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2020年英國獨立書店數量達到近年峰值

2021-01-14 15: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簡·詹姆斯曾是一名自由職業簿記員,但疫情的到來讓她流失了大部分客戶。面對這樣的局面,她沒有選擇等待事業緩慢複蘇,而是決定去實現十多年來的夢想,在諾福克塞特福德開一家獨立書店。

做出這種選擇的不只她一箇人。2020年也許看上去併不是創業的好時機,但英國書商協會的數據顯示,去年共有超過50家新的實體書店開張營業,在該協會登記注冊的位於英國和愛爾蘭的獨立書店總數也達到了967家之多。這箇數字超過了2019年的890家、2018年的883家和2017年的868家。一直到2017年,始於1995年的獨立書店數量持續下跌的勢頭才終於中止——1995年登記在冊的獨立書店曾多達1894家。

“這真的是非常時期。能想象嗎,你爲書店的開張准備了一年,結果正好開在了疫情到來的時候。”英國書商協會常務董事梅麗爾·霍爾説。“我在想,開新書店會不會成爲2021年的一箇趨勢,因爲很多人在疫情期間開始重新審視他們的生活,而開一家書店對某類人來説一直是一箇很有吸引力的選擇,所以我認爲,希望讓生活有所改變的人,可能會把這箇一直以來的夢想付諸實踐。”

但這些數據背後隱藏著複雜的信息。2020年,50家新書店在英國和愛爾蘭開張營業,但與此同時,有44家書店關門停業,佔截至2019年登記在冊的890家書店的5%。餘下的淨增長則來自首次向書商協會備案的幾家老書店,此舉應該是想在疫情期間得到協會的資助。但963家仍是2013年以來協會記録在冊的獨立書店數量的最高值。“這一年對書店和商鋪而言都很不好過,所以我們很高興能看到英國和愛爾蘭的獨立書店數量實現連續第四年的增長。”霍爾説。

簡·詹姆斯去年10月在塞特福德開了一家名爲Not Just Books的書店,對她而言,幾箇月來的經營彷彿一條“快速學習麴線”。第一箇月的營業額超出了她的預期,因爲當地居民紛紛過來光顧這家新開張的小店。十一月的情況則讓她“五味雜陳”,因爲售賣非必需品的商店都被勒令關門,於是她“把書店的一切都扔下”,迎接聖誕節的到來。現在她再一次關閉了書店,與家人一起隔離,因爲她的丈夫近日被檢出新冠陽性。“我們此刻不得不暫停營業,真是太遺憾了,”她説。

位於諾福克塞特福德的書店“Not Just Books” 圖片來源:provided by shop

朱莉·理查德森在愛丁堡開了一家名爲“Ginger and Pickles”的兒童書店,她在英國第一次封城時籤下了店鋪的租約。30年來,她一直想開一家書店,當公寓樓下的店面對外開放租賃時,她便跟從了自己的內心。她重新裝修了店面,把公寓的家具搬到了店里,併於夏鞦之交正式開張。

“很多次我都在想,在當前的環境下,這也許是箇壞主意,”她説,但顧客都很喜歡這家書店,“我很幸運能在這箇地方生活和工作,這里的居民喜歡就近購物。很多人告訴我,他們很高興這里開了一家專門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書店。我喜歡書,而且我認爲讀書對小孩子很重要。”

英語教師詹妮·麥坎也開了一家名爲Bear Bookshop的兒童書店,這家店位於西米德蘭茲郡貝爾伍德,書店於英國11月第二次“封城”結束時正式開張。“我一直夢想著擁有自己的書店。我休産假期間,有一次晚上給孩子餵奶時,看到有人髮推特説自己的書店馬上要開張了。在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識到,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麥坎説,“當我的書店終於開張時,許多人進來對我説:‘真高興有你們在這。’這帶給我的喜悅無以言表。”

封城禁令的頒布,意味著她的書店在開張一箇月後就得面臨暫時關閉。“我策劃了好多活動,現在都辦不成了,我真的失望又沮喪。”她説。

但12月的營業額很給力,麥坎也依然信心滿滿。“疫情爆髮初期,我還游移不定,覺得開書店可能是箇壞主意,但我認爲我們現在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需要這些精神支柱,”她説,“拋棄自己的事業,開始自主創業,這本身就是樂觀的表現。我一直是一箇樂觀的人。去年對我們所有人來説都是一場考驗,但我始終充滿希望。”

書商協會的霍爾認爲,全國范圍內商業街店鋪的關閉讓許多消費者切實領悟了本地商業街的重要性。“數年來,我們通過各種活動提醒人們,商業街已危在旦夕,這次新冠疫情真正把我們想表達的觀點傳達給了大家,這可是任何社會實驗都達不到的效果。”她説。

許多書商通過建立網站,提供定點提貨服務和送貨上門服務來應對疫情帶來的變故。但包括水石書店和黑井書店等連鎖書店在內的許多書店已不得不在第三次“封城”期間暫停定點提貨服務。

霍爾預測,2021年將更具挑戰性。“現在還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關店現象,因爲很多書店還在掙扎求生。它們大部分都能存活下來。我認爲我們的數據在2021年將保持穩定,但我也估計大量的商家由於難以爲繼,將在這一年徹底關門,”霍爾説,“盡管如此,經過2020年,我們看到了書店店主的強大的恢複能力,他們足智多謀,富有敬業精神。他們將繼續向前看,爲後疫情時代規劃書店的未來,而我們將傾盡所能去支持他們。”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