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潮流褪去後,書寫工具以時代見證者的身份存在

2021-02-26 14: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在指尖輕敲鍵盤和屏幕即可成文的時代,書寫近乎成爲生活中的罕事,只在考試、籤名和填寫表格等稀落的場景中出現。

之前《大西洋月刊》曾刊登過一位教師的來稿,作者在文章里感歎不記得上一次看到學生在草稿紙上做筆記是在何時,課堂上滿是低頭輕敲手機屏幕的聲音。英國作家Philip Hensher在著作

The Missing Ink

中也有同樣的感受,他在無法認出摯友筆跡時心生困惑,認爲倘若這類事沒有髮生,人們或許永遠不會意識到書寫在生活中正在逐漸地被邊緣化。

對書寫的追憶成爲了數字時代的“鄉愁”,寫滿工整字跡的手帳變作當代生活中的田園牧歌景象,而伴隨著書寫這一活動而生的書寫工具,則是守護這種純真寫作體驗的柵欄。

但“鄉愁”卻難變成真金白銀,許多有著悠久歷史的書寫工具品牌捱不過智能設備的衝擊,在過去十幾年間紛紛落幕,令人遺憾;那些至今傳承的品牌,不少依然困於轉型過程之中,難覓數字時代下的新定位。

萬寶龍卻是例外,它從來不缺忠實粉絲,其中不乏那些能夠寫入史冊的人物: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隨身攜帶一支大班 Meisterstück 149 的墨水筆;丘吉爾常用萬寶龍的筆籤署各類國事文件。而作爲呼應,萬寶龍也從多位留名文罎的作家那里汲取靈感,推出多箇致敬系列,致敬對象包括海明威以及“偵探小説女王”克里斯蒂·阿加莎。

115年的歷史除了賦予品牌極爲豐富的底蘊,亦爲其跟隨時代進行的每一次變革提供文化價值上的支持。“Montblanc”取名自歐洲勃朗峰(Mont Blanc),鑲嵌在書寫工具上的醒目六角白星圖案是俯瞰這座宏偉雪山的樣子,寓意着用媲美山巔的品質,將“書寫工具”變爲“文化信物”。

圖片來源:Pen World

其中,臻藏系列是萬寶龍在強化書寫工具文化力功能的過程中,不得不提到的對象。

人們常説,一支制作工藝精湛的墨水筆能夠讓書寫成爲樂事,但當萬寶龍臻藏書寫工具漂亮的筆咀觸及紙面時,書寫這件事無疑已經成爲對文化進行展現與再詮釋的過程。萬寶龍在德國漢堡的工匠們,致力於在臻藏系列中,用非凡創意、精湛工藝和各色珍貴材質,來致敬在人類歷史上書寫過豐碑的文化,用具有代表性的風雲人物或傳奇建築來將文化的精髓展現。

不同於時裝設計中強勢的西方中心主義,珠寶器物和書寫工具在形制和工藝上往往更能體現出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萬寶龍作爲奢侈品全球化時代的先行者,其臻藏系列的創意目光亦早已聚焦世界,萃取世界各地的工藝及文化,爲書寫工具賦予全球身份。

在泰姬陵的系列里,萬寶龍再現印度傳統的崑丹工藝來鑲嵌紅寶石、祖母緑、沙弗萊石和鑽石,併鐫刻雛菊和愛情鳥等圖案,以此來展現印度神話傳説;在對埃及文化進行致敬時,工匠們則巧妙地將帶有傳奇色彩的法老金棺造型變換成筆身,用色彩濃鬱的青金石、藍寶石和緑松石來還原埃及壁畵上的神秘的古時生活。

萬寶龍臻藏系列泰姬陵限量款書寫工具

萬寶龍臻藏系列泰姬陵限量款書寫工具

萬寶龍臻藏系列埃及迷情限量款書寫工具

萬寶龍臻藏系列埃及迷情限量款書寫工具

不過,萬寶龍的書寫工具之所以能夠成爲歷史和文化的見證者,併不是僅僅因爲其115年的歷史,而是它從誕生伊始就是在記録時代的需求以及由此産生的種種改變。

萬寶龍誕生之時,歐洲正處工業革命後的鼎盛時期,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火車和輪船等近代交通工具的長足髮展推動大大縮短了人們在世界各地間進行來往時所要花費的時間,長途旅行作爲一種新的風尚開始在新貴階層間流行開來。

在互聯網尚未出現的年代,書寫依然是記録旅行所見和與故鄉親友溝通的主要方式。但彼時人們所用的墨水筆常出現漏墨等問題,新貴階層們需要一支在工藝和功能上均能跟上時代需求的墨水筆,而萬寶龍的出現,正合其所需。

萬寶龍的第一代墨水筆採用獨創的望遠鏡式上墨技術,筆內的活塞使用上下移動的方式吸入墨水;獨特的兩段式結構延長了活塞移動的距離,併增加了墨水吸入量,併能夠將墨水被牢牢鎖在內部,避免洩出染污紙張。

值得玩味的是,髮明於19世紀初的墨水筆,其實直到20世紀初才傳入中國,伴隨著一系列文化運動中迅速普及。1931年,上海市教育局在呈部報告《小學課程暫行標准試驗結果》中就提出,在小學國語教學用筆方面,強調了對墨水筆寫字練習的重要性,認爲“如果在現在時候學習寫字仍和從前一樣,只用軟筆不用硬筆,實是一箇大大的錯誤。”

但墨水筆使用的普及,也在中國知識分子間掀起了一場墨水筆與毛筆孰輕孰重的爭論。1935年,《常識畵報》就曾刊文對這一爭論進行報道,羅列各方論點。支持毛筆的人稱,中國社會已經習慣用毛筆書寫,其作爲國粹應該得到保留;傾向使用墨水筆的人則認爲,墨水筆形制便利,能更快且更有效率地進行寫作,併且用墨水筆和用毛筆二者之間併不矛盾。

這場爭論被認爲是東方與西方文化碰撞的結果,彼時的知識界在確認毛筆書寫對中國文化具有傳承作用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墨水筆的引入推動了新文化的傳播與中國近代化的進程。

事實上,很長一段時間里,擁有一支制作精良的墨水筆,一直是一箇人有教養、有文化、思維活躍和敢於創新的象徵。在中國進入開放時代後,這些品質變得更受人尊敬;而伴隨著經濟和文教事業的髮展,人們也開始追求更高品質的墨水筆。作爲德國精湛工藝的代表之一的萬寶龍,亦是從此時開始與中國文化結緣。

當奢侈品行業從九十年代開始進入全球化擴張的時代後,萬寶龍屬於最快跟上的一批,是最早進入中國的西方奢侈品牌之一。1989年,萬寶龍便在中國香港設立歐洲之外的第一家辦事處,併於隨後進入內地市場。截至目前,萬寶龍已在內地多箇城市設有171箇銷售點,其中包括46家精品店和天貓線上旗艦店。

圖片來源:Twitter

1992年,萬寶龍成立“萬寶龍文化基金會”,通過“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來贊助在各自領域有所建樹的藝術家,其中包括著名舞蹈家楊麗萍以及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此舉成功地結合萬寶龍的品牌形象和藝術價值結合,使其書寫工具超越了“優質書寫”的定位,成爲凝結和展現文化的載體。

圖片來源:網易

在與中國文化藝術結緣、相識和致敬的過程中,作爲萬寶龍至臻工藝代表的臻藏系列自然也不會缺席。此前萬寶龍曾推出過致敬康熙的臻藏書寫工具系列,其中一款“帝王金龍”限量書寫工具從康熙癡迷於機械裝置和鐘表的歷史淵源中出髮,採用三軸設計來制作筆桿尾端,以此來模擬渾天儀造型,併在正中放置一枚祖母緑型切割黃鑽,呼應“天圓地方”的古代天文科學觀。

但令人驚訝的是,康熙臻藏系列中的書寫工具,其實全程皆是在德國制作而成。事實上,每一枚臻藏系列中的書寫工具,都出自品牌位於德國漢堡的工匠之手。在全球化時代里,即使相隔萬里,萬寶龍依然能夠通過對文化精髓的把握和對精湛制筆技術的運用,來書寫中西方之間文化溝通的足跡。

萬寶龍臻藏系列康熙限量書寫工具,“帝王金龍”

最新推出的其中長城臻藏書寫工具系列亦是如此,而其中萬寶龍對書寫線條這一中國文化細節的深刻洞察,更是令人佩服。

線條是構成文字的最基本要素,亦是揮墨作畵時升華整體觀感的重要成分。中國傳統書法之所以能成爲藝術品,其豐富多變、粗細不一的線條必然在其藝術性的展現上貢獻巨大。萬寶龍在長城臻藏系列中採用了由立體打磨技術制成的45度角書法筆咀,書寫者可以在不同的著筆力度和角度下,於紙面上勾勒出從BB到M等不同粗細的線條效果。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

而從更廣的角度來看,萬寶龍更是突破性地將從秦到明、橫跨千年的長城文化凝聚在數枚書寫工具上,用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來呈現書寫工具背後廣博的歷史文化故事,尋找跨越千年的長城中那些貫穿中華文化的共性以及獨特性。

全球僅限量髮售一支的“明·龍吟萬里”書寫工具,使用18K黃金來鍛造筆帽與筆桿,併在筆夾位置以3D手工鐫刻獅子圖案,描繪出帶有帝王之氣的中國古典文化圖騰象徵。2018顆不同色調的藍寶石營造出漸變光澤效果,雲龍紋樣栩栩如生;239顆帕拉伊巴碧璽以及帶有威嚴光彩的紅寶石、鑽石以及黃色和橙色藍寶石等多種寶石天然色彩呼應龍體在陽光輝映下的華麗色彩,鵰琢出飛龍在天的氣勢畵面,呈現出萬里長城如同巨龍盤旋、蜿蜒雄踞於廣袤中華大地的宏偉景象。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明·龍吟萬里”

在筆尾處,工匠們精巧地嵌入微型音樂盒,看似輕盈的外觀內實則包含了音桶、音簧、音板和音芯等144箇部件,用極度繁巧和精細的西方音樂盒構造來敬編鐘這一同時帶有機械美感和音律美感的雅樂演奏器物。在獨具匠心的融合視覺、聽覺、觸覺三位一體的感受中,萬寶龍將書寫工具作爲承載東西文化交流角色的功能抬上了新的層次。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明·龍吟萬里”

另外一款“明·琺藍瑞彩”書寫工具,則從明代景泰藍花瓶中汲取靈感,選用掐絲琺琅和鏨胎琺琅工藝來打造如同工筆畵般的纏枝蓮花與龍紋圖案,以五種不同的色調細膩呈現明代時已高度髮展的傳統國畵美術技法。

首次爲萬寶龍使用的高純度珍貴卡拉哈里玉石被用於打造旋轉筆環,象徵長城在千年風雪中穿矗立而生的歷史積澱;精心鐫刻易開佔修築嘉峪關長城故事浮鵰,則讓書寫工具賦上一抹長城背後的傳奇和堅韌色彩。在筆尾,萬寶龍突破書寫工具形制的局限,將松鼠毛塗覆半透明漆層來打造出毛筆造型,中國傳統書法和現代硬筆寫作可在隨性間轉換。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明·琺藍瑞彩”

不難看出,對歷史足跡的追隨和文化精華的濃縮還原,已然成爲萬寶龍在創作每一箇臻藏系列時的核心理念。除了對長城背後民族氣節和歷史傳説的關注,萬寶龍在臻藏系列里還彆出心裁地注意到了修築長城所用材質背後的文化內涵。

全球限量十支髮售的“漢·流金絲路”書寫工具從長城和絲綢之路這一東西溝通橋梁尋求靈感,以極度耗時但卻細膩的金線手工真絲刺繡來裝點筆桿,絲絲縷縷的金絲生動再現了工匠利用砂石、稻草和紅土來修築的漢長城形象。由金針固定的珍珠母貝飾片被鑲嵌在筆帽上,這種珍貴的材質即是游走在絲綢之路上的商人們進行交易的重要物資,也是漢代玉石文化中的玉鎧甲的致敬。

除玉石之外,在傳承中國文化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筆墨”亦在“漢·流金絲路”書寫工具上再次登場,萬寶龍於筆帽頂端鵰琢出作爲古時“文房四寶”之一的硯台的造型,飾以藍寶石水晶,併嵌入由白色特氟隆材質制作而成的六角白星標志,巧妙地用東西結合的手法來呼應書寫工具在絲綢之路主題上想要表達的文化交流議題。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漢·流金絲路”

而到了以秦朝文化爲靈感的“秦·經文緯武”書寫工具這里,萬寶龍著眼的中國文化傳統則從“文”變換到了“勇”。如同鎧甲般威嚴且排列分明的浮鵰裝飾筆桿和筆帽由18K白金打造而成,生動還原秦俑甲胄一統六國時展現的的勇武和先秦時代青銅制作技術所鍛造出工藝品的風霜粗糲表面。

秦律《睡虎地秦墓竹簡》文字的引用是“秦·經文緯武”書寫工具的點睛之筆,濃鬱的紅漆和勁道的墨黑PVD鍍層字跡搭配相得益彰。在由24.85克拉的珍貴卡拉哈里玉石制成的旋轉筆環上,寫作者可一覽鐫刻其上的史書最早記載的長城典故,回遡長城在千年前初建時的歷史姿態。

萬寶龍臻藏系列致敬中國長城限量款書寫工具,“秦·經文緯武”

萬寶龍在“秦·經文緯武”上再現兩千年前中國文人用書寫用的竹簡,彼時毛筆是人們用於記録記載歷史和文化的主要書寫工具,併在隨後長達千年的歷史長河里繼續書寫和記録壯闊的中國文化。但二十世紀到來之後,中國社會上用於書寫記録的工具類型一下子變多,在今日甚至演化到鍵盤取代了書寫工具、敲擊屏幕取代了手寫的程度。

這是書寫工具對數字時代到來的見證,但它自身的定位也隨之髮生轉變。人們對書寫的態度更持珍重,比以往更強調和關注書寫工具在扮演文化承載者角色上所能髮揮的作用。

從埃及到印度、從康熙帝到萬里長城、從德國漢堡到世界,萬寶龍始終在臻藏系列中將源於115年歷史和工藝與現代技術結合,順應全球化時代多元文化相交滙的趨勢,以彆具一格的闡釋力來將不同文化之間的特質融合在一起,卻又同時放大地域性文化在文明語境下獨一無二的意義。

從這一層面來看,萬寶龍已在展現普世價值和人文精神這條道路上領先了許多品牌一截。作爲書寫工具,萬寶龍臻藏系列可以看作是將思考變成現實、將生活記録成歷史的器具;而作爲藝術品,這一系列已然可以看作是文化交流與傳承的見證者,即使是在歷史變換後被收藏於博物館冰冷的展櫃之時,其呈現了絢麗多元文化色彩亦不見得會褪色。畢竟,書寫工具的形制和書寫技藝,向來都是最能濃縮文化內涵的載體之一。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