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中國改革 » 正文

人民日報揭秘四中全會舉辦地:從未發生洩密事件

2014-10-23 14:41:11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10月22日晚,《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以《京西賓館:見證歷史的神秘場所》為題,以京西賓館歷史沿革和舉辦重大會議為內容,對這一“只有門牌沒有招牌”的會議賓館進行了探秘。現轉載如下: 

京西賓館是一個“見證奇跡”的歷史之地,一間“從未脫下軍裝”的神秘場所,一座只有門牌而無招牌的賓館。這是座隸屬軍方的正師級賓館,到現在為止“從未發生一起洩密事件”。也一直因為其“內部性”而抱有獨特的神秘感,成為全國人大預備會、人大政協會、歷屆重大黨代會的首選舉辦地。黨和國家一些絕對國家命運和個人命運的重大會議也都在這裡召開。 

這場在兩個月前就宣布了“依法治國”主題的會議,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消息放出。國內的網站媒體也進入了新聞饑渴的時刻——想知道會開得怎麼樣、開了什麼內容——迫切想知道,非常想知道,但就是不知道。 

不過,好幾天沒有露面的中央領導們究竟在哪兒開會,這一點還是可以確定的。 

一個“見證奇跡”的歷史之地,一間“從未脫下軍裝”的神秘場所,一座只有門牌而無招牌的賓館。

“從未洩密”、“最安全”的“會場之冠”到底什麼樣? 

沿著長安街一路向西,羊坊店和復興路的交口,“羊坊店1號”的門牌看上去頗不起眼。然而如果你和島君一樣習慣了有武警站崗的話,只要瞥一眼這裡的森嚴戒備,就知道此處一定非比尋常。 

如果你翻開大眾點評上關於京西賓館的點評頁,一定會對這樣的評論印象深刻:“你還真把京西當賓館啊……” 

是的,在為數不多的評論中,“安保嚴密”,成為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語。四中全會召開前幾日,島上小鑽風前去京西參加某一活動,就經歷了兩道手續的檢驗——先是持有特定車證的大巴,而後是每個人手中的參會通知書或活動證件。 

而經常成為接待“兩會”會議代表團的京西,會議期間則更加難進——境外媒體一律不能進,即使有預約也不行;境內的有大會採訪證、工作證和駐地工作證的可以進入,此外則需提前申請並“雙向詢問”,得有賓館內的確認電話才能放行。 

在目前的四中全會期間,這個規定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在對外披露的信息中,這座隸屬軍方、現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管理保障部京西賓館管理局”的正師級賓館,到現在為止“從未發生一起洩密事件”。而在人民大會堂、釣魚台等國家級會議舉辦地紛紛日均對外開放的當下,京西依然因為其“內部性”而抱有獨特的神秘感,並成為全國人大預備會、人大政協會、歷屆重大黨代會的首選舉辦地。 

1964年正式開始使用的京西賓館,在島君的印象裡“有點兒舊”。對於這座典型的蘇式建築,島上著名作者、長期出入多個重要場合的高級鑽風獨孤君稱,“京西賓館冬天的暖氣特別熱,很幹,還有靜電”。其實他這麼挑剔,不過是對一個人睡兩張床的老式標間心存不滿。 

而十天前剛去京西“踩點”的桃花君,則對裡面服務員倒茶水的陣仗印象深刻:“倒茶水前,所有服務員列隊一字排開,以齊步走的方式來到每一排的對應座位。提熱水瓶至45度角、用手托舉瓶口、打開桌上的茶杯蓋、打開熱水瓶、倒水、將茶杯蓋斜蓋於茶杯、蓋上熱水瓶、再次用手托舉瓶口,一次倒水動作才算完成,進而齊步走至下一位置,而這期間所有人幾乎動作一致。” 

算了啦,他不過是對裡面的妹子感興趣而已——別的不說,這些妹子都是經過層層篩選、尤其是嚴密的政審的,跟芳齡三八的桃花君門當戶對。 

京西的會議室?這你們都見過,新聞聯播裡那些多次出現的中央領導參加重要活動的場所,很多都在京西。比如習近平接見全軍參謀長會議代表、之後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群眾路線活動總結大會,都在這兒開的。裡面有的會議室屋頂裝飾頗似人民大會堂,所以有時候容易混淆畫面。看看這張桃花君拍攝的內景,你們就應該能記起來了。 

十一屆三中全會、四人幫審判大會、十三屆四中全會、十六屆六中七中全會、十八屆三中全會……好了,那麼問題來了:熟悉和不熟悉黨史的同學們,請分別答出以上會議的主要內容唄? 

更加聰明的島眾會敏銳地指出這些會議的共同點:都在京西開的。而這些在京西召開的重大會議,主要影響有兩方面:一是對某些人命運的改變,二是對國家命運的改變。 

宏大的歷史裡往往有許多人物的身影。京西賓館對人物命運的影響,從它使用不久之後就開始了。1967年,文革剛開始。當時在京西,住下了許多各大軍區和省區市的高級領導幹部——許世友、秦基偉、陳再道、葉飛……在屢次衝擊之下,京西才被中央軍委圈定成“保護單位”,與中南海、大會堂、釣魚台並列。 

也就是在京西,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等老幹部為了保護軍隊高幹,還和中央文革小組“拍了桌子”。 

之後,京西賓館就同許多人的命運聯繫在了一起。 


比如,1979年,“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的審判工作會議”就在此召開;1989年,十三屆四中全會上,ZZY因“政治錯誤”被免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同時江澤民成為新任總書記,正式形成中共第三代領導集體;再比如,十六屆六中、七中全會上,陳良宇、杜世成在這裡被正式開除黨籍;2012年的十七屆七中全會,同樣在京西,薄熙來、劉志軍因嚴重違紀問題被開除黨籍。 

也正因此,今年的四中全會前,就有媒體報道稱,此前引發軒然大波的周永康、徐才厚,以及蔣潔敏、李東生、萬慶良、王永春、李春城等原政治局常委和委員、中央委員、候補委員,都可能在這次會議上作出最後的處分決定。按照慣例,在中央委員資格撤銷後,按順序排在前列的兩名候補中央委員將遞補為中央委員。 

——高級別的黨內政治人物,需要在全會上作出處分決定。這就是京西和人物命運關係的政治邏輯。

而京西見證的國家命運的轉變,更無須多論。 

你一定記得那張鄧小平和陳雲微笑著坐在一起的黑白照片。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改革開放的起始點,撥亂反正的轉折瞬間,成為了改革開放後京西見證的歷史瞬間的源頭。直到現在,當時開會的三層第一會議室裡,從椅子到茶杯,依然“保持原樣”,在歷次翻修中都“修舊如舊”。 

而從2006年的十六屆六中、七中全會到去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從《中共中央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到《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每一個都是中國一定時期內的前進綱領。在全面深改元年即將公布的關於依法治國的論述和決定,同樣將步入這一序列,成為今後很多年法治中國的章程和指南。 

不出意料的話,明天四中全會的公報就將發出。這場外界已經饑渴了好幾天的會議,一定會成為俠客島下次與各位見面的話題。 

好了,洗洗睡吧,歷史是動態的又是靜默的,俠客島與你們一起靜待歷史的時刻。

相關閱讀