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李煥英》40億、北京文化穫利僅2%,影視股爲何“只賺熱鬧不賺錢”?

2021-02-22 14:32:5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2月21日已經是返工的第四天,但這箇春節檔無論是票房市場還是資本市場,反轉與變故都尚未停歇,真正的贏家躲在喧囂背後還沒有現身。

票房市場上,《你好,李煥英》(以下簡稱《李煥英》)與《唐人街探案3》(以下簡稱《唐探3》)的逆襲追擊戰還未結束。截止寫稿時間,《李煥英》以單日2.40億元票房完成領跑,而《唐探3》單日票房下滑至7762萬元左右,不足《李煥英》一半。

更值得注意的是,《李煥英》在累計票房上已經追平了《唐探3》,兩部電影幾乎同時突破40億元票房,這意味著在《李煥英》兇猛的追擊勢頭下,《唐探3》最初領先優勢——大年初三時《唐探3》不僅單日票房保持領跑,累計票房領先《李煥英》15億元——已經蕩然無存。

回想春節檔開局《唐探3》以絶對優勢佔領票房高地,《李煥英》蟄伏其後默默蓄力,如今二者位置已經完全對調。而《唐探3》票房已經出現疲態,《李煥英》卻還在持續收割擦長尾票房。

而資本市場上同樣出現了反轉。受到春節檔票房創歷史新高的影響,A股牛年首箇交易日,影視概念板塊整體高開,最高漲幅超過3%,北京文化、華誼兄弟、歡瑞世紀等股價紛紛上漲,北京文化更是一字漲停。

但在市場期待北京文化股價“紅上加紅”之時,北京文化髮布公告,截至2月17日24時,《李煥英》累計票房收入約爲27.25億元,北京文化來源於該影片票房的營業收入約爲6000萬元-6500萬元。更重要的是,《李煥英》委托第三方公司保底髮行,保底票房達到15億元。有消息稱,保底髮行公司是第二、三出品方儒意影視與貓眼,北京文化併不蔘與保底票房分賬。

這箇消息讓資本市場有些錯愕。可以理解爲,作爲第一出品方的北京文化在《李煥英》的票房營收佔比僅爲2%左右,北京文化依舊押中了爆款,但是最大的果實卻讓彆人摘走了。

2021年的春節檔像一部充滿變數的電影,你以爲已經猜到了結局,卻髮現最終BOSS已經悄然更換了人選。

15億保底髮行,北京文化錯失了《李煥英》?

在北京文化髮布了《李煥英》的相關收入公告之後,輿論市場上開始計算這部電影背後各方的最終收益,於是所有人很快髮現,這部電影背後的最大贏家,旣不是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也不是自導自演、登上國內票房最高女導演寶座的賈玲。

根據北京文化公告數據,《李煥英》累計票房達到27.25億元之時,北京文化營業收入約爲6000萬元-6500萬元,按此比例計算,北京文化票房收入佔比在2.20%~2.39%。《李煥英》累計票房突破40億,北京文化收入則爲8800萬元-9560萬元,收入尚未破億。

而《李煥英》的主要出品方達到7家,其中北京文化位列第一,暫且不考慮儒意影視與貓眼的保底髮行分賬,北京文化這箇收入佔比也比公衆預想的低很多。

也有其它出品方髮布收益公告,華録百納公告顯示,旗下持股46%的蔘股公司北京精彩時間文化傳媒,作爲《李煥英》的第四大出品方,截止2月18日電影累計票房31.68億元,公司源於該電影的收入影響是9000萬元-1億元。由此可推算,北京精彩的收入佔比爲2.84%-3.16%。

華誼兄弟作爲《李煥英》的聯合出品方,也髮布公告,截止2月17日,公司源於《李煥英》的營業收入約爲860萬元-1031萬元,收入佔比爲0.32%-0.38%。

這其中賈玲自己的電影公司大碗娛樂是第六出品方,收入可想而知。

值得探究的是蔘與了保底髮行的儒意影視與貓眼。有相關人士對媒體透露,此次《李煥英》15億元的保底髮行,票房超出15億元的部分按照比例分賬,北京文化沒有蔘與保底,能夠拿到的比例併不多。而上映前北京文化也已經將《李煥英》大部分權益讓渡給了聯合出品方。“北京文化在《李煥英》中的投資佔比大概只有一兩成。”

但是這箇猜測也併不確定,保底分賬的具體比例尚未對公布,也有媒體根據相關信息估算,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隨著《李煥英》的票房節節攀升,髮行方15億的票房保底已經是一箇勝局。對於《李煥英》的主控方北京文化來説,這次保底髮行似乎是一箇失算。

此前北京文化在電影保底髮行方面一直勝券在握,2014年《心花怒放》保底髮行,北京文化穫得1.91億收入,2016年《戰狼2》北京文化穫得了3億收入。《李煥英》是北京文化頻頻爆雷之後出現的黑馬之作,但是可能就連北京文化本身,都沒有預料到這部電影會超過《唐探3》,成爲2021年春節檔的最大爆款。

這箇意料之外對於北京文化2021年的處境是有影響的。根據北京文化2020年的業績報告,公司去年淨利潤虧損預計在6.40億元-7.90億元,上年同期北京文化虧損則達到23億元,這意味著北京文化已經徘徊在退市的邊緣。

同時北京文化已經出現了資金緊缺的問題,北京文化2020年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貨幣現金僅有6377.44萬元,短期借款達8.96億元。公告顯示,北京文化去年1月曾向業興銀行申請不超過5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用於補充流動資金,但是這筆貸款到期之後,北京文化併沒有順利還款。除此之外,北京文化還陸續向華夏銀行、民生銀行等進行貸款。

如果《李煥英》大豐收,北京文化的困局或許能夠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但是現在看來,北京文化的2021年依舊需要尋求新出路。

《唐探3》被逆襲,腰部電影齊遇冷,焦慮的影視股們

對於上市影視公司們而言,這箇春節檔或許有些“虛無”,檔期票房創下新紀録,但是真正收割紅利的公司卻寥寥可數。

事實上或許也是如此,春節檔最大的贏家《李煥英》票房高走,但是一出保底髮行,讓北京文化還在爲2020年遺留下的爆雷與虧損髮愁。而原本被視爲春節檔“王霸選手”的《唐探3》則被意外逆襲,這就讓萬達在資本市場上的處境尤爲尷尬。

春節之後,A股開始當天,萬達在開盤微幅上漲之後,股價開始下跌,截止當日收盤,萬達報收22.02元,跌幅2.57%。2月19日,萬達股價再次下跌3.72%。

成也《唐探3》,敗也《唐探3》。2020年萬達虧損達到61.5億元-69.5億元,也沒有代表性的主控電影項目,但因爲有《唐探3》的支撐,春節檔前期萬達股價依舊一路飆漲,累計增長了25%。

而春節檔之後,《唐探3》的表現不如預期,被黑馬《李煥英》逆襲反超。即便電影目前票房表現併不差,但是60億的票房夢想最終成爲了泡沫,這讓萬達2021年的開始顯得有點弱勢。此前已經有消息報道,萬達在《唐探3》上投資總成本爲4.38億元,投資比例爲34.5%。以該比例計算,《唐探3》的總成本約爲13億元,電影總票房需要接近40億元,投資方才能收回成本。

蔘考現在《唐探3》的走勢,萬達可以收回成本,但是希望憑藉《唐探3》在2021年存好“餘糧”顯然就不太可能了。如果説《唐探3》是萬達的一場豪賭,那麽現在賭局過半,萬達需要找到下一箇髮力點。

頭部電影中尚且有錯失與反轉,今年春節檔的中腰部電影可以説是“全軍覆沒”。這箇春節檔票房市場的二八效應空前明顯,《唐探3》與《李煥英》佔據了春節檔80%的票房,這讓春節檔餘下5部電影倍加淒慘。

截止寫稿時間,《刺殺小説家》累計票房剛剛突破7億,而《人潮洶湧》在經歷導演求排片之後,排片仍未超過10%,累計票房尚未突破3億,而《侍神令》則更加尷尬,墊底春節檔,票房2.36億。

剩下的兩部動畵電影《熊出沒·狂野大陸》憑藉系列IP支撐,票房超過了5億,而《新神榜:哪吒重生》保持著一貫的低調存在感,累計票房突破3.21億。

而這就讓這些電影背後的影視公司們也分外黯淡。光線傳媒因《人潮洶湧》不達預期,2月18日開盤後迅速走低,收盤時跌幅0.61%,2月19日再跌1.6%。

而《侍神令》的滑鐵盧,也讓2020年因爲《八佰》穫得一線生機的華誼兄弟又回歸到緊張狀態。《刺殺小説家》情況相對較好,但是對於華策影業而言,傳統電視劇公司進軍春節檔,資本場上卻沒有收到預想的紅利放大效果。

輿論市場上有網友調侃北京文化與《李煥英》,高票房與低收益,“這是出品了一箇寂寞。”實際上這或許是整箇春節檔影視公司們的狀態,檔期的高票房沒能轉化爲實際的資本紅利,熱鬧之外,皆是寂寞。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