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恐怖片在今天爲何前所未有地流行?

2021-02-05 14: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2020年對於幾乎所有的事情來説都是糟糕的一年,除了恐怖片。在過去的一年里,恐怖電影在流媒體平台上非常流行,併穫得了現代歷史上最大的票房份額。在這一年里,世界被真實的恐怖籠罩,爲什麽許多人選擇逃避進虛構的恐怖世界?雖然聽起來很奇怪,但人們在2020年更加焦慮的事實,反而可能是恐怖電影如此受歡迎的原因之一。觀察典型的恐怖片粉絲,或許能提供這一奇特現象本質的線索。

例如,恐怖片粉絲經常提到自己的焦慮,而恐怖片可以幫助他們緩解這種焦慮。恐怖片粉絲更像是一群焦慮的人,而不是一群膽大的人。最近髮布在PsyArXiv上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觀察了800多部電影和近100萬箇Facebook點贊的關鍵詞,髮現恐怖電影的粉絲更有可能是“高神經敏感型”——一種以高度焦慮爲特徵的性格。在研究的電影中,“精神疾病”“鬼魂”“連環殺手”和“精神錯亂”等關鍵詞是最能體現影迷的高神經敏感的因素。同樣,以死亡和焦慮爲心理主題的電影情節也能體現影迷的高神經敏感性。

最後,一些實證證據在恐怖電影圈子里流傳已久:焦慮的人有時會喜歡令人焦慮的電影。但爲什麽一箇焦慮的人要看唯一目的就是引髮焦慮感的電影呢?

在2020年最賣座的恐怖片《隱形人》中,伊麗莎白·莫斯飾演的女人被她的前男友——一位光學工程師——追殺和恐嚇。他設計了一套特殊的衣服來隱藏他的存在。 圖片來源:Universal Pictures / YouTube

恐怖片的中心主題通常是某種怪物。正是由於怪物的威脅,恐怖片的目的才得以實現,即誘髮觀衆的恐懼和焦慮。因爲威脅是情節的核心,所以恐怖片很能吸引觀衆。人類有關注威脅的傾向,這種偏見甚至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會出現。威脅不僅格外吸引我們的視覺注意,而且對認知的其他領域也有同樣的效果,包括記憶、學習和信息的社會傳遞。這些偏見的存在有一箇很好的理由,它們使我們的祖先得以生存下來。監視環境中是否存在威脅,併決定最佳的行動方案,這是動物(包括人類)神經系統中優化生存的一部分。由於人們對威脅的關注度很高,而威脅是恐怖片的劇情核心,因此恐怖電影在吸引觀衆注意力方面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表現。

對於那些會焦慮的人來説,關注威脅的視覺偏差被誇大了。這也是恐怖片對焦慮人群“更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焦慮人群會更容易被恐怖片的情節吸引,不斷地審視畵面中是否存在威脅。由於懸念的存在,這種警惕性的提高可能會反過來增加他們對故事的沉浸感。

焦慮最讓人不舒服的方面之一,往往是感覺自己無法控制局面——無論這意味著控制焦慮的來源,還是控制自己對焦慮的反應。各種文獻都有記載,缺乏對壓力來源的控制會帶來消極的影響。一些研究表明,增加可以感知到的控制,即便是在想象中,也會減緩激活對威脅做出反應的大腦區域併減輕焦慮。

恐怖片可以通過轉移你的焦慮來源提供這種控制感。一旦一箇虛構的恐怖世界吸引了注意力,你就可以逃進故事的敘事中,焦慮的來源就髮生了變化。你的焦慮來源不再是出了問題的社會交往、迫在眉睫的截止期限或現實世界中任何令人焦慮的事件,而是現在出現在屏幕上的怪物。重要的是,你現在主動選擇了焦慮的感覺,焦慮不再是髮生在你控制之外的事情。

雖然你可能仍然會像以前一樣感到焦慮,但觀看恐怖電影的體驗中有幾箇方面已經髮生了變化,這給你帶來更多控制權。即使是在最沉浸式的敘事中,人們也能區分現實和虛構。比起對現實的焦慮,你對虛構的東西感到焦慮帶來的後果影響更小,調節這種體驗的可怕程度也相對容易。遮住眼睛、開著燈、和朋友一起看、把音量調小,都可以讓恐怖片的觀看體驗不那麽可怕。對於真正追逐刺激的影迷來説,反向操作可以增加可怕程度。雖然認知療法中有幾種有效的方法可以幫助控制焦慮,用簡單的方法(如遮住眼睛或開燈)來調節焦慮的能力是體驗虛構作品時所特有的,而在驚恐中上調或下調刺激的能力也是享受這一體驗的關鍵。

《電話》劇照 圖片來源:Netflix

也有證據表明,人們確實會調節恐懼感,以便最大限度地享受。例如,我和我的一些同事最近髮表了一項關於鬼屋游客的生理、行爲和態度的研究。我們使用心率監測器、面部表情和問捲進行研究,髮現人們往往有一箇恐懼或焦慮引起的刺激“最佳點”——在這箇點上,被驚嚇時所穫得的享受是最大化的。這與之前的研究都表明,鬼屋游客會積極使用一系列認知和情緒策略來調節他們的恐懼。通過將你的焦慮轉移到屏幕上,你可以更好地控制它對你的影響程度。

一旦你被劇情所吸引,感覺自己能控制局面,恐怖電影就能夠讓你感受焦慮。焦慮人群面臨的一箇問題是社會接受度。表現出高度的焦慮,在現實世界中就會有一種恥辱感。這可能會導致不適應性的應對行爲,比如阻礙情緒表達,反而往往會加重焦慮。然而,在虛構的恐怖世界里,公開表達你的情緒,甚至大喊大叫,都在意料之中。在恐怖片中,你可以盡情髮揮想象力,爲銀幕上的人物設想最壞的情況。

傳奇恐怖小説家斯蒂芬·金在他的文章中提到,恐怖小説作者在達到他所謂的“心驚膽戰”的程度時才是最有力的。相對於突髮驚嚇本身,或者與怪物相遇後的惡心後果,“心驚膽戰”指的是對電影餘下部分可能髮生的事件的未知。導演或編劇希望藉此灌輸一種不安和懸疑感,當你的想象力接管併試圖預測即將髮生什麽時,這會給你帶來措手不及的驚嚇。

對於經歷過焦慮的人來説,這種心態可能會自然而然地出現,併使體驗感覺更充分。不過,在現實世界中,這種思維方式的過度激活會帶來負面的後果。但恐怖的虛構世界的目的正是過度激活這種心態。所以,如果你感到焦慮,恐怖片基本上爲你提供了一箇社會認可的表達焦慮的渠道。

感到焦慮的人在恐怖電影中得到放松有多種原因。恐怖電影可以轉移現實世界中的焦慮;無法確定焦慮的來源時,它可以幫你理清思緒;當你覺得沒有焦慮時,它可以控制你的焦慮。雖然這些因素可能會幫助你處理當下的焦慮,但看完恐怖電影或小説後,焦慮會消失嗎?

恐怖小説提供的是一種認知模擬,讓人們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中與可怕之物接觸。在虛構恐怖的認知游戲場中,人們可以了解不同類型的恐怖情境是怎樣的、能帶來什麽樣的感覺。通過虛構世界,人們可以練習情緒和行爲策略,併運用到到其他類型的壓力或恐懼的情況中。雖然這一點還沒有經過直接的測試,但一些證據表明有可能會髮生。

例如,即使是控制了各種性格上的變量,恐怖影迷似乎對2020年的事件有更好的心理適應力。同樣,一項對NOW電視用戶的調查髮現,那些喜歡世界末日類型的粉絲,在情緒上對新冠病毒的第二波來襲准備更充分。換句話説,暴露於虛構恐怖世界的人,似乎能夠更好地應對現實世界中令人焦慮的事件。

當然,恐怖片併不適合所有人。討厭恐怖片的人很可能不會從恐怖片中穫得任何樂趣,而那些喜歡恐怖片的人可能更享受。不過,恐怖片包含了廣泛的類型,大多數人併不討厭恐怖片——無論是心理驚悚片、血腥恐怖片,還是僵屍片,你很可能從中找到自己喜歡的子類型。所以,如果你感到焦慮,想找一箇逃避的地方,不妨嚐試一下虛構的恐怖世界。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