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等小説續篇等到脫粉的書迷可以有多瘋狂?

2020-08-03 15: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在《頭號書迷》中,斯蒂芬·金創造了狂熱的讀者安妮·威爾克斯這箇角色,她對自己最喜歡的角色“痛苦查斯坦”的結局非常不滿,於是她抓住了作者保羅·謝爾頓,割下他身體的各箇部位,同時強迫他寫下她想要的故事。

從帕特里克·羅斯福斯遲遲未能交出他的“弒君者”(Kingkiller Chronicle)系列第三部《石之門》(The Doors of Stone)而引髮的憤怒來看,這一切都開始讓人覺得有點威爾克斯的味道。正如BookRiot所報道的那樣,自2011年出版第二部以來,書迷對一直要等待下一部小説的出版感到非常不滿,現在有些人甚至根本不鼓勵人們閲讀這箇系列,併髮誓要在這本書最終出版時下載盜版,以避免讓羅斯福斯賺到任何錢。他們還寫下“奇幻小説作者是惡魔,他們在這箇世界上的存在是爲了粉碎你的靈魂,吸走你的生命,而你卻在無盡的𡻕月里等待下一部作品”這樣的留言。

書迷對作者的不滿,尤其是在奇幻作家這里,併不是什麽新鮮事。2009年,尼爾·蓋曼告知一位粉絲,“作家和藝術家不是機器。”喬治·RR·馬丁説,“我不是你的婊子。”因爲他花了數年時間寫“冰與火之歌”系列第五部《與龍共舞》(Dance with Drangons,再過兩年才會出版)。2020年7月29日,也正好是馬丁去年給自己的最後期限。當時他對書迷放出狠話,説若到時仍未寫完《凜冬之風》(The Winds of Winter),書迷可以把他囚禁在“白島的一箇小木屋里,俯瞰那箇硫痠湖”。他沒有寫完。把他關起來的呼聲已經開始了(開玩笑的,我想)。

這一次,不耐煩的情緒似乎已經蔓延到了羅斯福斯的編輯貝特西·沃爾海姆(Betsy Wollheim)身上。在Facebook一條已被刪除的帖子中,她寫道,她已經受夠了,因爲“當作者寫不出作品時,基本上是在搞他們的出版商”,她還推測羅斯福斯“六年來沒有寫過任何東西”。

我是馬丁和羅斯福斯的忠實粉絲,但我不確定增加壓力能否幫助兩位作者更快地完成一本書。正如BookRiot所指出的那樣,互聯網所呈現的對創作者的期望,形成了一箇“真正可怕的權利和焦慮的反饋循環”。

布蘭登·桑德森(Brandon Sanderson)是一位多産的作家,他成功地完成了另一箇期待已久的粉絲最愛——羅伯特·喬丹的“時空之輪”(Wheel of Times)系列。他上周告訴我,在收到粉絲們冗長而苛刻的電子郵件抱怨“我哪里又寫錯了,我需要傾聽他們的意見併滿足他們對角色的願景”時,他試圖不蔘與其中。“對於作者和粉絲來説,這不是一種健康的關系,”他説,“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説,‘我明白你對角色有你的願景,也許是時候坐下來寫你自己的故事了。’”

我們都應該聽蓋曼的話。如果你正在等待一箇系列長篇的新書,無論是馬丁還是羅斯福斯的,“等待,”他説,“再讀一遍原版書、讀彆的書、繼續你的生活。希望作者正在寫你想讀的書,而不是希望他死掉,或者髮生其他戲劇性的事情。”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