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中國科幻電影髮展坎坷 何時才能迎來“科幻元年”

2017-11-15 15:1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文|婆羅剎

科幻片一直都是國産電影中的短板類型。從2014年10月,電影《三體》項目宣布啟動開始,“中國科幻元年”這箇詞就不時地出現在受衆的視野中,但隨著《三體》項目的無限延期以及其它高質量的作品難以湧現,最終“科幻元年”也只化爲了一腔怨念。

何爲“中國科幻元年”?就是指中國可以持續量産出具備一定質量的科幻片的那一年。顯然在已經過去的幾年和我們現今所處的2017年都不能稱爲之爲“中國科幻元年”,畢竟連一部無論在口碑還是票房上取得矚目成績的影片都沒有。

而在電視劇方面,科幻劇的數量更是屈指可數,併且大都是披著科幻外衣的愛情劇。雖然有類似《執念師》等的一些科幻網劇湧現,但也併未激起水花。在這種背景下,一部高品質的科幻片的出現,對於整箇科幻片市場而言意義非凡。

《拓星者》能否打破科幻魔咒

《拓星者》一直被稱爲“開啟中國電影科幻元年”的力作,而它公布上映的2018年自然而然就成了最受期待的新的“科幻元年”。前幾日在第二屆成都國際科幻周上,電影放出了首支預告片。

在整箇預告片里,可以看到一箇科幻電影應該具備的一些基本配置,在特效方面也能看出糰隊的用心。尤其是齊溪身著外骨骼動力機甲,在飛船內部與外敵開戰的場面,骨骼的機械感配合音樂,在形成高概念的節奏感的同時,也在視聽語言上形成了一種科幻類型特有的燃爽質感。

但仍有不少觀衆不買賬。甚至有觀衆直接吐槽,“拓星者=瘋狂的麥克斯+火星救援+地心引力+極樂空間”。在《拓星者》短短一分十八秒的預告片中,我們確實能夠從中找到不少外國科幻電影的痕跡。

客觀來説,這部片子確實做到了“用心”,無論在場景搭建,道具准備,還是“科技感”的構造上,整箇劇組都下足了心思,想從各方面把這箇故事講好。但科幻片與其他類型的影視片不同,不是講好故事就能成功。其實,電影在選擇大衆奇幻動作片的定位時,就已經偏離了科幻片的核心本質。再加上過多的武打場景和畵面,更使得整箇影片偏離了觀衆心中認知的科幻片的標准。

尤其近幾年,在《火星救援》等幾部歐美科幻片的熏陶下,觀衆對於科幻片的整體品質的要求愈加提高。再加上整箇影片無論是導演還是主演陣容,都缺乏票房號召力,最終想要收穫好成績需要非常高的口碑。

除去《拓星者》,2018年還有一部《流浪地球》同樣也備受關注。改編自劉慈欣的同名小説,講述未來太陽即將譭滅,人類髮射巨大飛行器尋找新家園的故事。整箇演員陣容還未公布。導演將由執導《李獻計歷險記》的郭帆擔任。

説起郭帆,觀衆都很陌生。但是説起電影版《同桌的你》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而這部電影的導演就是郭帆。郭帆的從業生涯至今共導過三部影片,《李獻計歷險記》、《同桌的你》,以及《流浪地球》。

郭帆的《李獻計歷險記》改編自09年在國內上映的動畵版《李獻計歷險記》,動畵短片憑藉自身的高質量收穫好評無數,評分高達8.7分,併穫得2010土豆映像節最佳動畵片獎。改編後的真人版,憑藉動畵短片的知名度,一度也穫得不少關注。但最終成績併不理想,併遭到很多粉絲詬病。

而最出名的《同桌的你》,盡管票房成績不錯,但豆瓣評分卻未能突破及格線。至於這部即將在2018年上映的《流浪地球》能否實現突破,還要等到上映以後才能知道。

“劇本,編劇,科幻感”

制約中國科幻髮展的三大難關

《三體》的啟動,引髮了行業對於科幻片的關注,也確實調動了國內髮展科幻片的激情。但是併未改變整箇科幻片行業的大現狀。國內現今科幻片究其實質不過是披著科幻外衣的人文故事片,甚至是一場鬧劇。

對於大衆而言,最不解的就是我國的科幻片爲什麽難髮展。前有劉慈欣的《三體》斬穫雨果獎,後有郝景芳的《北京摺疊》成爲大衆心中的“科幻標桿”,再加上我國對於科幻片的市場需求的日益增加,在這樣的一箇大背景下,科幻片做不起來確實有些顯難以理解。

事實上,近些年國內市場上會出現一些科幻IP遭瘋搶情況,根源還是我國的科幻文學的基礎十分薄弱。國內每年出版的科幻圖書,包含引進在內的也不過一百部,而美國則高達1000多部。這就使得市場對新鮮而優質的IP的渴求無法得到滿足,國産科幻片也就缺失了拍攝制作的藍本。

另一方面,即使擁有優質的IP,但如何找到合適的編劇又是一大難題。中國的編劇行業最显著的一箇特點就是重文輕理,同時具備豐厚的科學知識和編劇才能的人少之甚少。如果寄希望於科幻作家自己當編劇,又存在“隔行”問題,整箇的培養過程也較爲漫長。

“科幻感”的視覺呈現同樣是中國科幻片髮展的一大屏障。一方面,缺乏先進的電視攝像技術,在後期的特效制作方面我國確實有進步,但和歐美電影的後期制作水平相比仍舊有很大的差距。沒有了視覺奇觀,科幻片就是失去了最大的一箇亮點。

另一方面,就是衆口難調,缺乏將概念具象化的統一標准。在科幻片中你需要那些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東西設計出來,這是一箇從無到有的過程,不是簡單的畵出一箇現實中沒有的東西就能完事的。它必鬚要符合電影的世界觀,符合“幻”,也必鬚符合科學。

科幻是經歷了科學、科技、工業的大髮展以後,對科學和科技的一種反思的結果,是一箇成熟的科技社會的成人童話。所以每一箇科幻片的最終落腳點都是在人文上。就像童話是對現實的一種映射一樣,歐美的科幻片也大都是在描繪對科技和戰爭的反思,科技對於人性的影響等,都是在借著科幻的“殼”來反思現實中的社會問題。

而我國的科幻片卻還只是單純的停留在科幻的表層。其實《三體》走紅的根本原因也是它基於中國社會的現實在講故事,最終也是對現實社會問題的揭露和反思。科幻和武俠一樣,都是借殼説話,最終還是要借幻喻今,才能觸髮讀者觀衆共鳴。如果只是一味玩高科技大場面,CG、3D酷炫,和動作電影又有什麽區彆。

寧浩+滕華濤

中國科幻片持續髮力

2018年-2019年中國科幻片仍將持續髮力,預計將有多部影片在這一年上映,《瘋狂外星人》、《上海堡壘》、《兩萬里計劃》以及《鋼鐵鎮:龍族之戰》等。不少國內的大片導演紛紛“試水”科幻片,最引人注目的應該還是寧浩的《瘋狂外星人》以及滕華濤的《上海堡壘》。

《瘋狂外星人》由寧浩導演,黃渤和瀋騰擔綱主演,講述了動物園飼養員誤將一箇外星人帶到家中所引髮的故事,是一部主打喜劇風格的科幻片。寧浩導演在圈內外的口碑一直不錯,從《瘋狂的石頭》到《黃金大劫案》再到《無人區》,他的作品一直都是“高質量”的代表。而主演陣容的演技和票房號召力更是有目共睹,只要劇本質量過關,票房成績和口碑必將不俗。

《上海堡壘》改編自江南的同名小説,自身也擁有較爲龐大的書迷,這也是這部作品從宣布被改編開始就一直受關注的主要原因。該片由舒淇和鹿晗主演,滕華濤執導,講述了外星人入侵,上海成爲人類最後據點,一群熱血青年反抗外來侵略者的故事。

我國的科幻片仍處在探索髮展的階段,有不少的影視人願意在上面花功夫,傾注心血。但因爲科幻電影本身的制作流程極爲複雜,在加上我國在自我科幻基礎的薄弱以及其他大背景的原因,科幻片髮展的整體過程併不順暢,步伐也極其緩慢。究竟哪一年會成爲真正的“中國科幻元年”誰也無法得知,只能期待這一年早點到來。

(來源:犀牛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