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时尚频道 » 正文

《青簪行》不行了,“大IP+大流量”还能走多远?

2021-07-21 14:00: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7月20日,吴亦凡事件持续发酵,话题#青簪行还能播吗#也上了热搜。

商务合作或代言的品牌尚且可以通过解约来与其进行切割以挽回声誉,但吴亦凡主演的电视剧却没有这样的机会。尽管事件还没有完结,但可以肯定的是,《青簪行》播出的希望和吴亦凡的前途一样渺茫。

话题#青簪行还能播吗#上了热搜

《青簪行》不行,出品方和腾讯视频都是输家

《青簪行》是吴亦凡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该剧根据侧侧轻寒的小说《簪中录》改编,剧集已经于2021年4月19日通过审核,取得发行许可证,原定于今年第三季度在腾讯视频播出。

《青簪行》从筹拍到定档再到如今播出无望,剧集的经历也和故事一样坎坷。

《青簪行》于2019年11月开机,但只拍摄了40天就因疫情爆发而被迫停止。《青簪行》出品方之一新丽传媒的董事长曹华益就曾在第26届上海电视节上表示,由于严重超期,该项目损失较大。

2020年4月,《青簪行》恢复拍摄,此时已经出现关于两位主角番位的争议。6月3日《青簪行》官方微博发布双人海报后,番位之争愈演愈烈。吴亦凡的粉丝在海报中画出中轴线,表明吴亦凡更靠近中心位,杨紫的粉丝则框出二人姓名,表示图中杨紫的名字明显高于吴亦凡的名字,粉丝认为“横排左为尊,竖排右为尊”。

《青簪行》官方微博发布的双人海报

双方粉丝不留余力地证明自家偶像才是《青簪行》最重要角色的同时,有网友爆料该剧还存在“阴阳剧本”。爆料者称男女主角拿到的是不同的剧本,剧本中还将属于女主角的高光戏份转移给男主角。爆料者还表示该剧将在拍摄完毕后剪辑成“大女主”的《青簪行》以及“大男主”的《天河兴》两部剧,而撕番是为了模糊“阴阳剧本”。

饭圈内的番位之争比这部剧更早出圈。《解放日报》随后发文批评《青簪行》撕番之战,发问“一部烂剧的‘一番’是不是还有人争’?”呼吁演员挣脱“人设”,回归作品本身,把人物角色塑造好才能迎来真正的“高光时刻”。

《青簪行》官方微博仅发布第二张双人海报,试图平息争议,但并没有就番位之争给出回应。而《青簪行》再次高调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就是2021年7月吴亦凡事件开始发酵之后了。

此前,广电总局2021年4月的公告显示,《青簪行》由原定的35集变更为60集。据凤凰网娱乐报道,《青簪行》总投资超过3亿元,是腾讯视频的S+项目。

悄悄增加的集数和腾讯视频对该剧的定位都显示,“大IP+大流量”加身的《青簪行》原本被各方寄予厚望。而如今《青簪行》受到吴亦凡事件的牵连,蝴蝶效应必然蔓延至该剧背后的出品公司和制作公司。

除了已经投入的3亿元打了水漂,相关公司的股价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青簪行》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联合出品,制作单位是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企鹅影视由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95%持股,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和凤凰联动影业背后还涉及阅文集团和凤凰传媒这两家公司。腾讯控股、阅文集团与凤凰传媒都为上市公司。东方财富网数据现实,截至7月20日收盘,腾讯控股报跌1.27%,阅文集团报跌3.01%,凤凰传媒报跌1.18%。

此外,截至7月20日,腾讯暑期档片单待播的剧集包括《乔家的儿女》《落花时节》《你是我的荣耀》等,《青簪行》是其中唯一一部古装题材的剧集。如今无论腾讯视频是否将如网传的那样提档播出《皓衣行》,腾讯视频对于剧集的安排都已被“吴妄之灾”打乱。

“IP+流量”,失效的财富密码

《青簪行》没有播出,因此难以判断剧集的实际水准,以及“顶流”吴亦凡能否以除了“演技差”之外的标签让该剧出圈。但从电影和电视剧近年的表现来看,“大IP+大流量”早已不再是财富密码。

“大IP+大流量”模式的应验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的《小时代》。尽管《小时代》四部曲的豆瓣评分最高也仅有5.0分,但总共获得了将近18亿元的票房。当年红火的杨幂、郭采洁、柯震东等人证明,流量明星可以是电影票房的保障。2015年,吴亦凡与SM公司解约回国后参演的首部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上映。在“顶流”吴亦凡的粉丝的努力下,这部毫无情节和演技可言的小成本青春片最终获得2.87亿元票房。

吴亦凡粉丝为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做数据(图片来源:豆瓣)

“流量”一步一步入侵电影和电视剧,2015年,赵丽颖主演、改编自同名IP的《花千骨》成为国内首部突破200亿播放量的电视剧。至此,电影和电视剧都进入“大IP+大流量”的时代。此后的《爵迹》、《左耳》等电影,以及《微微一笑很倾城》、《古剑奇谭》、《老九门》等剧集均采用“大IP+大流量”的模式,并都在当年获得较高的票房或播放量。

但好景不长,2018年,杨幂主演的《宝贝儿》上映,仅获得2471.2万票房;2019年鹿晗主演的IP电影《上海堡垒》号称投资3亿,但最终仅有1.24亿元票房,豆瓣评分也仅有2.9。在电视剧方面,杨幂和黄子韬主演的《谈判官》平均收视率仅有1%左右,杨洋主演的《武动乾坤》也扑得悄无声息。

当观众开始重视质量之后,流量明星不再是影视作品的蜜糖,甚至会因为其负面新闻而成为砒霜。柯震东吸毒入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小时代4》的播出,范冰冰偷税漏税事件又让《爵迹2》退出2018年的暑期档,剧集《只问今生恋沧溟》、《翡翠恋人》也因为郑爽被曝光代孕弃养而播出无望。

时至今日,影视剧的制作方和出品方似乎仍沉浸在“掌握IP和流量就等于掌握财富”的美梦里,但观众早已厌倦空有人气没有内容的影视作品。口碑和质量才是影视作品的保障,吴亦凡之于《青簪行》只不过再一次证明,流量明星对一部剧而言可能不仅不会锦上添花还会造成完全适得其反的效果。

(来源:界面新闻)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