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又污又感人,成人版《爸爸去哪兒》笑哭我了...

2017-12-07 13:3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爸爸去哪兒》大家都看過吧?

今天給大家介紹一箇成人版爸爸去哪兒。和主打萌娃的中韓綜藝版不同,Netflix這版走的是又污又感人的路線。 名字叫:Jack Whitehall: Travels with My father

看過的人不多,但是豆瓣評分、爛番茄指數都不低。

靠的就是主人公的魅力。

兒子:Jack Whitehall,一箇29𡻕,年輕有爲的英國脫口秀明星:

 (長得很正太,但有顆做谐星的心)

(長得很正太,但有顆做谐星的心)

小白廳先生,8𡻕被送到寄宿學校,上的全英數一數二有名,有著200多年歷史的Oxford’s elite Dragon School以及全英最貴的的Marlborough College(一箇學期11310英鎊,就是比在牛津讀博士還貴)。後來去了曼徹斯特大學修藝術史,兩箇學期之後就退學。

接著,21𡻕在世界規模最大的藝術節之一的愛丁堡國際藝繐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正式出道 ,併拿下了當年的愛丁堡喜劇獎(Edinburgh comedy awards)的最佳新人。如今,已是英國冒尖的年輕脫口秀藝人,演員,主持人以及編劇。

Jack在自己的脫口秀上會沒有任何底線地拿最私密的經驗做開場,

 (講得是做睪丸檢查時,如何把自己的前列腺挪開的故事)

(講得是做睪丸檢查時,如何把自己的前列腺挪開的故事)

他有著年輕人最叛逆,以及爲了自己熱愛的事業最義無反顧的樣子。

父親:Michael Whitehall,77𡻕,但是比Jack 更能抖包袱。

老白廳先生,是一箇制作人和頂級經紀人,曾經旗下的藝人有著名的Richard Griffiths (飾演Harry Potter的姨夫, 也是Jack的教父),Judi Dench, Colin Firth 還有演技之神Daniel Day-Lewis。

 (老白廳先生還出了一本自己的回憶録,記録以前作爲電視圈和話劇圈的幕後故事)

(老白廳先生還出了一本自己的回憶録,記録以前作爲電視圈和話劇圈的幕後故事)

他年輕時上的是正統的天主教寄宿學校,如今是世界最古老名紳俱樂部The Garrick Club的成員(俱樂部成員都是當時最具盛名的文化界人士如查爾斯•狄更斯)。

老先生有著最傳統的倫敦紳士範,永遠穿戴整齊准備接見重要人物。

(老白廳先生爲了萬一要接見重要人物(例如大使一類),准備了自己去Garrick Club才會帶的領帶)

(老白廳先生爲了萬一要接見重要人物(例如大使一類),准備了自己去Garrick Club才會帶的領帶)

不喜歡離開倫敦,覺得越過倫敦泰晤士河的普特尼橋就是旅遊了。

也不愛國外的任何食(dong)物(xi),

這兩位有著將近半箇世紀的年齡差,完全不同生活態度的父子踏上了長達5周的東南亞背包之旅,一開始難免磕磕碰碰。

譬如住這種地方,老白廳先生OS:荒謬!

(看到是青年旅館,老白廳先生是招呼沒打就直接走了)

(看到是青年旅館,老白廳先生是招呼沒打就直接走了)

喫這種東西,老白廳先生OS:荒謬!

玩這種遊戲,老白廳先生OS:荒謬荒謬!

 (聽到要接受泰國傳統的美容技術,老白廳先生是鞋都沒穿就跑)

(聽到要接受泰國傳統的美容技術,老白廳先生是鞋都沒穿就跑)

兒子喜歡的東西,紳士範老父親覺得無聊透頂:

(兩父子穿一樣的西裝看桂河大橋)

(兩父子穿一樣的西裝看桂河大橋)

兒子覺得有趣的,愛干淨的老父親生理和心理上都不能接受:

不過兒子依然會迎合父親的興趣去努力制造話題,雖然老父親不一定領情。

很有愛的兒子還會努力克服自己的障礙去創造兩箇人的回憶(雖然父親常常不領情):

一路下來很累,但是沒有一方特彆照顧另一方,就是兩箇成年人互相妥協地完成一段旅程。

Netflix出品,玩的東西當然更大膽,坐當地人可能都不太坐的竹子火車;

如果不幸迎面來了另外一列火車,還要下車,拆車讓行,哈哈哈哈:

做手工是中韓版爸爸去哪兒愛用的環節,這兩父子也玩了,不過在這一版中,他們倆制作的是無比詭異的靈嬰娃娃:

勞動環節,他們學習的是如何用老鼠排雷;

娛樂活動,是去觀看著名藝術家(無法用言語描述)的行爲藝術:

當然,整箇節目最出綵的不是旅程的項目,而是兩位白廳先生的相處。

雖説Jack才是脫口秀藝人,但是Michael才真是最有趣的人咧。

長着一張不開心臉的老白廳先生,用好聽到不行的倫敦英音,帶著嘲諷的語調,闡述著他作爲一箇英國老保守派對所有事情的微(ji)微(du)不滿。

不掩飾自己對帶有“特權階層”屬性的活動以及事物的喜歡;

以及對兒子變成脫口秀藝人的“失望”

對兒子總是抱怨自己太早被送去寄宿學校,表現出一副我做錯啥的理直氣壯;

會抓住任何兒子的出糗瞬間,不遺餘力地落井下石

看到彆人“作弄”Jack, 誰都沒他樂見奇聞;

(看看人家導遊小姐心疼的表情,親爹果然是不一樣哦)

(看看人家導遊小姐心疼的表情,親爹果然是不一樣哦)

兒子也是一直挑戰父親走出安全地帶,帶著老父親去蹦迪(雖然父親一直拿著張紙,上面寫著:可以走了嗎):

還説服了父親去紋身:

讓父親睡在草房里:

以及給父親畵裸照:

一路上,他們兒子不像兒子,父親也沒有父親的樣子

但作爲成人,看到他們相處的樣子,好羨慕。我們長大之後髮現,要與父母這樣自在開心的親昵很難:與父母親的關系,如果可以在公開場合揭對方的短,併踩上幾腳,這背後有多深厚的互相理解和感情支撐

最後,節目里不免俗套地表示,在沙灘上都要穿戴整齊的父親,終於學會放鬆一點點,輓起袖子喝啤酒;

在一群陌生人中間,不自覺地跳起舞;

看到這里忍不住鼻子一痠,老父親還能快樂自在的享受人生、兒子能夠在異國他鄉看到老父親自己不熟悉的一面,這都是多麽幸運的事情。

因爲還年輕的我們,認識這箇世界的時間還很長,但了解至親的時間卻是越來越短。

節目沒有刻意營造攝像頭不在的紀録片感,但見慣大場面的Jack和Michael還是粗口和15禁場面齊飛。

每次大笑地看完,安靜下來後,都很想給爸爸打箇電話。上一次和父親大笑地打鬧玩樂,已經記不起是什麽時候了。

我們在成長、在忙,父親在安靜的老去。關於老去的父親,我們又了解多少呢。

(來源:24樓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