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跨年演唱會的“中場戰事”:那些新變化和舊瓶頸

2018-01-01 13: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從2005年湖南衛視舉辦國內第一場跨年晚會,到現在每年跨年各大省級衛視都“爭相斗豔”,跨年晚會已變成衛視間的年終比拚。競爭最激烈的時候,甚至有19家衛視在同一時間段“廝殺”。過度競爭的局面也使得出廣電總局面調控,2013年,總局頒布“節儉辦晚會限令”限制晚會數量,自此跨年晚會的直播牌照也成了衛視進入“戰場”的准入門檻。

今年取得跨年晚會“牌照之爭”勝利的衛視共有5家,分彆是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東方衛視、北京衛視和四川衛視。和去年一樣沒能拿到直播牌照的浙江衛視則同樣把播出時間調至了12月30日晚進行,不同的是卻在12月31日推出了主打“知識”的“思想跨年”。

在上述背景之下,我們也髮現今年幾家衛視的跨年晚會在髮生着一些新的變化。衛視跨年的“中場戰事”正在到來:誰越能設法抓住更多受衆,誰就能搶佔更多市場。

形式:“知識”做主角

形式:“知識”做主角

知識付費之風已經勁吹兩年,根據《科技日報》的報道,2017年8月,知識付費用戶超過5000萬,行業對於2017年度知識服務總體收入規模突破500億元表示樂觀。

“知識”這股風同樣吹到了今年跨年。在31日晚8點浙江衛視播出的“2018思想跨年盛典”(録播,12月16日已録制完成)中,就邀請到了馬東、高曉鬆、張召忠、吳曉波、迪麗熱巴等等明星名人,梳理和探討了各種社會現象,進行了一場跨年脫口秀。

浙江衛視的這一動作也被認爲是跟風了去年的深圳衛視。去年跨年,羅振宇和深圳衛視合作,直播了他《時間的朋友2016》的跨年演講,盤點了2015最熱的幾箇話題:互聯網恐慌、資本寒冬、“妖股”、O2O大戰、IP、互聯網公司髮展等等,併創下了同時刻收視率最高的成績。這箇被羅振宇號稱要做20年的演講在今年其實已經走到了第3年,而今年和深圳衛視的合作依然延續,以“電視版巴菲特的午餐”爲賣點,將目光聚焦在商業大佬和創業精英。

2018年各大衛視跨年演唱會基本情況(標藍部分爲從互聯網平台走出的藝人)

2018年各大衛視跨年演唱會基本情況(標藍部分爲從互聯網平台走出的藝人)

有趣的是,在贊助商方面,短視頻平台火山小視頻贊助的跨年晚會數量爲3家,而其競爭對手快手贊助的跨年晚會數量僅有1家

實際上,浙江衛視和深圳衛視推出此類跨年晚會,同樣也是差異化競爭、尋求新出路的需要。

就當前一場衛視跨年晚會的制作成本而言,根據《北京商報》的分析,最燒錢的正是明星出場費成本。通常一線藝人出場費在百萬元以上,當紅藝人在60萬-80萬元左右,有關注度的也在30萬-50萬元,僅以一場演唱會40名左右藝人計算,僅出場費就要2000萬元以上。再加上場地、舞台設計、人力等費用,粗略估計花費預計可達3000萬元甚至5000萬元,而且這一數字還有增長的趨勢。

但在另一方面,很多時候跨年晚會的收入併沒有辦法打平其成本。一場跨年晚會的收入主要來源於廣告收入和門票收入,其中廣告收入佔到了絶大部分。在跨年晚會按時播出和收視理想的情況之下,廣告收入是可以打平成本的,但鑒於衛視廣告招商報價一般都有虛高傾向,所以打平依然有很大難度。

同樣,門票收入對於一場跨年晚會來説也是盃水車薪。曾有業內人士透露,演唱會的門票實際上有60%是送廣告客戶,剩餘40%公開售票,而這40%成功售出的部分也只有80%,一般回收僅有150萬至300萬。

盡管很多時候是賠錢的買賣,但出於展示品牌等的需要,各大衛視依然無法放棄制作跨年晚會。加之在互聯網時代,觀衆的喜好變換迅速,部分觀衆群體流失,也都使得衛視需要尋求新的差異化路徑來搶佔市場。

不過,以上提到跨年晚會的新形式是否能夠持續吸引觀衆,依然需要衛視的強化,培養出更多受衆群體。就模式而言,雖然目前的跨年晚會很難繼續創新吸引觀衆,但是基於明星效應的關注與話題度依然存在,併且也有部分觀衆形成了每年固定的觀看習慣。因此,跨年脫口秀、跨年演講這樣更新穎的形式依然需要時間的考驗。但不論如何,它們已經顯現出了衛視未來差異化競爭的新趨勢。

陣容:互聯網的滲透

陣容:互聯網的滲透

明星陣容通常是一場跨年演出中觀衆最關心的部分。衛視能夠請到哪些明星一方面是吸引粉絲的需要,而在另一方面,也是自身風格的展現和能力的證明。

一般來説,衛視邀請明星的思路常常是首先邀請和自有品牌有關系的藝人。譬如浙江衛視跨年就請到了“跑男糰”、《夢想的聲音》的“導師糰”,東方衛視請到了《天籟之戰》的“導師糰”,湖南衛視則請到了《親愛的客棧》和《中餐廳》的人氣嘉賓……

除此之外,流量藝人、實力唱將、男糰女糰以至虛擬歌手也成爲跨年晚會上最常出現的幾類藝人。

而在今年,跨年晚會在陣容方面的一箇明顯特徵是,許多從互聯網平台走出的藝人也加入了衛視跨年的行列。譬如幾位從網絡選秀《中國有嘻哈》走出的人氣Rapper就分彆蔘加了幾家衛視的跨年晚會,東方衛視邀請到了歐陽靖和Tizzy T,江蘇衛視邀請到了GAI、PG ONE、VAVA、艾福傑尼和黃旭,北京衛視邀請到了輝子等等;浙江衛視也邀請到了從直播平台快手迅速躥紅的主播MC天佑,以及從網綜《吐槽大會》走紅的脫口秀演員李誕。

GAI在江蘇衛視跨年晚會的演出

GAI在江蘇衛視跨年晚會的演出

盡管在公布MC天佑將成爲演出嘉賓的消息時,曾引起了許多觀衆的吐槽,認爲他所代表的喊麥文化難登大雅之堂,浙江衛視“錢多品味爛”。今年11月曾在社交網絡瘋傳的一份某平台網紅主播報價表顯示,其商演(包括唱三首歌加主持費用)報價爲40萬元,線下直播(不超過2小時)報價爲40萬,網劇和電影拍攝報價爲80萬,髮一條微博廣告的報價也高達10萬……而據一些媒體爆出,此次浙江衛視邀請MC天佑的費用就高達500萬,足以和許多一線藝人比肩。

實際上,這些也都是藝人和衛視相互選擇的結果。對於藝人來説,他們需要覆蓋面更廣的電視台來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同時對於像MC天佑這樣草根出身的喊麥歌手,也需要有這些主流渠道來實現主播明星化的出口和路徑。對於衛視來説,他們的首要目標也是通過這些流量明星實現跨年晚會的熱度和收視率,從而穫得更好的廣告和招商資源。

盡管在政策監管日益嚴格的當下,能夠穫得12月31日直播牌照的跨年晚會減少了許多,但數據顯示,改檔對於節目收視率的影響實際併不大。一部分觀衆認爲,跨年演唱會本質的不同依然是明星陣容,陣容好是最重要的,至於是否在跨年當天舉辦,已經不是觀衆做出選擇的主要驅動因素。

以去年的跨年晚會爲例,2016年12月31日CSM52城收視率數據,當時沒有拿到直播牌照的湖南衛視和浙江衛視收視率分彆爲2.31%和1.02%,而穫得直播牌照的幾家衛視收視率分彆爲東方衛視2.058%、江蘇衛視2.008%、北京衛視1.209%、四川衛視1.016%。可見即便沒有牌照,湖南衛視和浙江衛視依然具備收視率上的競爭力。

曾有人指出,較爲固化的演出形式生命力只有十年左右,加之政策監管日益強化,集全台資源打造的跨年晚會如何尋求更大的髮展依然是各大衛視需要思考的問題。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