利亞或伊拉克的武裝人員都會穿這些絲網ISIS帽衫。

“他們爲什麽要穿呢?他們早就已經在外戰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