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白夜追兇》收官 新型罪案劇踏出“明暗”雙出路?

2017-10-13 09:4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丨林霓安

引髮40多天追劇熱潮的超級劇集《白夜追兇》終於走到了會員大結局,惜乎案件仍未告破!“兄弟身份互換了嗎?”“周巡辨認出的人到底是誰?”“被抓的是哥哥還是弟弟?”,不少觀衆在社交平台上追問、探討,意猶未盡,併已開始期待下一季。

截至今日,超過10萬觀衆在豆瓣合力打出了9.1的高分,給了《白夜追兇》評出了一箇完美的收官成績。

互換身份、雙雄對立又聯合的黑色電影設定,沉穩的推理和布局,七案緊扣主案,加上潘粵明節制的表演,節奏緊湊且張弛有度,台詞演技均很出綵,這部高完成度罪案劇被觀衆稱爲“劇版狼人殺”。而就在超級劇集《白夜追兇》收官前後,另一部臥底題材超級劇集《反黑》也將於明日會員收官。

一白一黑這明暗兩線,將今年網絡劇屏幕上的罪案劇推上了新的高點。

《白夜追兇》+《反黑》,一白一黑已成罪案劇類型雙雄?

從8月30日當晚上線開始,關於《白夜追兇》的討論就熱鬧的開始了,最初的引爆點自然是潘粵明的“炸裂”演技。劇中,他一人分飾兩角:哥哥關宏峰和弟弟關宏宇,哥哥是有黑暗恐懼症的前刑偵隊長,弟弟是玩世不恭的滅門慘案嫌疑犯。夜幕降臨時,兄弟身份互換。

緊接著,劇情不斷深入,迷霧重重的案件被抽絲剝繭,孿生兄弟同框飆戲,緊湊不拖沓的燒腦劇情讓它的豆瓣評分穩坐9.1,播放量突破24億。

自從網絡劇誕生以來,網劇從業者一直對罪案劇抱有極強的情結。年輕一代對快節奏、強懸疑的審美需求,似乎在網絡劇領域集中爆髮。而罪案劇也成爲網劇的“爆款集中營”,每一部罪案劇的新鮮上線,都在給國內注入新鮮血液,嚐試新的探索。直到今年,高投資高質量高配合度的《白夜追兇》的出現爲罪案劇樹立了標桿,幾乎與其同期上線的《無證之罪》,8.3的豆瓣評分雖不及《白夜追兇》,但同樣“暴露”了極大的欲望和野心。

兩年前,《心理罪》的出現給了不僅率先開拓了這一類型,也給網劇質量提升做出了極大貢獻。一年後,《餘罪》的出現和演員張一山的協同效應在去年引髮了長達幾箇月的追劇高潮,兩季8.2和7.1的豆瓣評分也爲這一類型“開疆擴土”。

大致而言,到目前爲止,罪案劇現已拓出承襲歐美的“懸疑型”罪案劇和更像日劇的“本格推理”兩大類型。前者更傾向於懸疑感和立體人物,以往在網絡里里出現的《心理罪》、《法醫秦明》都是這一類劇集的開拓者,而後者則更著重破案和腦力推理過程,如《滅罪師》及剛剛播放完結的《無證之罪》。

但與此同時 ,罪案劇在我國還有一箇特殊的大類——“臥底”劇。由於臥底特殊身份所造就的斗智半勇的強壓力環境,很易形成強大的戲劇張力,這已在鐘愛“斗智”的國人里形成了一箇新的大類。如果説《白夜追兇》將懸疑型罪案劇推上了一箇高峰。那麽最近同樣在優酷熱播的警匪題材網劇《反黑》,則是對臥底劇的試探性摸索。

從《餘罪》開端,國內的臥底劇局面也正在被打開,《反黑》搬來香港黑幫老演員客串,新生代演員加盟,在港味兒之上找內地的地氣,接棒《餘罪》,將臥底情節做得十足。

黑幫臥底轉文職八年後重返江湖,“新”港劇《反黑》讓陳小春從當年炫酷的古惑仔“山鷄哥”變成了鏟黑除惡的臥底探員鳳凰哥,帶領吳孟達、陳國坤等一衆香港老戲骨飆戲。劇中燈火輝煌的維多利亞港、低矮棚戶區、夜宵攤等“港味十足”的場景,都讓觀衆兼具“新鮮感”與“舊情懷”。

《反黑》播放量同樣不俗,有豆瓣網友這樣評價它:“像劇中説的那樣,以前的黑幫講的義氣,現在都在爲錢搏命,所以才有這部明顯香港主旋律風格的《反黑》來勸解年輕人走正途,其中里面對於老電影的致敬已經給了追下去的足夠理由。”

從“冒險”押注《白夜追兇》,到重新挖掘港劇優勢,優酷超級劇集正在投入更多精力在罪案劇類型上大膽嚐試。

“現象級”《白夜追兇》實現了哪些突破?

《白夜追兇》總制片人、阿里文娛大優酷影劇中心高級總監袁玉梅坦言,每箇項目有它的命運,有時候可能錯過一箇時機或者做錯一箇決定,甚至同一箇劇本交到不同的糰隊,或者請了不同的主演都會改變它的整體命運。

事實上,《白夜追兇》沒有IP加持,沒有原著小説,甚至也沒有流量明星,罪案這一特殊類型也不是大衆喜聞樂見的題材,起初,它的劇本併不被行業內看好,但優酷看到了類型劇特彆是罪案類型劇中間待挖掘的空間,這一次“下注”成功是偶然也是必然。

仔細想來,一箇併不討巧的題材,併不佔優勢的類型,居然引髮全民追劇和討論,無疑《白夜追兇》制造了一箇“現象級”,在這背後,摺射的是觀衆對優質內容的極度渴求。

突破一:美劇節奏

去年,優酷給了自制劇極大的扶持力度,而袁玉梅給出了清晰的定位:想做一箇向美劇致敬的東西。“在選擇想要做一箇向美劇致敬的內容時,我想到了罪案題材,想到罪案題材就想到客觀的難度,就想到三年前看過的《白夜追兇》劇本”,袁玉梅坦承“這箇是有按圖索驥的成分的”。

“當時很多人都説你膽太大了,居然敢用一箇從來沒有獨當一面的導演做B組導演,但我是因爲了解他,我知道他能夠駕馭什麽”。優酷找到了曾拍過《心理罪》《滅罪師》等系列罪案劇的五元文化,又找到公安部金盾影視中心,最後保證了審查紅線的“安全”及劇集的可看性。

從播放效果來看,細膩的畵面展現+環環相扣的緊張節奏,使“美劇感”得以完美呈現。啟用時常看美劇濡染的新導演、新糰隊,也成爲其中利器。

突破二:雙面設定

正如總策劃王平所説,題材和類型從來不是一部劇成功的原因,內容才是。“所有的文藝作品都在探討人性,但刑偵罪案類用極端‘死人’的情況,把人性的複雜推到極致,這箇是我們著迷的部分,因爲人性的矛盾是永恆的話題”,或許這也是罪案劇等類似題材創作者著迷的部分。

對《白夜追兇》來説,更大的突破是“雙關”這一對兄弟的人物設定。身份互換的“戲劇梗”。這使一般罪案劇中常使用的“人格分裂”主角得以外化表現。這一設定不僅使複雜人性得以清晰展現,而且衝突貫穿始終,懸疑得以延續。飾演這一角度的潘粵明,更得以借這一角色重新殺回大衆視野,實現了事業的大翻身。

突破三:大線索+單元故事的無間整合,髮力後一季

在以往的單元罪案劇里,最難突破的一點則是實現破案過程的單元故事,和整體連貫故事間難以均衡用力。若將精力放至單元破案過程,整體故事則經常支離破碎,而《白夜追兇》此次的標桿意義在於,不僅單元破案故事精綵,而且所有的線索都能一一收攏至主情節,劇里的每一箇人物也豐滿出綵,“群戲”毫不落後。

故事併沒有結束,《白夜追兇》意味深長的半開放式結局給第二季留下了懸念。這真正是創作者深厚功力的體現。

據《白夜追兇》總策劃、阿里文娛大優酷劇集中心元氣工作室總經理王平透露,第二季的劇本已經寫到第15集了,第一季中出現的人物第二季會繼續出現,也會根據劇情的需要加入新角色。總制片人袁玉梅補充道,“主創沒有變,你們的潘老師和周巡歐巴都在,第二季在客串陣容、拍攝質量等方面會做大力提升。”

罪案類型劇噴湧,是整箇行業的幸事,而以《白夜追兇》爲代表的一系列高質量類型劇出現,無疑給整箇行業帶來了曙光。

阿里資源協同效應髮力,劇集越來越像商標品牌

《白夜追兇》的成功,高質量的內容當居首位,但阿里資源協同效應散髮出的能量同樣“功不可沒”。

9月14日晚,《白夜追兇》更新當晚,# 千萬彆去淘寶搜白夜追兇 #瞬間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在淘寶搜索劇名之後,彈出一通來自《白夜追兇》的FaceTime電話,接通電話後,潘粵明一記暖萌又搞笑的劇情安利讓人驚喜又“措手不及”。據資料顯示,該投放觸達的用戶數突破3000萬,不僅成功爲劇集導流,還打通了《白夜追兇》與淘寶用戶的關系。除此之外,《白夜追兇》主演潘粵明還爲閒魚app的“閒魚拍賣”一欄貢獻了自己的畵作“鹹魚”,與網友互動。

骨朵還髮現,在《白夜追兇》的海報底端,UC 、土豆、阿里文學、優酷等平台聯合呈現,這也是阿里資源開始協同的“標志”。毫無疑問,阿里系的資源和數據體系、宣髮能力,給《白夜追兇》提供了更多貼近用戶需求的機會。

總制片人袁玉梅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觀衆的好口碑是我們營銷的最佳選擇”,總策劃王平也稱,“在這箇劇當中,我們感受到了阿里文娛整合資源的強大力量”,她表示,這箇項目是部分協同,就已經起到了這樣的作用,“當一箇項目真正運作起來,我相信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事實上,《白夜追兇》無論從類型制作還是協同宣髮,都將成爲一箇經典案例。它在一定程度上給了行業起到了蔘考作用。平台的組局能力賦予了優秀劇本脫穎而出的可能,平台整合營銷的能力則保證了作品最終的髮行效果,因此,制作方可以不再用流量明星去賭收視率。

半年前,阿里巴巴文娛集糰大優酷事業群總裁楊偉東在優酷春集上提出超級劇集的概念,他認爲網劇和電視劇這種以媒介來劃分劇集的標准已經過時,具備跨媒體聯播、電影級制作、有影響力的IP和有號召力的明星等因素的超級劇集正在改變整箇行業的格局。

今年6月以來,優酷陸續推出了《軍師聯盟》《鎮魂街》《顫抖吧!阿部》《春風十里不如你》《白夜追兇》《反黑》等多部超級劇集,接下來還會陸續上線《將軍在上》《贏天下》《軍師聯盟2》等超級劇集,優酷強有力的整合營銷與組局能力和內容相互反哺,超級劇集在類型上的空間更待挖掘。

(來源:骨朵網絡影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