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北歐犯罪小説作家尤·奈斯博:是時候談談針對女性的暴力了

2020-01-19 15: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現年59𡻕的尤·奈斯博是一名挪威犯罪小説作家。他的小説全球銷量已破3300萬,贏得了衆多獎項,包括著名的最佳北歐犯罪文學獎“玻璃鑰匙獎”。在成爲暢銷書作家之前,奈斯博加入過挪威甲級聯盟的意志球隊(Molde),後來膝蓋韌帶撕裂使他不得不離開球場。隨後他組建了Di Derre樂隊,歌麴橫掃挪威音樂排行榜。在寫下第一部小説《蝙蝠》(1997年出版)之前,他還做過金融分析師。如今奈斯博攜“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最新作品《刀》(Knife)歸來,小説開篇,哈利從宿醉中醒來,渾身是血……

《衛報》:哈利·霍勒在《刀》中的經歷尤爲黑暗……這是你早就策劃好的嗎?

奈斯博:事實上,他的這些經歷在多年前就有跡可循。我寫第三部“哈利·霍勒警探”的時候,就已經在策劃哈利的未來了。這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他的人生不僅屬於犯罪小説,也屬於經典悲劇。所以這是注定會髮生的。

《衛報》:在你寫下首部系列作品《蝙蝠》的時候,你知道自己以後會一直寫下去,甚至出版了12本書之後仍未收官嗎?

奈斯博:我知道一些事件對哈利的人生産生了關鍵性影響。當然,也有很多我沒有預料到的意外。

《衛報》:在《刀》中,哈利染上了酗酒的惡習,性情乖戾,但同時他仍然保有一名警探的機敏。這樣説來,他聽起來像很多小説里的偵探一樣。你怎麽讓他的形象保持新鮮感?

奈斯博:我認爲,在很多層面上,你越了解他,你就越不會擔心這箇問題。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會更願意深耕與老朋友的友誼,而非結交新朋友,因爲和老友的一切交流都更深入,你們已經跳過了寒暄的階段。哈利的情況也差不多。我真的很了解他,我的讀者們也很了解他,所以我們可以直奔主題談正事。

《衛報》:你會讓他退隱嗎?

奈斯博:他不會長生不老的。他可能不會老死——但話説回來,誰知道呢?

《刀》

《衛報》:這聽起來好像有點不祥……

奈斯博:我能向你保證,他死後不會複活。

《衛報》:你死後也不會把“哈利·霍勒警探”系列交給彆人續寫嗎?

奈斯博:絶對不會。我現在就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這真的髮生了,有人想續寫,你可以把我的原話告訴他們。

奈斯博:我認爲應該與作者的故鄉有關。但是在我重新審視它們的內里之後,我學會了如何從外部理解它們的一些相似之處。如果它們沒有共同之處就奇怪了——畢竟我們來自相同的文化、社會和政治背景。

《衛報》:有人批評犯罪小説是針對女性的無謂暴力。你寫作時會對此有所顧忌嗎?

奈斯博:針對女性的暴力是社會性問題,也是我們應該討論的問題。如果小説不去刻畵這種暴力,我反而會更擔心,因爲這是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的問題。當然,這關乎你怎麽去寫。但總的來説,如果一部小説假裝這箇現象不成問題會更令我擔憂。

《衛報》:你開始在書中描寫暴力場面的時候覺得難下筆嗎?

奈斯博:是,也不是。因爲我寫的小説在傳統意義上就是一種暴力的題材,所以我落筆時對暴力描述有一定的編排,這使它可以和現實生活中的暴力區彆開來。這取決於你有多歸順這種傳統的編排,甚至可以説是陳詞濫調。某些編排其實深得我意。“哈利·霍勒警探”系列大量借鑒了“辣手神探”式的小説,同時不可避免地涉及了部分傳統編排。畢竟所有故事都建立在傳統和過去的基礎上。

《蝙蝠》 [挪威]尤·奈斯博 著 劉韋廷 譯 博集天捲 | 湖南文藝出版社 2019-10

《衛報》:當你開始寫作的時候,你總會知道事情會如何髮展嗎?

奈斯博:當然。我就是這艘船上的船長。我喜歡寫第一章的感覺,因爲我可以告訴讀者:坐近一點兒,仔細聽,我有箇了不起的故事要説給你們聽,我知道下一步在何方。

《衛報》:你開始寫書時,曾經當過股票經紀人,還和你的樂隊一起巡演。你爲什麽會選擇犯罪題材呢?

奈斯博:那時有人邀請我寫一本關於樂隊的書。我説我寫不出來,但是我要去澳大利亞五箇星期,所以我説:“我回來的時候也許會給你一些彆的東西。”我想,至少我知道犯罪小説是如何開頭和結尾的,鑒於我只有五周的時間,我可以寫一箇簡短的犯罪故事。因爲我必鬚得在截稿期限前交稿!

《衛報》:你的床頭櫃上都有什麽書?

奈斯博:我在浴室里裝了箇書架,這箇問題好像在浴室里採訪我。我時不時會讀戴維·福斯特·華萊士的《無盡的玩笑》,這書就像現代版的《尤利西斯》。這本書我還沒讀完,但我認爲華萊士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我強烈推薦他的散文,人們老是忘記他原來還寫散文。我書架上還有金·戈登的《樂隊女孩》,還有一些我從來沒有時間讀過的經典作品——伊恩·班克斯的《捕蜂器》、布萊特·伊斯頓·埃利斯的處女作《零下的激情》。

《衛報》:你小時候喜歡讀什麽書?

奈斯博:我什麽書都讀。我母親在圖書館工作,她帶回家的書我都會讀——我讀很多書。

《衛報》:哪些書是你從小就喜歡的?

奈斯博:我父親在紐約布魯克林區長大,他有不少馬克·吐溫的書,《哈克貝利·費恩歷險記》和《湯姆·索亞歷險記》之類的。那些書我最喜歡。

《衛報》:你最欣賞的當代作家是誰?

奈斯博:我真的很喜歡伊恩·麥克尤恩。我很享受閲讀他作品的感覺,它們充滿了智慧,且兼具趣味性。還有一位叫約翰·哈斯塔德(Johan Harstad)的挪威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譯成了英文,他是箇很好的作家。

《衛報》:你接下來打算讀什麽書?

奈斯博:我最近正在讀湯姆·瓊斯的精彩自傳《誇張到極致》(Over the Top and Back),這本書很有趣,作者非常坦誠。不過書里一點都沒有提及女性,有點讓人失望,但它的其他部分很精彩。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