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國産動畵百番大戰即將開打 2018年哪些作品能活下去和賺到錢?

2018-01-12 16:5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 | TripleFire,阿右

2018年,動畵行業將迎來百番大戰,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近80部作品公布將在2018年與觀衆見面,更有多家公司透露:“我們還有幾箇項目在保密期中。”可以預見今年的動畵市場將會上演前所未有的激烈競爭。

而從目前透露的這些項目中不難髮現,原創的比例比起去年的動畵而言進一步降低了,有了更多的IP改編作品,對於這一點,動畵人們是否會擔心上演和日本一樣的現象,原創力不足,作品中規中矩難出大作?

而經歷了過去一年對於變現的探索後,動畵公司對於商業化還有哪些新的展望?

艾爾平方創始人盧恆宇、超神影業創始人劉懷、繪夢動畵首席導演王昕、兩點十分CEO王世勇、藝畵開天CEO理枘以及朱庇特動畵CEO麴曉丹髮表對於今年動畵市場的看法與新期待。

對標頭部作品,改編與原創沒有難度區彆

對於改編作品湧現的趨勢,動畵公司幾乎都表示了認同,認爲至少近幾年改編的趨勢肯定是不會消減的,畢竟無論是騰訊動漫、閲文集糰等大玩家,還是無數中小漫畵網文平台,都有大量作品儲備和改編需求。

盧恆宇對於這種趨勢非常看好:動畵改編IP會一定程度上降低後續作品的風險,因爲IP在原本領域是有一定市場的,而且邏輯框架都是完整的,在這一基礎上改編動畵會相對來講容易些,這也是很多動畵制作公司選擇改編IP作品的原因。同時他也認爲,動畵公司具備自我IP孵化的屬性同樣是至關重要的。

艾爾平方的《鎮魂街第二季》概念PV

艾爾平方的《鎮魂街第二季》概念PV

理枘則併不同意這一點,他認爲一箇原創劇本和改編劇本的難度其實是差不太多的,因爲單位時間內漫畵改編成動畵,節奏調整的工作量很大,而且存在一箇永恆的難題:顧及老讀者還是顧及新觀衆。所以如果要做S級動畵,對標頭部作品的情況下,改編和原創的難度是差不多的。

王昕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改編IP的難度是很高的,因爲旣然拿來改編,那麽原著已經是非常成功的作品了,如何改得好非常考驗創作者的功底。另一方面,原創IP要做好還需要一代動畵人的成長,不然高強度透支做出來的原創作品,要麽會不成熟,要麽會無法延續。

劉懷提到,除了改編作品會是趨勢之外,産業也會越來越趨向成熟專業,未來除了擁有較強編劇能力的導演糰隊,能在原創的故事里能有一席之地,更多的需求是專業的導演糰隊找專業的故事來做,再做專業的髮行面對更精准的觀衆。

商業化有了成功案例,但行業整體盈利還需要時間

2017年,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雄兵連》等動畵付費規模數千萬,《全職高手》等動畵探索廣告植入與動畵角色的結合,《凹凸世界》衍生品收入覆蓋制作成本等動畵變現的成功案例,2018年,動畵公司對於行業的商業化還有哪些新的期待嗎?

王世勇表示,以前的動畵人可能按角色直接做動畵産品,未來可能角色會更加符號化,它的品牌價值會更加凸顯。而《我是江小白》出現後,這種將消費品做成動畵故事的商業模式可能還會有更多案例。

而關於流行的IP授權,他提到,前幾年有些遊戲公司和動畵公司合作拿授權,但很少有成功的案例,重要原因是遊戲公司把動漫IP作爲一箇導流的入口而已。18、19年或許雙方會更好的迎接IP,比如説不止定位在導流,而是深入的根據IP去做一些創新性的玩法開髮。

而理枘則提到,藝畵開天出品的動畵國際化元素比較多,之前的動畵已經在談海外髮行了,新動畵《靈籠》也會更注重於海外髮行這塊。他還透露,美國、加拿大等國家都有很多的髮行公司,會把動畵銷售給不同的電視台,然後報一箇打包價,按照海外的平均收購價格,能在2-3箇區域內完成銷售就能收回大部分制作成本。

藝畵開天的《靈籠》概念展示

藝畵開天的《靈籠》概念展示

比起他們的樂觀,麴曉丹顯得更冷靜:動畵行業的整體盈利還需要時間,一兩部作品不能説明問題,可能只是填補市場空白,而且動畵本身就是箇時間産業,經歷三五年時間成長後的公司才能生存下來。

劉懷也認同這一點:未來肯定會有新的突破,但依然需要時間的鋪墊,一方面付費的爆款在很多領域已經出現了,但連載動畵領域還沒有出現,這是一箇大的機遇;另一方面,按照國産動畵的數量遞增速度,動畵在廣大網友心中的份量比重也會越來越大,這也意味著動畵會成爲消費內容的重要一環。

百番大戰,創新是關鍵

隨著行業的髮展,上百部動畵進入市場,這是前所未有的激烈競爭時期,動畵公司們壓力大不大?在這樣的競爭中,新的公司又是否還會有機會呢?

新公司入局國産動畵産業,理枘認爲是有一定難度的,因爲前期平台或者資方對於新糰隊做較大投入的可能性一般來説不太大,憑藉有限的成本和投入比較大的動畵做競爭,差異化和特質很重要。

而對於已經成熟的公司,理枘説,從17年下半年開始題材還是非常多元化的,在2018年肯定會有更多更豐富的題材出來,而且現在整箇行業對動畵片的投入都變大了,這種情況下題材選擇的自由度也會變得更高。

劉懷則表示,現在恐怕還只是資本與資本的對碰,未來才是內容與內容的激戰。所以他認爲有一定經驗的新糰隊還是有機會,同時年齡結構越老的糰隊越能出好作品,而且願意跟老糰隊一起做經典作品的各種資方,渠道方也越來越多。老糰隊不一定是指老公司,更多是指願意在行業里花時間鑽研、垂直領域做深的人。

盧恆宇相信,激烈的競爭環境對行業來説絶無壞處,強壓之下會讓渾水摸魚的人更早現形被迭代掉,由新人和新的公司去創造更好的作品,更高的成績,穫得更多的觀衆。

的確,競爭壓力大是行業在高速髮展的表現,能激勵動畵公司不停進步,逼著自己做與市場上已有的動畵不一樣的作品,這無論對動畵公司還是對行業都能起到推動作用。

從整理的表格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科幻、新派武俠、推理、耽美等題材,都是此前市場上相對而言少見的類型。今年的百部新番,無論它們最終的表現如何,都將成爲行業髮展路上的親身蔘與者,預祝它們取得理想的成績。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